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牧神记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五百三十章 美人如玉剑如虹

        桑婳坐起来背过身去,解开衣衫,露出雪白如玉的脖颈下一片血淋漓的伤口,取来一个小玉瓶,挤出伤口中的淤血,为自己上药。

        “那天晚上我对你说了好多话,都不记得了。”她耳根有些泛红。

        其实她那天晚上觉得自己只怕无法逃生,所以对秦牧说了很多傻话,有些话即便是男孩子说也会面红耳赤,而她就大着胆子说了出来,反正秦牧也听不见。

        不料,她活了下来,原本以为此生此世再也不会见到秦牧,那一晚的疯言疯语也成了记忆中的一缕别样情感,没想到竟然还会再次遇到那个黑暗中听她倾诉的黑暗男孩。

        秦牧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强忍着飞上空中把太阳打磨平整的冲动,上前绕到她前方,伸出手来打算帮她敷药,桑婳连忙掩上衣裳:“男女授受不亲……”

        秦牧连忙道:“我是药师,打算帮你上药的。医者父母心,我不会动歪心思的。”

        桑婳想起他刚才说过自己是小有名气的药师,这才放下心来,好奇的看着他为自己上药,果然手法娴熟,疑惑道:“你明明术数造诣很高,怎么还精通医术?”

        秦牧观察她胸部上方的伤口,看得很是仔细:“我学过十多年医术,术数学的时间短一些,只学了三年时间。说起来,我的医术比术数要好许多。”

        “你要看多久?”桑婳嗔怒道,抬手拢起衣衫。

        秦牧连忙制止她,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衣衫褪到肩头,道:“医者父母心。嗯,你的皮肤很白,肩头也很圆润……别动!”

        他微微皱眉,桑婳的伤口是魔族高手留下的,伤口中带着魔族的神通和魔气,腐蚀血肉和元气。

        这种伤口很难止血,也很难拔出魔气。刚才敷在伤口处的药膏已经变成了黑色,显然是药力被魔气侵染。

        秦牧挤出桑婳伤口处变黑的药膏,嗅了嗅味道,摇了摇头。

        这种药膏并不对症。

        “好疼!这种药膏是拔毒的药膏,涂过之后拔出一些魔毒,然后便要换药。”

        桑婳叫了声疼,又取出几瓶药膏,道:“这样的伤口要敷十多次,才能将毒完全拔出来……你的眼睛老是乱瞄,还是我自己来敷药!”

        秦牧从饕餮袋中取出一些药材,用自己的炼丹方法炼药,道:“魔毒并非是毒,而是你修炼的是神道功法,对方修炼的是魔道功法,元气属性冲突,导致你觉得是毒。你用的药膏也并非是拔毒的药膏,而是一种灵丹的变种,没有炼到最佳的形态,因此呈膏状。这种灵丹只是被魔气污染变黑,用来拔除魔气有些浪费。”

        说话之间,他的手掌心上浮现出一个由元气组成的丹炉,直接在元气中炼丹,逆转水火,调和龙虎,各种炼丹手法变化,看得桑婳眼花缭乱。

        片刻后,秦牧散去元气,十多粒丹药落入手心。

        秦牧碾碎一颗,涂抹在她的伤口上,道:“我在另一个世界是天圣教主,也被人称为天魔教主,对魔道也有所理解。魔由心生,是神是魔,都是心中的相,由心相变成皮相。治疗魔道神通造成的伤口,我还是有些经验的。”

        很快,桑婳只觉伤口处凉凉的,伤口中的魔气被完全拔了出来,而且伤口处由凉转热转痒,那是伤口开始愈合的征兆。

        “伤势好的这么快?你刚才说你在你那个世界小有名气?”

        桑婳瞪大眼睛,悄悄抓着另一边的辫子遮住另半边胸脯,好奇道:“小有名气的药师,能这么快便炼出一种克制魔气的灵药?”

        秦牧将剩下的灵丹塞到她手里,赧然笑道:“我刚才是谦虚来着,其实我的名气也不小,我在我那个世界很有名的。你没有听出来我是在谦虚吧?”

        他不由得意起来:“好多人都听不出来!”

        桑婳纳闷:“你不帮我敷药了?”

        秦牧走向其他人,帮其他人治疗伤势:“我刚才只是验伤,敷药的事情你自己做便好,还有其他人需要救治。”

        桑婳拢上衣衫,看着他忙来忙去的身影,心道:“他刚才的确是医者父母心,没有其他歪心思。这个人是难得的正人君子,就是眼睛喜欢乱瞄……”

        秦牧帮祭坛上受伤的神通者粗粗治疗一番,向下看去,祭坛下和战场中躺着不计其数的神通者和天魔众,正有人在搬运伤员,还有的在处死尚未咽气的魔族。

        这片广阔的战场,到处都是神通留下的焰火,点燃的战车,倒下的尸体,覆盖在火焰上的旗面,斜插的灵兵。

        在更远的地方,厮杀仍在继续。

        这个世界出奇的残酷,秦牧尽管出入战场不知多少遭,但看到眼前的场景仍然不免震撼心灵。

        “医术,救不了这个世界。”

        秦牧摇头,他的医术只能救治一些人,想要治愈战场上所有的伤员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这个世界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他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治愈所有人。

        他抬头看天,天上不规则的太阳渐渐黯淡下来,变成红色。

        这两轮太阳应该是定在空中的,一直没有移动,到了一定时辰便会变暗。

        “建造这两轮太阳的造日神祇很有想法,就是术数造诣不高……”秦牧收回目光,还是觉得天上的太阳有些辣眼。

        “太丑了!再看下去,我便会忍不住跑过去给修整一番了……”他心道。

        他在祭坛边徐徐走动,调动元气,催动霸体三丹功,灵胎与魂魄陡然结合化作元神,灵肉一体。

        他的元神脚踏灵台,一统六合,头顶日月,五曜横空,元气一动,顿时通达四肢百骸,一根根发丝轻轻飘荡,被元气灌注其中。

        这次在战场厮杀,让他见识到了另一个世界的神通者的强大,战场中历经生死,让他的心态也不知不觉间发生微妙变化。

        自从与初祖人皇一战之后,他沉沦了一段时间,遇到战斗,甚至连自己的招式都无法递出去,被屠夫狠狠责骂一通。

        并非是他不敢出招,而是觉得自己无论使出什么招式,什么神通,都是错的。

        之所以是错的,不仅仅因为他的信心信念遭受初祖人皇的冲击,同样是与初祖人皇交手,让他的眼界见识一下子拔高到一个从前自己无法想象的高度。

        站在这个高度上,去俯视自己从前学过的招式神通,统统都是破绽百出!

        他的眼界高了,底蕴却不足以使自己蜕变进入下一个境界,所以导致自己在迎敌时,觉得自己无论施展出什么招式神通都会被对方破去,自己下一刻便会死在对方手中。

        他将自己的对手当成了初祖人皇,因此才会有这种错觉。

        然而在战场上,秦牧根本来不及去想这些事情,战场局势瞬息万变,他顾不得想有没有破绽,招式便施展出来,格杀强大的敌人。

        经过这一战,秦牧突然觉得,自己踏入了一场大蜕变的边缘。

        只要迈过这个门槛,必将是一片蓝天,一条宏图大道!

        他周身渐渐霞光艳艳,元气在体内运行,连通灵胎、五曜、六合三大神藏,日月星辰散发出的光芒将神藏照耀透彻,让他如同一尊光人一般。

        甚至,连他体内的天人神藏也被照耀得显露出神藏门户。

        而在六合神藏下方,一座幽深黑暗的门户也在若隐若现,那里是连接幽都的生死神藏的门户。

        秦牧不疾不徐行走,在小玉京中,他观摩了小玉京的神人秦崇明的神藏,在这尊神人的神藏中游历了很长一段时间。

        从那时起,他便开始改造自己的神藏,将自己的不足之处补全。

        哤——

        他体内元气震荡,发出阵阵龙吟,龙气绕体,在他体内钻进钻出,淬炼肉身,突然,秦牧双手为刀,在祭坛边缘一边走动一边出刀。

        风声大作,刀落如雨,夜战连城风雨。

        大日升腾,跃出海面,日曜东海千叠浪。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豪杰劫后是民愿,一路走来一路烟!

        在这苍茫血腥的战场上,屠夫的刀法突然变得生动鲜活,映照出这个世界的大劫。

        他的刀法越来越快,突然间刀光散去,风雨、大日、海面,统统消失不见。秦牧并指为剑,元气震荡化作剑丝,轻挑慢抹,剑法无比细腻,突然剑法越来越快,眨眼间长剑横空,在祭坛上空如同银色蛟龙乱舞。

        秦牧在祭坛上仗剑而行,剑光嗤嗤横贯长空,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太皇天这个世界的劫,让他心有所触,不自觉的将自己的情绪和感触通过自己的剑法自己的元气释放出来!

        剑图第三式,上皇劫动。

        然而在劫爆发最为猛烈之时,秦牧突然散去了所有剑光,剑指猛然一点眉心,这一指不仅仅点在眉心,同样点在灵胎元神的眉心,他的所有精神,所有剑气,聚集在这一指之中。

        他领悟到了劫。

        劫是灾难,是万民在灾难中挣扎求生,是在地狱般的苦难中寻找生的希望,是屠夫那样的豪杰用刀劈出希望,是村长那样的人皇筚路蓝缕,挣扎求生,同样是万民在豪杰背后挣扎沉沦。

        血肉埋骨。

        他的两根指头向前刺出,一剑如虹,跨长空十里。

        天空中一个半太阳的光芒彻底暗淡下来,只剩下这一道剑光。

        这一剑刺出,秦牧茫然的站在祭坛上,这一剑,他完全抛弃了村长的剑图,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有了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