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575章 你究竟是谁

第575章 你究竟是谁

        詹蠡见到陈风和冷军一起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无辜和愤懑混杂的脸色,道:“冷队,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问题,陈风这是在冤枉我。”

        “是不是冤枉你,等他问过之后自然就明了了。”冷军并没有听信詹蠡的话,道:“如果真是陈风错了,我不仅向你道歉并且会帮你讨个说法。”

        “要是我真错了,同样向你道歉,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藏得住。”陈风说着,手指已经掐动了数十个法诀出来。

        下一刻,刺在詹蠡体内的凝血渡魂针就陡然间亮了起来。暗红色的光芒仿佛能穿透詹蠡的皮肉似的,将他的身体都映照的一片通红,简直像是蒸熟的大虾似的。

        “啊!”本来还满脸无辜的詹蠡猛然间就像是被烧红的鞭子抽了一下子似的,整个人竟是陡然间弓了起来,同时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惨嚎。

        冷军见状,脸皮一抽,别过身子去不忍心再看。

        尽管他相信陈风所言,可现在的詹蠡毕竟是好好的,看不出一点的问题,瞅着他经受这样的痛苦,冷军这样心志如铁的汉子都禁不住有些心疼。

        “这只是个开始,不必着急,咱们慢慢来。”陈风看着因为疼痛已经面容扭曲的詹蠡,淡淡地说着,手中的法诀再次一变。

        “嗷。”詹蠡的叫声再次一变,越发高亢起来,但是却已经不似人声,同时脸上也笼罩出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冷军此时扭过脸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神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阴沉。

        他打心眼里盼着陈风判断错了,到时候别说让他给詹蠡道歉了就算是磕头都没问题,只要一起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战友无恙,让他做什么他都甘心情愿。

        可现在看来却是陈风又一次猜对了。就凭詹蠡的样子,若说他没有出问题,那真是鬼都不相信。

        “你究竟是谁?”冷军看向詹蠡的双眼,厉声喝问。

        可就在此时,陈风却一把将他推开,同时道:“别盯着他的眼睛,否则可能你也会中招的。”

        说话时,陈风手指飞速掐出了一连串的法诀,但是却引而不发,直到最后凝聚成了一枚铜钱大的法诀时才拈在指尖处,啪的一声点在了詹蠡的眉心处。

        这法诀内融入了丝丝缕缕的太阳真火,金灿灿的,分外耀眼,落在詹蠡的眉心后就逐渐渗透了进去,以至于他的额头都逐渐呈现出了金色。

        詹蠡的叫声一下子就变了味道,变得低沉却格外有震撼力,如同直击心灵似的,同时他的口中也不断的念叨起了陈风完全没有听过的语言。

        这时陈风听到远处有人在大声叫喊,循声望去时却见到站在冰缝附近的人在朝着下方指指点点。

        很快陈风就注意到一股股的黑暗冰雾竟然从冰缝之内腾起,如潮水般翻腾涌动,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这是想要叫帮手吗?”陈风冷笑一声,道:“他们救不了你的。”

        话音未落,那道法诀就彻底融入到了詹蠡的眉心处,而他的念叨声也戛然而止。不过他身上的肌肉因为巨疼而引发的剧烈抽搐却始终都没有停止。

        沉默了片刻后,沉默的詹蠡低沉着声音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自然是想要了解一下你们的来历。”陈风看向他,道:“你们是来自于死人之国吗?”

        “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你……”詹蠡双眼直勾勾地瞪着陈风,突然间大喝一声,下一刻双眼竟是嘭的一声爆裂开来,但是却并没有鲜血飞溅而出,反倒是有两股黑气涌出,化为两条漆黑的毒蛇迅疾无比的朝着近在咫尺的陈风就咬了下去。

        “嘭。”一直悬在陈风头顶上的三足火鸦猛然扑下,同时扑出一片太阳真火将这两条黑气凝聚成蛇瞬间烧爆。

        原来之前他一直在催动送入詹蠡体内的丝丝缕缕太阳真火对侵入其体内的东西进行围追堵截,有了刺入其体内的凝血渡魂针在,已经让其没有了什么退路,陈风眼瞅着就可以将其困住。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本来一直都在左躲右闪的东西竟然选择了孤注一掷的反扑,结果就是被烧的灰飞烟灭。

        这让陈风的打算彻底泡了汤。

        “詹蠡死了。”冷军摸了一下詹蠡的鼻息,低声道。

        “他早就已经死了。”陈风道:“你们一起在下面逃跑时,他就可能在你毫无察觉时着了道,不过却一直隐藏的很好,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他有点不对劲,说不定他会一直跟着你回‘华夏’,要是那时候再突然暴起伤人,引发的麻烦更大。”

        陈风之所以可以轻易的看出詹蠡的问题,是因为他发现詹蠡虽然活蹦乱跳,但是身上却一点生命元气都没了。

        这让陈风马上就意识到詹蠡有问题,至少他已经不是个正常的活人,由此再仔细分辨,自然可以找到其身上的破绽。

        本来陈风是想着多拷问出一些有用的情报,现在看来却是低估了侵入詹蠡身体的东西的顽固。

        “你想要干什么?”冷军问道。

        “也许是同样想要了解现在的人类吧。”陈风猜道:“也许是想要跟着你回国去搞风搞雨,什么可能都有,可惜它死了,想问也没法问了。”

        冷军叹息一声,看着詹蠡的尸体目光里满是难过。

        “我建议你最好还是将他火化了,免得尸体内再有什么东西存留。”陈风道。

        “我会考虑的。”冷军点点头。

        “你怎么回国?”陈风又问了句。

        “等处理完了这边的事后,我会乘飞机回去的。”冷军道。

        “那好,祝你一路平安,我们先走一步了,有事给我打电话。”陈风朝冷军道了声别就准备带着柳叶离开。

        “陈风,请留步,你愿意接受我之前的邀请吗?”哈维斯满脸堆笑地问道。

        “没兴趣,你们还是自己玩吧。”陈风很是干脆的拒绝,随即剑光一闪,已经御剑腾空,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哈维斯满是惋惜的目送陈风离开,旋即看向了冷军,微笑道:“我有个建议想要跟‘华夏’聊一聊……”

        “那老家伙不怀好意。”柳叶道。

        “看出来了,多半是想要我帮着他们清理黑暗冰雾,然后他们再跟在后面捡便宜。”陈风冷笑道:“先不管他们,等他们吃足了苦头再说,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卑躬屈膝地来求我的。”

        “那样你就可以好好敲竹杠了。”柳叶笑着道。

        “哈哈哈……”陈风笑了起来。

        柳叶一边挽着陈风的胳膊在空中飞行,一边在左右张望,半晌后气呼呼地道:“乌拉这个死东西不知道又跑去了哪里,等到下次找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你放心,肯定是丢不了的。”陈风安慰道:“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杀得了他,不必为他担心。”

        “哼。”柳叶冷哼一声便不再说话,只是心里却不知道给乌拉记下了多少小账。

        距此两百多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正搂着一只雌性雪鹰的乌拉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忽然心中有了种很是不详的预感。

        不多久后,陈风和柳叶就重新回到了警戒线处,见到了正斜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睡觉的罗德。

        “欢迎平安回来。任务完成了吗?”罗德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看着自己,猛的就醒了过来,见到陈风和柳叶,连忙下车给两人开门。

        “完成了,不过只有冷军一人活了下来。”陈风坐上车,道:“我们还是去的有点晚了。”

        “哦。”罗德沉默了片刻,旋即回头看向陈风和柳叶道:“你们想去哪?我送你们。”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做了,正好四处逛逛,哪里有好的风景美食,带我们去看看吧。”柳叶道。

        “好嘞,管保你们不会失望的。”罗德拍了一下手,系上安全带就发动了汽车。

        此后的十来天罗德就真的当起了车夫兼导游,开车载着陈风和柳叶在欧洲各处逛,着实是让柳叶过足了瘾。

        看风景什么的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购物当然也是必须的,陈风一边陪着一边拿出卡任柳叶刷刷刷,看着她满脸开心的样子,陈风便觉得这钱花的值。

        当然,一路行来看到的也不仅仅只是风景,以陈风的眼力,当然也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景象,比如隐藏在人群中的吸血鬼或者狼人,甚至是一些其他的异族,不过他又不是那种降魔卫道之士,只要那些异族没有招惹到他,他也懒得去多管闲事。

        游览一些古老的城堡,修道院时,陈风还注意到了一些超凡者。

        只是陈风彻底把自己当成了游客,就算是跟超凡者擦肩而过,他也不会与其接触,更加不会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

        这天陈风正陪着柳叶在布拉格广场漫步,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事?排骨。”陈风接了电话道。

        “我们这边的确是有点事,可你的事更大。”排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道:“你最近是不是搞了什么大新闻?”

        “没有啊,我和柳叶一直都在旅游。”陈风道。

        “那就奇怪了,为啥好些个国家的情报部门在死盯着你,甚至现在你的头顶上就有不少于三个卫星在监视着你,疯子,你可小心了。”排骨认真地道。

        “我会的。”陈风听到排骨的话时就想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显然自己被某些人当成了危险存在,于是哪怕他只是来旅游依旧让那些人如临大敌,甚至不惜动用大量资源对他进行严密监视。

        其实陈风不是不知道有人在跟着自己,只是先前完全没有在意,反正就算他们图谋不轨,陈风也可以随手将他们灭杀。

        只是现在陈风却忽然间觉得很是可笑,并且再没了继续游览下去的兴趣,道:“你们那边有什么事?”

        “不算什么大问题,等你来了再说吧。”排骨道。

        “好吧,我们很快过去。”陈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