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变法的祭品

第八百八十九章 变法的祭品

        瘸子迟疑一下,没有上前,而是远远张望。



        那里实在太危险了,他看到许多天庭的神魔冲入黑暗中便倒了下去,元神全无,有些天庭神魔比他强大太多,然而还是没能抵挡得住黑暗侵袭。



        “这种黑暗的力量,比笼罩大墟的黑暗还要强!”



        瘸子心中一惊,心道:“魏随风应该一时半会死不了吧?”



        天空中星河飘荡,那不是星辰,而是天庭的周天星宿大军,组成天罗,像是一个大罗盖倒扣下来,恰恰将黑锅般的黑暗扣住。



        天空和大地完全被照亮,星光如此浓烈,而且星辰数以百万计,光芒从各个方向照射,让人找不到任何影子。



        天罗收缩,将漆黑的幽都魔气向里面压缩,再压缩,很快那个元界中的小幽都便缩小了大半。



        “牧儿被克制了!”瘸子心中一惊。



        又有数不清的山神狂奔而来,瘸子连忙身躯一晃,跟着这些山神们奔向黑暗,混迹在那些山神中间。



        他精通造化之术和变化之术,此刻模样也如同一尊山神。



        只见山神们身躯伟岸,高大如山,围绕天罗环绕一周。



        那些山神各自取出一根柱子,猛然插在地上,山神们站在柱子边,各施法术,口中念念有词。



        但见柱子入地之后便疯狂膨胀,越来越高,柱子旋转,表面数不清的符文亮起,从柱顶流向柱底,钻入大地之中。



        地面在飞速凝固。



        瘸子旁边一尊山神注意到他,喝道:“你的宝贝儿呢?怎么不取出来?”



        瘸子还未来得及回答,突然恐怖的光芒从黑暗中亮起,瘸子见到黑暗中的光芒,急忙趴在地上,肉身急剧缩小。



        他不远处的那尊山神还未回过神来,一道无比粗大的光芒嗡的一声从这尊山神身上扫过,将他拦腰斩断,那根无比粗大的柱子也被斩断,倾倒下来。



        光芒横扫,让空间震荡,发出嗡嗡嗡的低鸣声。



        然而这并非是一道光芒,而是六道之多。



        六道明亮的光芒四面八方扫过,平切,竖劈,斜削,从天罗地网上扫过,周天星宿大军的天罗已成,一尊尊天神脑后群星闪耀,明亮至极,将六道光芒挡下。



        然而地网尚未完全结成,顿时一根根巨大的柱子被拦腰斩断,有的被切成六七段。那些山神纷纷躲避从黑暗中射来的光芒,他们实力强大,这光芒又是如此明亮,自然可以躲得过去。



        瘸子死死趴在地上,向四周的山神们看去,只见这些山神实力强大,在瞬息间便做出反应,除了刚才那尊山神因为与瘸子说话措手不及被光芒斩杀,其他山神竟然都躲过了六道可怕光芒。



        然而说来也怪,这些山神为了躲避六道光芒纵身跃起,跃起的高度,竟然都在一个平面上。



        “笨蛋!”



        瘸子不敢动弹,额头冷汗滚滚,心道:“牧儿有三只眼,两只眼睛射出的神光是明光,中间的那只眼射出的是暗光。他现在变成三头六臂,六道明光,三道暗光。他是要逼你们跳到同一个高度,用三道暗光杀你们……”



        他在太皇天时见过秦牧破开封印,化作幽都神子时的恐怖情形,那时还是土伯赶过来救场,才没有惹出大乱。



        对于秦牧妖邪的第三只眼,瘸子是打心眼里恐惧。



        他看到跃在半空中的一尊山神,突然间像是被三口无形的刀从身上切过,将他切成整整齐齐的四截。



        瘸子看向其他地方,空中,几乎所有的山神都被切成了四截身体,齐齐整整,几乎分毫不差。



        “牧儿没有被魔性控制,而是在控制魔性,否则幽都神子不是这种打法。”



        瘸子心道:“幽都神子是凭借本能战斗,而他是凭借理智战斗。”



        天空中,天罗突然间扭曲,像是被什么恐怖的怪物扯住,向下拖去,天罗中周天星宿大军被天罗裹挟着身不由己向下落去,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周天星宿大军是天庭周天星斗正神的麾下,星斗正神是古神,而星宿大军却是半神与其他各族,修为有成进入军中。



        周天星宿大军连同天罗疯狂向黑暗中落去,迎接他们的是一口大鼎,整个天罗连同这一支神魔军队落入鼎中,顿时杳无声息。



        大鼎吞噬了这么多神魔,突然向外喷涌,但见无数张面孔漂浮在黑暗中,异口同声叫道:“阿丑——”



        瘸子刚刚放下心来,却见黑暗的天空再度亮起,天空中无数神人催动一件件宝物,组成白眉白目的天公面孔!



        那是由无数异宝组成的天公形态,是天庭道门用术数架构的天公符文大道,重组的天公之首。



        天公之首双眼向下照耀,无比明亮的光芒将幽都魔气蒸发,很快显露出秦牧的真身!



        瘸子看到秦牧三颗脑袋中有一颗脑袋是个大头娃娃,被天公的目光照耀,疼得面孔扭曲,头颅不断向秦牧体内缩去。



        瘸子心中一沉:“玄都、幽都的大道相互克制,牧儿坚持不住了……”



        秦牧纵身跃起,疾驰而去,天空中无数神人跟随他移动,组成天公之首的阵势丝毫不乱,然而秦牧速度太快,他们追之不及。



        瘸子也连忙起身追去,但即便是他也无法追上秦牧。



        就在此时,瘸子看到秦牧逃往的西方突然白光冲天,一股浩荡帝威涌现,挡住他的去路,一片天宫浮现出来,宫殿重重叠叠,一尊大帝元神坐在玉京城凌霄殿中,霍然起身。



        几乎在同一时间,北方一片黑暗,也有一股帝威冲天而起,天宫如同画卷般展开,阴天子的元神坐在帝座上,身后冥海澎湃。



        而在南方火光熊熊,火光中浮现一片浩瀚天宫,凌霄殿处在圣火之中,有九首凤凰振翅,在火中高鸣。



        瘸子被帝威冲击得头脑昏沉,回头看去,但见青光冲霄,天宫浮现在青光之中,无数宫阙竟然生长出龙鳞,显得古朴万分。



        白帝,黑帝,赤帝,青帝,天庭后天生灵的四位大帝,竟然都到了。



        瘸子一颗心沉下,绝望从心中生出,越来越大。



        秦牧在冲向西方的白帝,恐怖的波动爆发,他被白帝逼退,无法逃往西方。



        他迎上阴天子,阴天子在冥海中与他厮杀,几招之后他不得不退,北方的路也被断去。



        秦牧折向南方,琴音响起,赤帝齐暇瑜化作九首凤凰将他逼退。



        瘸子看到秦牧从自己的身边狂奔过去,冲向从东方赶来的青帝,没多久,他又看到秦牧跌了回来,从他身边连翻带滚的砸落。



        “牧儿……”



        他颤抖着伸出手,没能抓住秦牧,却见秦牧再度向前冲去,再度被打了回来。



        “不要伤了幽都神子的性命,擒下他。”



        天外传来一个声音,淡漠,没有任何情感:“他至关重要,是对付土伯的武器。”



        瘸子看到秦牧一次又一次的冲出,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回来,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越来越难以站起。



        “牧儿!”



        瘸子向秦牧冲去,在那里,秦牧六条手臂支撑着地面,呼呼的喘着粗气,气流中带着血雾和肺腑的碎片。



        瘸子竭力冲向那里,秦牧似乎看到了他,转过头来,露出笑容。



        “瘸爷爷……”



        瘸子看到秦牧抬起一根手指迎着自己点了过来,手指四周无数传送符文亮起。



        “不要——”瘸子怒吼,却被传送符文卷起,身形消失。



        他天旋地转,等到身形稳住之时,他已经被送出不知多少万里。



        瘸子又惊又怒,奋力向那片战场赶去,然而太远了,哪怕他是天下无双的神偷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赶过去。



        “哥哥,你该走了。”



        秦牧奋力站起来,抹去嘴角的鲜血,看向四周不断接近的四帝,嘿嘿笑道:“你还可以回到幽都。你很重要,不能让天庭得到你。天庭得到了你,土伯就危险了。我送你回去吧。”



        秦凤青摇头,驾驭着身躯向赤帝齐暇瑜冲去:“你更重要!”



        齐暇瑜拨动琴弦,他倒跌而回,随即翻身跃起,再度冲向齐暇瑜。



        秦牧催动不灭神识,试图将他压制,返回秦字大陆,喝道:“回去!回幽都中去!”



        秦凤青再度被打了回去,踉跄爬起,突然魔性爆发,硬生生抗住他的镇压,厉声道:“你回去!”



        “死倔!”



        秦牧咬牙,竭力压制他,怒道:“不能让他们得到你啊!我不是幽都神子,我只是你被封印之后这具身体中诞生的一个意识啊,我没有魂魄的,魂魄是你的!回去!”



        秦凤青被他压制的像一个婴儿,匍匐在地,吚吚呜呜向齐暇瑜那边爬去:“你更重要……坏弟弟更重要……娘亲不喜欢我,娘亲怕我……娘亲更喜欢你,你活着,娘亲开心……”



        他再度站起来,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秦牧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低声道:“天公,土伯,助我一臂之力吧……”



        一股股力量从他体内爆发,将秦凤青拉回秦字大陆中。



        “坏弟弟——”秦凤青凄厉大叫,然而还是落入秦字大陆。



        秦牧按住杀生鼎,鼎中一张张面孔漂浮,面孔们盯着他。



        秦牧抬起手,探入眉心,将自己的第三只眼生生挖出来。



        一座承天之门出现在他身后,他将这只眼睛抛入门后的幽都。



        杀生鼎中的面孔们看着这个没有了第三只眼的少年,轻声道:“阿丑。”



        “是啊,我是阿丑。”秦牧抹去额头的血,咧嘴笑道。



        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看着走来的四位天庭大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