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406章 尸蛊虫

第406章 尸蛊虫

        “如果你有本事自杀,那就请随意,否则的话就告诉我,你的上司姓甚名谁,现在在什么地方?”陈风看着满脸惊怒以及绝望的谢逊,淡淡的说道。

        此时,他并没有完全将剑丝撤回,但是却收敛了上面的耀眼光芒,所以就算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也不可能看到那纤细无比的剑丝。

        “你想知道?”谢逊看向陈风,面露嘲讽的笑容,道:“那我就告诉你,他叫陶……睚眦必报,你死定了……嘭!”

        陈风听到他忽然说什么睚眦必报时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从谢逊的心脏中感觉到了极其强烈的灵气波动,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阻止,他的心口处就猛然爆裂开来。

        鲜血狂暴而出时,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径直朝着陈风激射而来,破空之声尖利如哨鸣,更有急促的嗒嗒嗒声。

        变起肘腋之间,陈风却是丝毫没有慌乱,灵识一动间便有一道剑光划过身前。正是被他炼化的天击剑被祭了出来,瞬间朝着那血色光芒连斩三剑。

        “噗。”剑光划空而过,那来势迅疾的光芒便即一分为二,无力的摔在地上,还在不断弹动。

        陈风定睛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低声道:“竟然是尸蛊虫。”

        说话之时,陈风便弹出一缕太阳真火,将这被斩成两半的尸蛊虫外彻底烧成了青烟,就连地面都被烧去了薄薄一层。

        之所以要如此做,实在是这尸蛊虫乃是极其邪祟的一种东西。

        此虫乃是以修炼者的尸体为养料而生,等到尸体被吞食一空后,众多的尸蛊虫便会相互吞噬,直到剩余一个方才罢休。

        随即这尸蛊虫便暂时进入了休眠期,直到再次遇到了修炼者的血液才会重新复苏,但是却不会再次繁殖,而是寄生于其体内,靠着吸收其血气为生,但也会反馈给宿主以强大的力量,使其变得更加强大。

        直到某一天,宿主死亡之后它才会再次繁殖,开始又一轮的相互吞噬。

        表面看起来这种尸蛊虫似乎对修炼者并没多大害处,相反还有些好处。

        可事实上却是数百年前有人曾经为了大量豢养这种尸蛊虫,而残杀其他修炼者,并且将尸蛊虫炼化成只受自己掌控的邪器并来奴役被其寄生的修炼者。

        当时修炼界当真是引了一场惨烈的厮杀,动荡了将近百余年后才平静下来。

        陈风曾经听爷爷说起过此事,当时也是听的汗毛倒竖,没想到今日竟是亲眼见到了尸蛊虫,并且从谢逊死前的反应来看,他不仅知道自己心口处有尸蛊虫,并且还知道怎么利用它自杀。

        想来那个他并没有说出来的人名多半就是触这尸蛊虫暴走的原因,由此可见这些尸蛊虫多半也已经被人炼化成了用来控制他人的邪器。

        “散修联盟看来是真的在做大死呀!”陈风心里想着,禁不住杀意涌动。

        “疯子,干掉他了?”此时藏在远处的排骨跑了过来,见到那胸前破了个血洞的谢逊倒是没有大惊小怪,道:“咱们要不要赶紧溜之大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里死人了,甚至都在报警,要不是我阻挡了这些电话,估计早有警察过来了。”

        “别担心,我打个电话。”陈风当即拿出电话给高峰拨了过去,让他带人过来收拾残局。

        高峰来的很快,同来的还有警察,相当有经验的将四周围起来,随即开始清理现场。

        “陈医生,问出什么有用的口供了吗?”高峰问道。

        “没有。”陈风摇了摇头,道:“这次是我失算了,以为封了他的穴道和经脉,就可以阻止他自杀,没想到他体内却有尸蛊虫,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

        “尸蛊虫?!”高峰脸色骤变,道:“陈医生,您确定真的是尸蛊虫?”

        “我很确定。”陈风点头道:“我已经将尸蛊虫烧掉了,不过绝对不会认错。”

        “既然是尸蛊虫,那么此事的严重程度就远我事先的预想了,我得尽快上报,如果有需要的话,希望陈医生可以抽时间来做个证。”高峰道。

        “没问题。”陈风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他之所以将有关散修联盟的消息告诉“华夏”,也是因为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毕竟面对散修联盟这样一个庞大且组织严密的半隐藏势力,想要将其铲除光靠陈风一人之力是远远不够的。

        而陈风又不可能一天到晚的揪着散修联盟穷追猛打,那么就只能是通过跟“华夏”的有限度合作来实现打击散修联盟的目的。

        有了“华夏”出面,陈风灭杀谢逊的事情也就完全不是问题。同时有着排骨暗中出手,哪怕是周围有人用手机拍到了一些图片和视频,等到其查看或者想要上传到网上博眼球时也会现,无论是图片还是视频都已经受损。

        没有了确凿的证据,就算这些人将这事说出来,只怕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的。

        陈风跟高峰又聊了几句,确定了再没有什么自己事情后便告辞离去。

        “排骨,你就先不要回去了,到我那里先待些日子避避风头再说。”陈风道。

        “好。”排骨也知道眼下自己的处境未必安全,当然要跟在陈风身边,那样才足够安全。

        不过排骨显然也不是那种吃了亏就不忍气吞声的人,一边看着道:“疯子,你抓住任我行和杨莲亭时,有没有看到我的笔记本电脑和台式机的主机?”

        “没有。”陈风摇摇头。这事他还真的是专门留意过,为此还搜查了一下当时任我行和杨莲亭所开的汽车,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找到。

        “那就有点麻烦了。”排骨自言自语道。

        “你不会在这里头存放了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吧?”陈风问道。

        “资料和数据倒是有一些,但也不是特别重要,并且我都加了密,如果计算机技术不怎么高明的人想要将其打开,那就有乐子看了。”排骨坏笑了一声,一副准备了个恶作剧等着对方倒霉的模样。

        随即排骨又道:“只是那套电脑我是用惯了的,很多配件都是专门定制的,又经过我自己调试了很久,就这么丢了,还是有点心疼的。”

        “你之前要是不作死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事。”陈风道。

        “人不作死枉少年嘛,疯子,你应该懂的。”排骨朝陈风眨了眨眼,一脸咱哥俩一样的表情。让陈风相当无语。

        “我可不懂,你也不是少年了,悠着点吧。”陈风点指了排骨一下,随即道:“不过电脑还是需要买新的,如果你手里的钱不凑手可以跟我说,我先借给你一些,等你将来有钱了再还我。”

        “不用,哥们虽然足不出屋,但是想赚点小钱钱还是不难的。”排骨得意地道:“我之前所在的那个组织,虽说讲究的是信息共享,但是有些情报还是需要收费的,而我托你的福搞到了一些旁人不知道的内幕消息,所以还是赚了点小钱。”

        “排骨,那个组织未必是干净的,你自己心里最好有个数。”陈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呃……嗯。”排骨一怔,旋即就面露思索之色,神色也渐渐变得冷静以及阴沉了下来。

        虽然排骨以前没想过这些,并不是完全没有察觉,只是下意识的没有往深入里想,现在经历过了一次危险,再有陈风提醒,以往的一些让他觉得不太对劲的地方也就渐渐浮上了心头。

        “疯子,你说的没错,我很有可能是被组织给出卖了。”排骨沉默了四五分钟后才一字一句地道:“甚至我怀疑那个坑了我的女人就是来自于组织内。”

        “你打算怎么办?”陈风问道。倘若排骨有什么想法,需要用得着他的话,陈风是很乐于帮上一帮的。

        “我不准备就这么退出组织,否则会让他们有所警惕,我得继续在里头潜伏一段时间,观察一下情况,确定是不是真的是组织在坑我才行。”排骨道,

        “如果是呢?”陈风问道。

        “那就需要做个了断了,他们出卖了我,总不能不让我报复吧。”排骨冷声道。

        “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别客气。”陈风道。

        “我明白。”排骨点点头,道:“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买电脑。”

        此时陈风注意到排骨的手机上弹出了什么网购的页面,除了一些常见的外,还有一些全都是英文的页面,不过陈风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一直到出租车停到陈氏医馆外,排骨的网购依旧没有结束。

        “哎呀,排骨,好久不见,你可真是贵人事忙,都懒得来我们这穷乡僻壤地看看我们。”柳叶已经巡山回来,正在小湖边看鱼,见到排骨马上就开起了玩笑。

        “我……”排骨尴尬的一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其实跟柳叶平常处的不错,但是依旧有点怕柳叶,现在被她调侃也并不生气,只是有点拘谨。

        “你们俩难得凑在一起,待会儿得好好喝点,我去叫熊姐给你们准备几个好菜。”柳叶笑着看向排骨道:“刚刚我在山上打乐野味,待会儿给你们加菜。”

        “谢谢柳叶。”排骨道。

        “收拾出来间客房,排骨要在咱们这里住上一段时间。”陈风吩咐道。

        “怎么了?”柳叶敏感的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忙问道。

        “唉,今天要不是今天疯子及时赶到,我就挂了。”排骨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即就把自己这几天的遭遇说了出来。

        “活该,谁叫你动花花肠子的,你看小风风怎么没事?”柳叶对于排骨的遭遇非但没有同情,反倒对于他想约女人吃麻辣烫的事表示了强烈的鄙视。

        “就算疯子真的想动花花肠子也不会像我这么倒霉的。”排骨心里嘀咕着,但是嘴上却不敢把这种话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