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三八十章 死战到底

第三八十章 死战到底

        “嗯,他来的并不晚,可是却一直都只是在旁边看热闹,如果他真的怕我跟叶夫根尼起冲突的话,应该早点出来制止狼人的攻击。”陈风将佐料撒在肉上,随手抓捏,力道用的很巧妙,既能诊断胸肉上的粗大纤维,还不会让其变得肉酱,影响口感。

        柳叶坐在一旁,看着陈风忙碌,时不时也帮帮忙,心里却也在不断转着念头,道:“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十有**是的。”陈风点头道:“虽然咱们不知道守夜人的名头,可吸血鬼和狼人却未必不知道,这就意味着维克多要是肯出面的话,震慑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说是忌惮我怕我误会他们跟狼人是一伙的似乎说得通,可是他要咱们放弃报複叶夫根尼同样会跟咱们闹得很不愉快,也就意味着他其实并不在乎咱们对他们的态度,对吧?”陈风随口问道。

        “嗯。”柳叶点点头道:“我觉得他那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咱们跟狼人厮杀,并且跟幕后的吸血鬼将仇恨结死。”

        “这样的话,刚才他露面要咱们不去报複叶夫根尼的目的就很明了了,他不是为了保那些吸血鬼,而是激咱们去全力灭杀叶夫根尼。”陈风讥讽的一笑道:“这招激将法可是玩的不怎么高明,被我看穿了。”

        “原来守夜人想要借刀杀人。”柳叶恍然,旋即不屑地道:“只是这样就想算计咱们,未必太小瞧咱们了。”

        “你可不要小瞧维克多,他这一手虽然玩的粗糙,但是却并不简单。”陈风摇了摇头道:“以我的估计,他要针对的可不仅仅是咱俩以及盘踞在斯卡奇纳亚市的吸血鬼和狼人,而是还有更大的图谋。”

        “什么?”柳叶一怔。

        “国际影响,剑锋所向,直指‘华夏’。”陈风简单的道。

        “这又关‘华夏’什么事?”柳叶还是不太明白。她虽然聪慧,可毕竟从小待在山中,又沉睡了多年,对于外面的天下大势了解并不多,所以目光上难免就有些狭隘。

        陈风道:“我现在虽没有为‘华夏’效力,可是在外国的超凡者看来,我的所作所为依旧跟‘华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繫,甚至说不定会以为我受‘华夏’暗中指挥。”

        “如果我去杀了那些吸血鬼,就算符合守夜人的算计,他们照样会把私闯他国领土,粗暴干涉当地超凡事务的大帽子扣在我的头上,随后指向‘华夏’,朝‘华夏施压,进而谋取更多的好处。’”陈风擦了擦手,将腌制的差不多的肉架在了火上烤。

        “这也太阴险,太无耻了吧。”柳叶目瞪口呆地道。

        “这算什么呀,只能说是基本操作,你以后少追点无脑剧,看看新闻,自然就知道这些事情了。”陈风道。

        “既然这样,咱们就别去灭那些吸血鬼了吧。”柳叶道。

        “为什么不去?”陈风摇头道:“他们有他们的算计,咱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必要理会那些,总不能有喇蛄叫就不种庄稼了吧?”

        “可是就这么跳进他们挖的坑里好吗?”柳叶皱眉担忧道。

        “守夜人这一手本就是阳谋,不怕我不去对付吸血鬼,因为他们料定了我肯定不会就此罢手。”陈风笑道:“不过他们肯定也不知道就算我搞出了一些乱子,‘华夏’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因为这同样是梅映雪等人希望看到的。”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柳叶怕了拍手,大笑起来。

        淩晨时分,位于斯卡奇纳亚市的城堡内依旧是灯光通明,不少荷枪实弹的人在城堡内巡逻,防守相当严密。

        叶夫根尼子爵坐在高高的椅子上,看着面前吵作一团的附庸们,沉着脸敲了敲扶手。

        屋内争执的脸红脖子粗的人们顿时就停了下来,肃静的彷彿掉根针都可以听到声音。

        “守夜人的消息已经得到了证实,白天来的那一男一女的确是陈风和柳叶,本子爵虽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想必跟我们在秘境中的所得有关。”叶夫根尼子爵看了众人一眼,道:“为了重现血族的荣光,本子爵是绝对不会放弃此次得到的圣物的,任何敢于觊觎圣物者,不管实力多么强大背景多么雄厚,都是我们血族的敌人,必须要跟他死战到底。”

        “死战到底。”屋内有人呐喊起来,只是声音却并不大,呼应者也不多。

        叶夫根尼的脸色一沉,道:“怕什么?本子爵已经联繫了其他的几个家族,他们答应了将会派长老过来支援我,其中甚至有伯爵参与进来,有着他们的帮助,我们一定可以重现先祖的荣光,让我血族重新统治黑夜。”

        “重现荣光,死战到底。”此时屋内的人们总算是来了精神,齐声呐喊起来。

        “嗷……”一声凄厉的狼嚎之声突然响起,却又戛然而止。跟着急促的枪声就疯狂响了起来。

        “敌袭。”

        “快来!敌人太强,我们快要顶不住了,啊……”

        …………

        惊慌的嘶吼声此彼起伏,夹杂着砰砰砰砰砰砰砰的枪声,彻底的打破了城堡内的宁静。

        “都还在愣着干什么?!冲出去,将敌人杀掉。”叶夫根尼猛然站了起来,厉声下令道。

        “是。”屋内众人齐声答应,匆忙沖了出去。

        叶夫根尼却并没有跟着出来,而是走进了位于城堡深处的一个密室之内。

        这密室的面积着实不小,至少有五百多平方米左右,周围的墙壁都是用花岗岩建造而成,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异常厚重坚固的感觉。

        密室虽大,却相当空旷,除了位于四周墙壁强的一排排烛台之外,就只有矗立在屋子中央处的一个木製十字架,此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摆设。

        由于密室内没有电灯,只靠着那些烛台上点燃的蜡烛照明,所以显得有些昏暗,尤其是当烛火偶尔摇曳之时,光线明暗不定,更加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不甚明亮的烛火映照着那个高有五六米的十字架以及倒吊其上的女人时,越发让此处的气氛变得森然可怖。

        这女子身形高挑,肤色白皙,面容姣好,再加上一头金黄色的头髮本该是俏丽非凡,无论在哪里都应该是男人们追逐的对象。

        但是现在却**着身体,如同待宰的羔羊般倒挂在十字架上,她的手脚并非是被捆在其上,而是用尖利的钉子死死钉在了上头。

        不过很显然是因为施展了秘法的缘故,虽然伤口很新,但是却没有一滴鲜血从中流淌出来。

        因为倒吊的太久,这女孩脸涨得通红,在烛火照耀下显得十分可怕。

        “求求你,放过我吧,咳咳……”那女孩见到了叶夫根尼的到来,目光中流露出哀求之色,声音颤抖的求饶,可是却因为口水呛到了喉咙而发出一连串的咳嗽。

        “放过你?不可能的。”叶夫根尼走到那十字架前,俯视着女孩满是恐惧和绝望的面孔,彷彿是一个鑒赏家看着自己最心爱的收藏品,又像是一个屠夫看着肥美的羔羊。

        “如果不是本子爵需要向地狱之主奉献最美好的祭品的话,本子爵肯定会留下你的,然后给你初拥,让你成为我的禁脔。”叶夫根尼伸出细长,白皙却又冰凉的手指轻轻拂过女孩的面庞,满是惋惜的神色。

        他的手指太凉,刺激的女孩的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却也让女孩更加的恐惧,连声道:“求你了,不要杀我。”

        “何必这么恐惧呢,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能够成为地狱之主的祭品是无上的荣光,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机会。”叶夫根尼看着女孩,面露遗憾地道:“正是因为我很欣赏你,所以才要把你奉献出去。毕竟面对强大的地狱之主,自然要献祭最好的祭品。”

        “我不……”女孩想要说话,可是却被叶夫根尼用手指按在了嘴上。

        “不要说话,这……啊!”他的话还没说完就闷哼一声,原来那个女孩竟是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然后拚命的撕咬,好像是明知要死也想要撕扯下敌人血肉的小兽似的。

        骤然遭袭,让叶夫根尼吃了一惊,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之前看起来满脸恐慌,只是在求饶的女孩竟然在绝望时变得如此疯狂。

        不过那女孩虽然使尽了全力,但也并不足以伤到身为血族子爵的叶夫根尼,因为他的实力堪比B级超凡者,倘若随随便便就能够被个普通人咬伤,那实力也太水了些。

        “为什么要这样呢,安安静静的做个祭品不好吗?”叶夫根尼任由那女孩死死咬着自己的手指,完全没有将其拽出来的意思,口中温声说着,彷彿是情人之间的呢喃,可是另外的一只手却在女孩的脖颈上掠过。

        “嗤。”锋利的指甲划破了女孩脖颈上的血管,殷红的鲜血从中流淌而出,掉落到了十字架下的地面上,随着刻画好的凹槽朝着周围流去。

        这些凹槽分布在这密室内各处,除了各种各样交织在一起的线条之外,还有许多诡异的不似人类文字的符文。

        随着鲜血不断流入,凹槽逐渐变红,那些符文上也逐渐亮起了血色的光华。

        “不要着急,献祭需要时间,等到你流干最后一滴血,你的魂灵将随着你的鲜血一起得到升华,到时候你必将感谢我,而我也将得到我想要的。”叶夫根尼看着目光中充满了愤怒,憎恨以及绝望的女孩,满脸微笑的说着,随即手指一缩,已经将其从女孩嘴里取了出来。

        女孩明明很是愤怒,但是却无法说话,甚至随着鲜血不断流淌而出,就连眼神都变得迷离了起来,没了愤怒,反倒是有了些许愉悦之色。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寂,只有鲜血滴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叶夫根尼注视着面前的景象,嘴角泛起了一丝优雅且满是冷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