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其他小说 - 修仙十万年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冒领功劳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冒领功劳

        “很好,小子,既然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我们明天走着瞧。”

        中年男医生脸色一沉,嘴角噙着浓郁的冷笑,对着眼前的陈安嗤笑道:“在医学界我有很大的地位,我要是想把你的名声搞臭,只要动动手指,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

        “我也送你一句话。”

        陈安冷笑的看向眼前的中年男医生:“没有真才实学的货色,早晚会暴露无遗。”

        “是吗?”

        中年男一声冷笑:“实话跟你说,我的艺术的确不算很精湛,但对付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是足够了,而且你觉得我在医学界的地位如此之高,人们是相信我说的话呢,还是相信你说的话?”

        “滚。”

        陈安轻喝一声,转身便走。

        接着。

        少妇脸色一横,快步上前拉扯陈安的衣角。

        “滚。”

        陈安眉头紧蹙,对着少妇冷喝一声,少妇愣在原地,被陈安的贺生下得有些出神,有些不知所措,神情紧张。

        离去后。

        愣在原地的少妇眼神恶毒,死死地盯着陈安四个人离去的方向。

        “小杂碎,为什么就不能救救我的儿子?就我儿子,那是你们这些医生的责任。”

        “你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若是我儿子出了什么事情,我要让你偿命,既然今天你不救我儿子。”

        “那我就逼你救。”

        “我表哥乃是这片区域有名的大佬,我就不信你比他还要强。”

        “你能是我表哥的对手?”

        说完。

        少妇慌张离去。

        很快,少妇便来到一处郊区的别墅豪宅,走进别墅豪宅之后。

        很快,两个长得混混模样的,打着耳钉染着黄的板寸青年少妇拦了下来。

        这两人长得很猥琐。

        两人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优美少妇,猥琐一笑,然后问道:“美女。”

        “这是来找谁的?”

        “难不成......你是来找乐子的?”

        说完。

        少妇摇摇头,脸色冷淡说道:“我表哥乃是你们的老大。”

        “哦?”

        两个混混脸色一愣,瞬间严肃起来,认真的问道:“我们老大乃是熊老大,你跟我们熊老大是什么关系?找我们老大干什么?”

        “我是熊天霸的妹妹。”

        少妇认真的说道:“赶紧给我让开,否则的话,耽误了我的事情,要你们两个狗东西偿命。”

        “看你们两个狗东西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好色之徒。”

        “哈哈。”

        两人猥琐一笑,摆了摆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转身。

        少妇径直走进了别墅大厅。

        两个猥琐青年彼此对视一眼,互相猥琐的笑道:“这小娘们真的是我们老大的表妹?”

        “看着不像。”

        “真是太稚嫩,这小娘们难道不知道我们熊老大有句名言吗?”

        “熊老大这辈子从来没有亲戚,只有钞票美女,哦,我懂了。”

        “这小娘们是送上门来的食物。”

        “哈哈。”

        两个猥琐小惠惠鼻子哈哈大笑,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笑意。

        别墅大厅内。

        一个抽着雪茄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留着板寸的头型穿着花衬衫,颈部戴着大金链子,穿着大花裤衩子和凉拖。

        “哈哈。”

        这人,便是附近有名的熊老大。

        熊老大远近闻名,乃是这片街区最为出名的混混头子,身价也是数千万。

        然而。

        熊老大身边还坐了两个身穿青花瓷袍的美女。

        只见,两个美女身穿青花旗袍,旗袍的开口开到大腿根子。

        然而两个美女皮肤雪白滑·嫩,两个美女染着黄黄的头,有些蜷曲,纷纷绑着高挑的马尾辫儿,腿上裹着肉色的丝袜,脚下踩着白色的高跟鞋。

        这等风景。

        便是男人最爱。

        “美人,今天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有的是赏钱给你们。”

        “哈哈。”

        熊老大止不住的出猥琐笑声。

        紧接着。

        少妇刚刚走进别墅大厅,便被两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人拦住。

        这两个人显然便是熊老大熊天霸的保镖。

        “有事?”

        离这好远,熊天霸便感觉到大厅有人走近。

        闻言。

        少妇嘴角裂开,绽放出如同花朵般的笑容,看着远处坐在沙上享受的熊天霸,招了招手,大声欢呼说道:“表哥。”

        “我是你的表妹雪兰。”

        “表哥你还记得我吗?这么多年你在外打拼不容易,表妹很想你。”

        “我们年轻的小时候,还曾经在一起做过泥鳅,玩过捉迷藏。”

        “当时表哥你可说要守护表妹一生一世,这话你都还记得吗?”

        闻言。

        熊天霸脸色一正,当即起身,推了把两个身穿旗袍的美女,冷然说道:“哦?”

        “原来是雪兰表妹大驾光临,真是让表哥好想念,不知雪兰表妹还是否如同当年那般肌肤雪白滑·嫩,生的貌美如花呢?”

        闻言。

        少妇心头一咯噔,认真的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说道:“表哥。”

        “雪兰表妹今天来看你,自然是定能如你所愿,给你想要的。”

        “哈哈。”

        听到雪岚表妹如此说话,熊天霸熊老大顿时脸色大喜,喜出望外。

        “你们两个都出去。”

        “改天再来伺候老子,今天有人了。”

        说完。

        两个旗袍美女转身离开熊天霸的身边,踩着猫步和扭捏着婀娜多姿的身子,离开了别墅大厅。

        “能有多美?”

        “就是。”

        “不过是个妖妇而已。”

        这个时候,两个身穿旗袍的美女,你一言我一语,有些讽刺的对着门口的绚烂讥讽笑道。

        “便宜货。”

        “被我表哥推出来了。”

        少妇冷笑一声,转身,扭捏着更加体态多姿,丰腴肥硕的美丽身姿,缓缓走进了别墅大厅。

        “表哥。”

        “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你我表兄妹不曾相见,我真的好想你。”

        说完。

        熊天霸熊老大快步上前迎接,在走路的过程中,眼神不老实。

        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己的表妹雪兰。

        熊天霸的眼神充满贪婪之色。

        “表哥。”

        少妇又是一声轻呼。

        “雪兰表妹。”

        熊天霸连忙伸出手和少妇的那双牛奶般的细手握在了一起。

        感受着细嫩手掌里传来的柔软和温度,熊天霸心猿意马,意乱神迷。

        “好美,这就是小时候老是心仪的对象。”熊天霸心头想道。

        “快坐下。”

        熊天霸指了指沙说道。

        当年,熊天霸出来当混混头子,也全都是被逼无奈。

        父母早亡。

        亲戚朋友不屑搭理的,当时许天霸去投奔自己的表妹。

        就为了混一口饭吃。

        而当时,他以为是自己天底下最亲的表妹,却连见都不肯见自己一面。

        熊天霸当时咬破嘴唇,立下血志。

        自己这辈子定当闯出一片天地,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

        他要让那些曾经对不起自己的人,将来连给自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就这样,从那以后,表兄妹两人就再没见过。

        后来。

        熊天霸心存幻想,还去找过雪兰。

        那个时候,熊天霸的表妹雪兰正要结婚,熊天霸打算带雪老私奔。

        当时熊天手里有数十万的存款。

        但是。

        兄妹两人见面之后。

        雪岚却只扔下了一句话,转身便离开了熊天霸。

        “像你这样的社会人渣,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我嫁给你还不如嫁给一只狗。”

        熊天霸狐疑的问道:“表妹,我没什么能耐,但你不记得曾经的感情了吗?”

        “哦。”

        雪岚冷笑道:“我记得跟我家那只狗的感情,却不记得跟你曾经认识。”

        随后。

        熊天霸流泪,转身离去。

        数年过去,如今的熊天霸已经成长为混混头目,他们如今归正,成立保险公司,负责保安事业等,不再做违法事情。

        “不知表妹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欣喜过后。

        熊天霸冷笑问道:“记得当年表妹拒门不入的恩情,今天表妹若是找我帮忙的话,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感谢表哥的?”

        “我。”

        雪兰咬了咬牙,一脸认真的说道:“熊天霸,你不是很早之前就想要我的身体,就想要霸占我,今天我送上门了。”

        “只要你帮我找个人,先逼他救我的儿子,然后再打断他的两条腿。”

        “不,等它彻底救好我儿子之后。”

        “你就帮我把它给彻底废掉。”

        “如何?”

        雪兰认真的问道。

        似乎对于自己的贞洁和清白,雪兰表示无所谓。

        他更在乎自己心头的想法,更在乎自己所受的委屈和不甘。

        “好。”

        说完。

        熊天霸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一个小弟寒暄了几句。

        那个小弟点点头。

        转身。

        离去。

        然后,熊天把色眯眯的盯着眼前的雪兰表妹,问道:“表妹。”

        “现在,你该拿什么感谢我啊?”

        “我的身体。”雪兰点了点头说道,然后站起身来,褪去衣衫。

        转身。

        雪兰走入了熊天霸的房间。

        熊天霸猥琐一笑,朝着自己的房间冲了过去。

        不久。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完毕。

        次日。

        陈安在一家俱乐部玩手机,却意外看到金陵市的头条新闻。

        “邋遢少年为出名不惜假装医生,差点害死少妇。”

        “金陵市西医院主任刘金斗,为救少妇,使出浑身懈力。”

        “呵呵。”

        陈安看着这条新闻冷笑。

        这昨天的医生刘金斗真是不要脸,侮辱自己不说,还冒领功劳。

        “是骡子是马,拉你出来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