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638章 玩儿火

第638章 玩儿火

        站在门口,朝着裂缝内看去,陈风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把剑尖朝下,高悬在屋内,光芒森然的剑,只是他马上就闭上了眼睛,已经那上面的剑意实在是太过煊赫锐利,仿佛随时都会灼瞎他的双眼似的。

        而等到陈风再睁开眼时,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侧卧于殿内的一个身着蓝衣,体态妖娆,背对着门口的女人身上。

        “来了?!”那女子仿佛身后有眼,知道陈风在看着自己似的,说话时已经翻了个身,一手支着脸,目光火热地看着陈风道:“等你很久了。”

        “等我干什么?”陈风随口问道。

        “自然是带我出去。”那蓝衣女子道:“你要你把我带出去,那么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用不着,你哪凉快哪待着去吧。”很是不爽地说话声中,柳叶已经走了过来,用刀子一般的眼神盯着那蓝衣女子。

        “呦呦呦,小妹妹,你这是把我当成狐媚子了啊?”蓝衣女子笑着道。

        “难道你不是?”柳叶不屑地道。

        “我真不是。”蓝衣女子点点头,一脸的坚决,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相信她的的话。

        “那你是谁?”陈风问道。

        “自然是等了你很久很久的有缘人了。”蓝衣女子微笑着道。

        “是嘛。那可真是失敬了。”陈风指了指殿内的那把剑,道:“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被剑阵镇压着的有缘人呢,被关在这里的滋味不太好吧?周围连个活人都没有,想找个人来把自己救出去都不行,好不容易想要诱惑来两个修炼者,结果还被我给杀了,你说说那心里得多么憋屈呀,是吧?”

        “嗯,的确是挺窝火的。”蓝衣女子笑着点点头,将头发朝后面捋了捋道:“现在你们来救我也是一样的。”

        “疯子,我觉得咱们不该见死不救。”忽然,身后传来了袁鸣的声音,同时人影一闪就要朝着那门上的裂缝冲去。

        陈风早就在暗中提防这蓝衣女子搞事,却没想到她针对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身旁的袁鸣。

        一惊之下,陈风伸手一抓,就已经捏住了从自己身边冲过的袁鸣的后脖颈,指力一吐,被迷惑了心神的袁鸣就已经双眼翻白昏了过去。

        “看好他。”陈风将其交给娜塔利娅,随即道:“你们都靠后一些。”

        说着就朝前又迈出了一步,挡在了那门上的裂缝之上。

        “放我出去,对你又没坏处,说不定我还是感念你的恩德赏你些好处,何必跟那些臭修士似的死心眼呢。”蓝衣女子叹了口气,道:“他们自诩是正道中人,可在这个世界中杀的人却不比我少,简直是虚伪至极,你莫非也想像他们一样?”

        “以往的对错我本不知道,但是听了你的话,我倒是觉得还是应该将你留在这里,免得出去再祸害世人。”陈风道。

        “你想留下我怕是很难。”蓝衣女子深吸了口气,竟是坐直了身子,笑眯眯地道:“以前我只能躺在这里,动都动不了一下,现在我已经能够坐起来了,等到外面的剑意彻底消退,我就能破阵而出,你能奈我何?”

        说到这,她轻笑了一小,点指了一下陈风道:“小修士,我奉劝你还是趁着我没出去,快点带着你的人逃走吧,说不定还能跑的了,否则等我出去了,管教你后悔来到这里。”

        “我走之前,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的提醒?”陈风微笑道。

        “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蓝衣女子摆了摆手道:“等我出去后追杀你时你能多活一会让我开心开心就算是报答我。”

        “哈哈……”陈风凝视了她片刻,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呵……”蓝衣女子同样是轻笑不已。

        “咻。”陈风曲指轻弹,一道剑气便即朝那女子飚射了出去。

        那蓝衣女子如果没有看到似的,竟是全然没有闪避的意思,脸上的笑容反倒是越发灿烂。

        “嘭。”剑气未曾飞到蓝衣女子身前就已经被陡然涌荡而起的剑意绞碎。

        “小修士,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蓝衣女子笑着道。

        “成与不成,总得试试才知道。”陈风方才只是想要试一试能够在这里动剑,要不然就不会只是使用剑气而是直接祭出引星剑了。

        现在看到这片被剑意笼罩的区域内的确是一点与剑沾边的东西都不能用,他也就彻底死了心,手指轻弹,这回却是一道太阳真火飞了出去。

        “咦,太阳真火?!你是什么人?”蓝衣女子脸上的笑意遽然收敛,看向陈风时眼神中都多了几分审视和警惕。

        “不就是个小修士喽。”陈风随意回答,看着太阳真火毫无阻碍的朝着蓝衣女子飞去。

        “嘭。”蓝衣女子待到太阳真火到了身前,才突然抬手将其抓住,手掌用力,竟是生生将太阳真火捏爆,旋即冷笑道:“想用火来烧我,你还不够格。”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陈风说着,双手一挥,各自掐出了不同的法诀。

        下一刻,金灿灿的太阳真火以及幽蓝色的太阴冰火就同时飞了出去,一左一右朝着蓝衣女子而去。

        “竟然还有太阴冰火,你这小修士不是个剑修吗?”蓝衣女子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惊愕之色。

        “谁说剑修就不能玩火的。”陈风说着,将双手一合。

        此时已经到了那蓝衣女子身旁的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就朝其合拢了过去,将其围在其中,盘旋飞舞,炽烈的火焰和极度的严寒交织,朝那蓝衣女子冲击过去。

        这么一来,蓝衣女子便再也没了之前的淡定从容。

        她盘膝做好之时,双手一展,身周便猛然间腾起了蓝色和红色混杂的火焰。

        这火焰熊熊燃烧,翻腾之时竟然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彷如是竹木之类燃烧时发出的声音。

        随着这蓝色相间的火焰翻卷,竟是将不断合拢的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挡住。

        这一幕让陈风和柳叶都禁不住露出惊讶之色。要知道自从陈风得到这两种火焰以来,鲜少遇到有什么火焰能够与其抗衡,没想到这女子的火焰竟能与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相匹敌,着实令人意想不到。

        “你是毕方?”陈风眼珠一转,忽然问道。

        “呵呵,你这小修士倒是有些见识,没想到时隔如此久远,竟然还有人知道我。”蓝衣女子微微一怔,也没有隐瞒,直接就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勒个去,竟然是这种传说中的大妖。”陈风神色平静,可是心绪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毕方在国内的古代神话传说中可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相传它乃是大火之兆,其名字就来自竹子和木头燃烧时出的噼啪声。这也是陈风听到了那火焰燃烧时有噼啪声响起才猜到了她是毕方的原因。

        传说中有毕方处就有怪火出现,故而被视为灾祸的象征,可它又曾是黄帝卫车之神鸟,更是火神的侍宠。不管哪一条是真的,都说明它绝非是没有根脚的寻常之妖,自然也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既然知道了她是毕方,陈风就不难想明白古时的修士为何要将她镇压在此。

        想必她之前没少四处放火,祸害天下苍生。而当初的修士没有将其杀掉,多半也是有心无力。

        毕竟这毕方被镇压在此达两千多年之久,可是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依旧是非比寻常,能够靠着自己的火焰与自己的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抗衡,那么至少说明她有着不弱于帝境的实力。

        “这可真是个超级大麻烦,怎么才能够将她解决掉呢。”陈风很是有些头疼地想着。

        陈风双手掐动法诀,催动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不断冲击毕方身周的蓝红火焰。

        三者碰撞之下,嘭然作响,火光四射,但是那蓝红火焰却始终是稳稳的防守的风雨不透,完全不给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一点破绽可钻。

        不过陈风却敏锐地发现那迸射开的蓝红火焰却随着冲击波四散飘散,星星点点的朝着殿内的各处飞去。

        “她想干什么?”陈风心中疑惑,手指却丝毫不慢,瞬息间就弹出一缕缕的太阳真火,将那些飞散的蓝红火焰尽数截住。

        敌人越是想做什么就越是不能让其得逞,这就是陈风战斗时的一个准则。

        毕方眼见自己的小动作被陈风破坏,顿时心中暴怒,目光凶戾地瞪了陈风一眼,杀他之心简直炽烈到爆。

        陈风还以灿烂的笑容,挥一挥手就将太阳真火和太阴冰火收了回来。

        就在陈风的火焰收起之时,毕方周围的蓝红火焰一时间没了压制,竟是陡然间向外窜出了数米远。

        下一刻悬在她头顶上的剑上就闪过一道光华,更有一股强横无比的威压陡然爆发,朝她镇压下来。

        四周的剑意跟着就汹涌起来,嘭的一声将那火焰轰爆,同时本来已经坐直了身子的毕方再次噗通一声又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见了她这副狼狈的模样,一旁的柳叶顿时就忍不住大笑起来,点指着她道:“刚才大言不惭的胡吹大气,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原来不过是个被镇压的死死的可怜虫,笑死人了。”

        “你找死!”毕方自觉丢了面子,暴怒之下浑身蓝红火焰汹涌,竟是朝着柳叶就烧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