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女生频道 - 八零甜妻萌宝宝在线阅读 - 第598章 老婆是亲的,儿子是捡的

第598章 老婆是亲的,儿子是捡的

        徐随珠一行人到的时候,凉菜已经上桌了,热菜也在呼呼的风箱声中下锅炝炒。

        看到孙子一家来了,陆老爷子高兴地直招手:“小昱,小毅,快来太爷爷旁边坐,马上开席了!今儿个太爷爷请你们吃河鲜。这些河鲜啊,有太爷爷钓上来的,也有钓鱼大赛上得的奖品,都是高蛋白的好东西!尤其是那老王八,就我们桌有,一会儿多吃点啊!”

        “爷爷,你们怎么想到在这儿设宴的?”包子爹问出徐随珠的心声。

        “咳,比赛完累得不想动,这么多河鲜不吃也浪费,就请了个厨子现场烧了。和乡亲们一块儿热闹热闹。”陆老爷子打死不提老王八的事,怕曾孙听了嚷着要养。山里村的山潭里,野生王八可不止这一对。

        “随随,你爹怎么不来?”傅老接过话茬。

        徐随珠就说她爹去福灵岛了。

        “你爹也是个闲不住的。要不老陆,赶明我们也去福灵岛转转?路远就带上帐篷,住上两宿回来。”

        “我看行!”

        几个老爷子都说好。

        徐随珠无语地和包子爹交换了个眼神:福灵岛才刚开荒,要啥没啥,连淡水都要从外面运过去。而且坐船过去,至少要一俩个钟头,老爷子们的身体吃得消吗?

        包子爹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没事,交给我。

        坐下不久,赶在热菜上桌前,范教授俩口子也到了。

        看到他们提来的洋酒,老爷子们乐开了花。

        “小范啊,还是你懂我们几个老头子。”

        范教授爽朗大笑。

        朝徐随珠眨眨眼:“放心!这是果酒,度数还没啤酒高。虽然没你泡的养身酒养身,但口感还不错,尝个新鲜嘛!”

        除了果酒,她还带来了一瓶巧克力百利甜酒——由新鲜的爱尔兰奶油混合着可可、威士忌以及各种天然香料调配而成,入口香滑纯正、口味十分别致。

        徐随珠呡了一口,眼睛唰地亮了。

        “怎么样?这酒不错吧?”范教授笑问。

        “是不错。”徐随珠点点头,低头又品了几口,偏头笑盈盈地对包子爹说,“等你退休了,我们开游艇去环球旅行,品遍各地美酒怎么样?”

        陆驰骁伸手拨开她的刘海,温暖干燥的掌心贴了贴她的额头:“醉了?”

        “哪有!”这才喝了几口?这么点度数,别说一杯,一瓶她都不会醉。

        “别只喝酒,吃点菜。”陆驰骁给她夹了块甲鱼腿,清蒸的野生甲鱼肉,蘸一点调好的蒜酱汁,能鲜掉舌头。

        见她细嚼慢咽地吃起来,挽起衬衫袖子剥起了河虾。

        野生河虾个头有大有小,大的很容易剥,摘掉虾头,轻轻一拧就把虾肉整个儿剥离出来了,放到她面前的酱醋碟里。

        小河虾的壳太嫩,不好剥,掐掉虾头和虾尾,扔到了儿子跟前的蘸碟里。

        看到这一幕的范教授&常院长:“……”

        小包子却好似习惯了似的,拿汤匙连同庄毅给他剥的大虾仁一起舀到嘴里嚼,边嚼边点头:“好吃好吃!”

        范教授&常院长:“……”

        这真是亲儿子?

        老婆是亲的,儿子像捡的。

        范教授张张嘴:“小徐啊……”

        “连壳吃补钙。”包子爹老神在在地说了句。

        “……”你还有理了!

        也就老爷子们见惯不怪,见帮厨的端上了葱爆黄鳝丝和蒜烤黄鳝段,招呼道:

        “别光顾着唠嗑啊,吃菜!吃菜!”

        “对对对!河鲜冷了腥,趁热吃!”

        范教授这才把注意力放回到鲜香的菜肴上,大快朵颐起来。

        吃得八分饱了,才放慢速度,拉着徐随珠聊起家常:

        “小徐,学校吸收投资吗?我和老常手头有点积蓄,放银行没多少利息,不如放到学校里,你看着安排?”

        徐随珠下意识地想说不用了,婉拒的话到舌尖,心念一转,咽了回去。

        学校如果想要继续扩建,资金自然是越充沛越好。除非她满足于当前规模,那她投入的那点钱或许够,可她真正想要打造的不止是升学率全县最高,而是一所真正让学生得到全面发展的外国语学校。

        这么一来,单她手上这点资金投入远远不够。

        想了想偏头看着范教授问:“您是真的看好,还是出于帮扶?”

        “两者都有。”范教授笑着道,“我知道你主意正,你和老迟说的发展理念,我和老常挺感兴趣的。加上我们俩以后真的打算在这里养老,你要信得过我,音乐社交给我负责。”

        见徐随珠一脸茫然,范教授哈哈笑道:“你不是说要打造成与国际接轨的真正全面发展的学校吗?艺术生也需要培养的啊!美术生你五婶带,音乐生归我吧,有比赛就去打,我就不信造不出一支明星队伍来!哦,资金到位了,管弦乐队也可以搞起来……”

        徐随珠:“……”

        美术生、音乐生、还管弦乐队?

        这还是高中吗?这是综合性高等院校吧!

        不过想想还挺带劲的!

        “怎样?要试试吗?”范教授挑眉笑望着她,“生源你不用愁,我这边多的是学生想跟我学声乐,你五婶那边也时常有家长带着孩子来问她收不收徒,你要决定了,明天我就去把招生简章拟出来,过了年开始招生……这个学期嘛,我知道你压力大,等着期末统考出成绩好让那些碎嘴的家伙们闭嘴是不是?那我就不凑热闹了,先把管弦乐器采购齐了,音乐教室需要重新布置……咦,这么一说,好像也挺忙的啊!”

        “……”

        一顿河鲜宴,拉了个志向比她还高的投资人……徐随珠扶额失笑。

        当天大家都喝了酒,晚饭后没回镇上,而是在山里村的农家乐住了一晚。

        俩孩子这还是第一次在农家乐过夜,都兴奋得不得了。

        以前都是上午来,爬山、玩水,然后在农家乐吃顿饭就回去了。

        “妈,这里好安静哦!”洗漱完,小包子趴在窗前还不肯睡,“海浪声一点都听不到诶!”

        “嗯,被大山挡住了。”

        徐随珠懒洋洋地抛了个答案给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