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母与子

第七百五十九章 母与子

        秦牧看向被镇压的土伯转世身,他在龙汉时代应该是一尊无比强的魔神,但是背负着一身的罪孽,不得不在业火中不断遭受煎熬。



        土伯是无私的,哪怕犯错的人是自己,他也绝不容情。



        不过,从此也可见一斑,当年死在土伯手中的古神半神到底有多少。



        业火烧了百万年,至今还在熊熊燃烧,土伯用了数以百计的业火功德碑来镇压自身,以期能够洗去自身的罪孽。



        “那时转世的土伯一定处在无比的愤怒之中,愤怒让他甚至突破了枷锁,那时候的他,被魔性完全控制了。”



        秦牧想到自己身边的哥哥,比较了一下,被魔性控制的土伯心中只存杀戮欲望,这与秦凤青还是有所不同。



        秦凤青更像是一个凶残但是懵懂的孩子,虽然有很多人告诉秦牧,秦凤青被魔性控制,只知道杀戮,但秦牧还是觉得哥哥不是被魔性控制,而是控制了魔性。



        现在比较土伯转世身的作为和秦凤青的处事,他越发可以肯定这一点。



        “再往前走,便是秦凤青受过之地。”



        镇魂左使迟疑一下,道:“我便送你到这里,我不进去了。”



        秦牧笑道:“再向前走一程吧,到了那里之后,我不会强留道兄。”



        镇魂左使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前行,前方业火功德碑很多,碑林茂密,行进了三五里地,突然四周变得开阔起来,一片青山葱翠,小河流淌,从山上流下,经过一片稻田,流入湖泊中。



        几只鸡婆龙正在田间狂奔,追着三条腿的蛤蟆,咯咯叫个不停,蛤蟆噗通跳入湖中,那几只鸡婆龙站在岸边,气冲冲的对着湖中漂浮起来的蛤蟆咯哒咯哒的叫着。



        秦牧怔然,这贫瘠荒凉的幽都,是见不到任何绿色的,到处都是火山熔岩,到处都是妖魔鬼怪,鬼魂遍地。



        而在这里,鼎鼎有名的幽都玉锁关,镇压穷凶极恶的禁地,竟然有这么一片青山绿水,真是咄咄怪事!



        他向山下看去,只见那里有几乎人家,有妇人在门前纺纱,摇着织布机,还有几个农家女子采摘桑叶喂蚕。



        农田中还有几个农夫正在摘菜。



        这里不像是幽都,不像是关押重犯的禁地,反倒像是大墟里安乐祥和的小村庄。



        “他们身上时没有业火的,即使有,也早就烧光了。”



        镇魂左使悄声道:“当年他们闯入幽都之后,几乎是自投罗网,幽都中天庭四大节度使,还有其他势力潜伏。他们闯进来之后东躲西藏,没几日,你就出生了,然后便被天庭的追杀者寻了上来。之后的事情,你应该还有记忆吧?”



        秦牧摇了摇头,涩声道:“我哥哥记得,我那时应该还未出生。”



        “打娘亲的人,都被我吃掉了!”秦凤青恶狠狠道。



        “当年,你闹得太狠,摧毁了天庭在幽都的四大节度使的大军,四位节度使遭到重创,至今还未恢复元气。”



        镇魂左使道:“这四位节度使也都不是善男子,在幽都交游广阔,寻朋访友,请动幽都的其他巨头。这些巨头被打,被杀,被吃,又引出许多古老存在,然后又被打被杀被吃。那时候,幽都太热闹了,许多不属于幽都的存在都潜伏进来,看这场热闹。因为闹得太大,土伯不得不出手,将你镇压,你娘亲待你受过,自愿被封在此。秦凤青,你去认亲吧。”



        他顿了顿,道:“不要想着带她出来。当年土伯为了保住你,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否则你早已死了,而不只是让你娘代你受过这么简单。当年潜入幽都的,可不仅仅是看热闹那么简单,实则是暗流汹涌杀机四伏。”



        秦牧沉默。



        二十多年前,那场幽都之乱的确有不少强大的存在前去看热闹,单单他所知便有大梵天王佛和天公,各自分身前来。



        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阴天子也潜入幽都。



        这还只是他所知的,他不知的,应该更多!



        “更何况,土伯也并未为难你们母子。这一次,你不要让土伯为难。”



        镇魂左使道:“别试图带走她,她在这里很好,到了外界反而会更危险。还有,出去的时候,小心一些。”



        秦牧躬身道:“多谢道兄!”



        秦凤青迟疑一下,道:“这次不吃你,你下次遇到我时跑的快一点,我抓不到你就不吃你了。记着,一定要跑快点儿!”



        镇魂左使笑了笑,转身离开。



        秦牧看着那个山脚下的小村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他终于稳住心神,迈步向前走去。



        他的身体越来越小,很快从无比伟岸的巨人变成了寻常大小。



        他的脚步越来越快,突然他停下脚步,秦凤青不愿意往前走了。



        秦牧诧异,低声道:“哥哥,你不是最想见到娘亲吗?”



        “她不想见我。”



        秦凤青低头,有些苦涩道:“是她给我戴上玉佩封印我的,我一直记得她看到我时眼睛里有着恐惧,我不想让她感觉到害怕。我回封印里去了,你自己去见她,你对她说,我在封印里很好,我出不来,她别怕……”



        秦牧心中生出莫名的感觉,接着力量退散,他感觉到自己体内另一个自己消散了。



        秦凤青已经回到了秦字大陆中。



        秦牧怔怔出神,秦字大陆中,大头娃娃坐在地上,也在怔怔出神。



        过了片刻,这娃娃飞速爬动,去寻天公分身和赤皇思维出气。



        秦牧定了定神,散去三头六臂,向小村庄走去。



        他距离小村庄越来越近,村里一片祥和,菜地里的农夫直起腰身,怔怔的看着他走来。



        秦牧含笑点头示意。



        那几个农夫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不由自主的点头回报以微笑。



        “好像啊……”



        一个农夫喃喃道:“与珍王好像啊。他是谁?”



        秦牧来到村口,正在喂蚕的几个村女看到他,侧头打量,这些村女目光明亮,是一尊尊修炼到天宫境界的神祇,即便是处在幽都穿着粗布衣裳也难掩丽色。



        秦牧露出笑容,道:“几位姐姐,我叫秦凤青,无忧乡人,流落到大墟,我今年周岁二十二,虚岁二十三,我来寻我娘亲。”



        那几个村女呆住了,手中的簸箕掉在地上,桑叶洒了一地。



        村里正在摇着纺车纺布的女子突然手掌颤了颤,回过头来。



        秦牧看到她的面容,是自己在父亲秦凤青的船上看到的那幅面容,那是他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娘亲的面容。



        那艘宝船上,他看到了一段历史的回光,是自己的父亲母亲驾驭着宝船从无忧乡来到大墟时的遭遇。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母亲,让他知道自己在这世间还有亲人。



        他无法忘记那一幕。



        纺车前的女子站起身来,看着他有些手足无措,她尽管穿着粗布衣裳,但仪态雍容典雅,只是现在乱了心神,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在哪里。



        她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打量着村口的少年,撞倒了悬挂着纱布的架子,又被水缸磕绊了一下,险些跌倒。



        “凤青?是凤青吗?”她远远的问道。



        “娘。”



        秦牧在村口跪拜在地,深深伏下身子:“孩儿回来了。”



        一双温暖又有些颤抖的手掌将他搀扶起来,那双温润有些激动的眼睛在看着他,打量他,她的声音中带着丝颤抖:“是凤青吗?我一直在想着你……”



        “每次做梦的时候,我都在梦见我把玉佩挂在你的脖子上的情形,我很自责,我总是被噩梦惊醒,梦到你死在外面,死在篮子里……”



        “我一直在想着你,担心着你,害怕你会在外面遇到危险……”



        ……



        秦牧露出温暖人心的笑容,重重的握着她的手:“娘,我活着回来了。”



        “回来了。”那女子哽咽落泪,牵着他的手不放开,唯恐这又是一场梦境,唯恐他突然像梦醒一样消散。



        村口几个农夫走了过来,看着这对母子,那几个村女走上前来,低声道:“珍王妃,小殿下回来是好事,不必悲伤了。”



        “是大喜事啊。”



        另一个女子笑道:“我去捉些田鸡,再去杀只鸡来,今日好好吃一顿!喂,左侍郎,一起去捉田鸡!湖里还有几尾鱼也捉上来!”



        那个左侍郎慌忙道:“村口的菜也可以摘了,快去准备一些!”



        “山上还有果子,我去摘几盘果子!”



        他们忙碌开来,母亲还在打量着秦牧,还在担心自己是否在做梦,秦牧则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在残老村里的遭遇,说着自己被鸡婆龙追杀的事情,说着自己在涌江边练功。



        小时候的趣事和丑事被他翻出来,添油加醋,尽力的逗母亲开心。



        那女子静静地听着,突然扑哧一笑,眼泪却落了下来。



        “萍儿呢?”



        她问道:“萍儿送你回阳间,她为何没有跟在你身边?”



        秦牧脸色黯然,随即展颜笑道:“娘,我跟你说说我在延康遇到的趣事儿。”



        “你萍儿姨死了,对吗?”



        秦牧沉默,涩声道:“司婆婆在江边捡到我,萍儿姨的尸体在水下,把我托在水面上。之后她就被江水冲走了,后来,我在江面上见到了她,我对她说,我很好,她这才安心的去了……娘亲,哥哥也想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