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玄幻奇幻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此小看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如此小看

        “牧长老,这韩立是乐儿的兄长,你怎可如此慢待,若让其他荒族知晓,必会嘲笑我们天狐一族的待客之道。你先下去吧,我来接待这位韩道友。”白衣男子神情淡淡的对灰袍老者说道。

        “族长,乐儿如今的情况……此人此刻出现在八荒山,必定居心叵测,别有所图,不可不防啊……”灰袍老者面色一变,急忙说道。

        “我自有主张,你先下去吧。”白衣男子抬手阻止了灰袍老者话头,说道。

        “是。”灰袍老者还有些不甘,瞪了韩立一眼,这才走了出去。

        “韩立,多年不见,想不到你修为进境如此之快,倒也难得。”白衣男子转身面向韩立,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一笑的说道。

        “柳青族长客气了,我这点实力哪里能入你的法眼。”韩立拱了拱手,说道。

        “哦,你知道我的名字?”柳青面上微露诧异之色。

        “偶然听人提起过。”韩立无意去说灰界之事,轻描淡写的说道。

        “牧长老有数位子孙被人族修士所杀,所以对人族修士怨恨很深,加之乐儿如今忙于修炼一门秘术,以应对后面血祀大会,事关重大,牧长老关心则乱,所以才有这般过激行为,还请你见谅一二。”柳青也没有追问,略一点头说道。

        “在下岂敢。”韩立摇了摇头道。

        “牧长老说话虽然直了些,却也是实情。韩立,乐儿已经不是以前的乐儿,实话对你说,她身负天狐一族的至高血脉,经过这次血祀大会,更加会一飞冲天。韩道友你虽然是乐儿的兄长,但那是从前的凡尘往事,而且你不过是个人族修士,和乐儿终究不会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可明白?”柳青话锋突然一转,凝视着韩立的眼睛,缓缓说道。

        韩立听闻此话,虽然面上神色如常,但心中却有种几乎气得吐血之感。

        柳青和那个灰袍老者竟然都把自己当成了看到柳乐儿发达,凭借以前关系,试图上门讨要好处的乞食之人。

        说起来,他自从踏入修炼界以来,还从未被人如此小看过。

        “你目前情况不妙,在城门口和庆猿一族冲突,身份即将曝光,来找乐儿求救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乐儿目前需要专注修炼,不能为外物干扰。这样吧,我可以特许你待在我们天狐族这里,直到血祀大会召开。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会保你安危,但血祀大会之后,还请你马上离开八荒山。当然,如果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只是你需得保证,日后绝不再纠缠乐儿……”柳青见韩立一时无言,以为他在待价而沽,便继续说道。

        “柳族长的担心多余了,韩某修为虽然不高,却从未贪图过别人的东西,我的安全,也不必贵族担心,韩某此番和乐儿见面,纯粹只是一叙旧情。至于我们以后是否会再见面,听凭天意,告辞!”韩立脾气再好,也无法忍耐下去,冷声打断柳青的话,然后径直朝外面走去。

        柳青眉头微微一蹙,眸中闪过一丝怒意,袖袍一动,似乎正要做什么,下一刻却停了下来,突然朝外面望去。

        韩立虽然在向外走去,大半心神还是放在身后,感知到柳青的举动,他也朝外面望去,脚步一顿。

        此时此刻,两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正是利奇马,而另一人是个身穿雪白长袍的中年男子,面如冠玉,剑眉星目,当真俊朗不凡,正是白泽真灵王。

        “王上!您怎么来了?为何不通知臣下,好安排人相迎。”柳青快步迎了上去,对那雪袍中年男子恭敬说道。

        “王上……”韩立一怔,随即马上明白雪袍中年男子的身份,面色微微苍白。

        他之所以来天狐族,便是为了打探一下这位真灵王的实力,好决定是否随利奇马前去相见,哪知他这边还没有任何收获,对方竟然就找上了门来。

        而且韩立看着眼前雪袍中年男子,对方身上没有散发出强大气息,但他心中却一阵莫名的惊惧。

        这样的情况,韩立只在阴丞全,觉醒后的蟹道人,魔主等少数几人身上体会过。

        “柳族长不必多礼,我此次过来乃是为了一件私事,就不必讲究那么多虚礼了,我来这里的事情,你也不要和别人说。”白泽淡淡说道。

        “是,不知王上来此有何事情?臣下立刻去办理。”柳青闻言面色微变,然后立刻说道。

        “此事和天狐一族并无多少关系,我是来见这位韩小友的。”白泽望向韩立,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柳青听闻此话,微微一愣,愕然的望向韩立。

        “在下韩立,见过白泽前辈。”韩立瞥了利奇马一眼,然后对白泽拱手行了一礼。

        来八荒山的一路上,他自然早已问清了真灵王的姓名。

        “韩道友,我将小白的事情告知了父王,他立刻便让我带他过来找你,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吧?”利奇马看到韩立的目光,微微一笑,简单介绍了一下他们来此的始末。

        “哪里,白泽前辈肯拨冗相见,是在下的荣幸。”韩立心中苦笑,面上却含笑说道。

        “你既对小儿有过救命之恩,是本族欠你一个人情,就无须这般客气了。据说你身负真灵血脉,倒和本族渊源不浅。”白泽看着韩立,含笑说道。

        “前辈,在下虽然是人族修士,而且体内蕴含了数种真灵血脉,但基本都是在下界之时获取的,自从飞升到真仙界,从未对蛮荒界域各族造成过危害。”韩立迟疑了一下,说道。

        “韩道友不必担心,你的事情,父王都已经知道了,我们蛮荒界域各族最大的敌人乃是天庭,韩道友你现在遭到天庭严厉通缉,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更何况韩道友你将小白送回八荒山,对我们蛮荒各族更有大恩,所以你尽管放心就是。”利奇马笑道。

        韩立听闻此话,看到白泽含笑的面孔,心中微微一松。

        柳青听闻三人对话,心中一惊再惊,不由得暗暗后悔刚刚对待韩立的态度。

        他心中转着这些念头,行为却也没有失据,恭敬的将白泽和利奇马引入了大厅,并将白泽迎上了主座。

        而韩立此刻站在大厅入口附近,却没有动。

        “韩道友,怎么不过来坐?”利奇马看到韩立还站在门口,奇怪的问道。

        “此处乃是天狐族的地方,韩某一介人族修士,岂敢乱坐,没被赶出去已经是万幸了。”韩立轻叹了口气,淡淡说道。

        “嗯?怎么回事?”利奇马望向柳青。

        白泽也看了过来。

        “王上,少主,都是些小事,韩道友,柳某先前对你有些小误会,还请见谅。”柳青面上一热,急忙说道,然后走到韩立身旁,尴尬的拱手说道。

        韩立心中冷笑一声,却也没有和柳青彻底撕破脸皮,毕竟柳青实力远在他之上,抱拳一拱,却没有说话。

        “柳族长,我和这位韩小友有些话要谈,你先下去吧。”一旁的白泽突然开口,似乎这天狐一族的驻地是自己家一般。

        “是。”柳青非但没有任何不满,还恭敬的答应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天庭这些年不断以各种理由侵入蛮荒界域,蛮荒各族全靠白泽王统领,才能勉强和天庭相抗衡,白泽早已成了蛮荒各族的共主,威严极高。

        柳青很快离开大厅,来到附近一处大殿。

        “族长,已经处理掉了那个韩立?一个人族竟然敢来蛮荒界域,还打秋风打到我们天狐一族头上,真是不知死活,您是怎么处理那人的?”那个灰袍老者正在这里,看到柳青进来,急忙迎了上去。

        柳青看了灰袍老者一眼,一股邪火从心里冒起,重重哼了一声。

        他刚刚在天狐殿忙碌,听到属下汇报韩立来了天狐族驻地,才从哪里出来,对韩立的情况并不了解。

        柳青喝退灰袍老者时,两人神念瞬间交换,他仔细向灰袍老者询问了韩立的情况,得知韩立只是跟随两个蛮荒小族来的八荒山,并无特殊背景,才决定顺着灰袍老者的说辞,将韩立赶出八荒山,哪曾想灰袍老者告诉他的信息竟然错漏到这个地步。

        “族长,怎么了?”灰袍老者看到柳青这般神情,登时一怔。

        “你刚刚说,韩立是跟着银角犀族和云纹虎族来的八荒山,并无任何别的背景?”柳青抬手张开了数层禁制光幕,这才沉声问道。

        “是啊,他一个人族修士在八荒山能有什么背景,不过他和少主似乎认得。”灰袍老者迟疑了一下,有些吞吐的说道。

        “你既然知道他和少主相识,为何不告诉我?”柳青冷冷问道。

        “这……就算此人和少主相识,也没有什么,族长你也知道,少主性格天真轻浮,喜欢和人胡乱结交,王上因为这个多次训斥过他。那韩立估计是少主在外面认识的人,无关紧要吧。”灰袍老者看到柳青难看的面色,这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嗫嚅了一下,继续为自己辩解道。

        “放屁!”柳青突然爆喝起来,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坐回椅中,闭目不语。

        灰袍老者吓了一跳,不敢再说什么,垂首站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