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343章 就这么凉了

第343章 就这么凉了

        “这些碎片你打算怎么用?”柳叶见陈风反复拼凑那些碎片,好奇地问道。

        “本来我还想着能否将它拼凑完整,再修复一下,好歹也是前辈强者留下来的飞剑,品质和威力都不差,就算是碎过一次,修好了也肯定比一般的上品法器强。”

        陈风说到这轻叹一声,道:“只是现在看来我还是想得太美了,当时这飞剑和那镜子碰撞后碎的太厉害了,尽管我收回来了一些,可是余下的却都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想凑齐是不太可能了。”

        “那怎么办?”柳叶瞥了那些大大小小的碎片再次问道。

        “上面的残存的阵法和禁制我都看过了也记下了,将来可以慢慢研究,至于这些碎片,我想看看能否从中抽取出有用的材料,融入到青梅剑内。”陈风想了想道。

        “倒是个废物利用的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柳叶道。

        “试试吧。”陈风说着已经催动地脉赤炎将其中最小的一枚碎片团团裹住,火焰翻腾,猛烧那碎片。

        转眼间十余分钟过去,换成一般的钢铁早就已经融化了,可是那枚飞剑碎片不要说融化,甚至都没有变化。

        陈风心中一惊,又很是不信邪的催动地脉赤炎再次烧了二十来分钟,依旧跟之前一样。如此一来,陈风也就不再多费劲了。

        因为他心里清楚那把飞剑虽然碎了,可是材质却不会因此变差,对于火焰的承受力要远远超过了寻常的飞剑,以地脉赤炎的温度是不太可能将其融化的。

        “看来只有暂时放弃了,等我将来能够得到品质更好的火焰时,再试着融化这些碎片吧。”陈风无奈的朝柳叶笑了笑,随即将所有的飞剑碎片收入了储物袋子内。

        柳叶虽然同样有些失望,但也没说什么,因为这种事情并不稀奇。

        不管炼丹也好炼器也好,有成功就有失败,一切都正常得很,况且陈风这也算不上失败,相反不能将那些碎片融化,至少说明其材质很好,那么价值自然更高,将来若是有机会将其重新融化的话,自然就成了挺好的材料。这么一想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陈风本来想用这些飞剑碎片修复和强化一下青梅剑的打算不得不因此而无奈放弃,当即就将周围的阵法和禁制撤去,叫上柳叶从房间里出来。

        到了外头陈风禁不住有了种天翻地覆的感觉,原来他们所住的冰雪别墅周围的景象已经跟之前大不相同,布满了坑坑洼洼以及各种冰雪尖刺,甚至还出现了一条长有大概千余米的冰雪高墙,弯弯曲曲的盘绕在四周,跟条大龙伏在地上似的。

        此时只有王思燕和药罐子还站在外面,可是娜塔利娅,熊小小以及乌拉却是不知去向。

        “怎么回事?其他的人呢?”陈风随口问道。

        “老板,刚才有帮没有能够进到秘境中的家伙看到了您炼器时造成的景象,以为这里藏着什么宝贝,于是就想过来抢夺,然后就被我们给灭了一波。”药罐子走过来笑着道:“还有几个见势不好就撒丫子了,娜塔利娅和熊小小去追他们了。”

        “知道是什么来路吗?”柳叶瞥了一眼四周,虽然抽检了一些零星的血迹却没见到尸体,估计是药罐子给掩埋了,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这个还真不太清楚,一共有三波人,可是两波人都是外国人,说的还真都鸟语,我也听不太懂,也没上心去问。”药罐子摇了摇头道。

        “我倒是听到了两句,都是北欧那边来的,背后没有靠着什么势力,都是闲散的超凡者,不过实力却真不怎么样。”王思燕撇了撇嘴,很是有些不屑地道。

        “就你那点小实力还好意思看不上别人。”柳叶点指了她一下,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王思燕顿时脸一红,低下头去再没有了刚才的张狂。

        “等他俩回来咱们就走。”陈风也没阻拦柳叶打击王思燕,因为话不好听,但是对王思燕却没坏处。

        王思燕自以为刚刚遇到的超凡者实力不强,那是因为她这次跟着陈风等人出来见到的敌人实力都普遍强大的缘故。

        事实上现在的超凡者们多数还都是以c级和d级为主,看起来不强,但是任何一个能够成长成为c级的超凡者都不是弱者。若是王思燕遇到了这样的对手却心存轻慢的话,搞不好就会栽个大跟斗。

        超凡者之间拼杀,输赢往往就意味着生死,因此栽跟斗的代价很有可能就

        是付出生命为代价。

        柳叶虽然没有收王思燕为徒,但是毕竟是教了她一些东西,自然不想看着她白白丢了小命,所以给她两句难听的让她印象深刻一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老师,你看,这是我得到的战利品。”王思燕已经不是小孩子,自然分的出来好赖,所以哪怕是挨了喷也没记恨柳叶,反倒是拿了个小饰品出来让柳叶品鉴。

        她拿出来的是一个造型粗犷的手镯,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铸造成的,通体灰黑,上面匍匐着一头狰狞的巨龙,眼睛上镶嵌着两枚红色的法宝,泛着慑人的光芒。

        “这玩意有什么用?”柳叶接在手里打量了两眼,却没看出什么门道来,随口问了一句。

        “我也没研究明白呢,不过之前的那个家伙能够用它喷吐出一连串的火球,要不是我跟您学了控火术,肯定会被烧死的。”王思燕心有余悸地道。显然她得到此物的过程并不是那么轻松,并且对这个手镯的印象很是深刻,怪不得要将其拿过来当战利品了。

        “小风风,看看这玩意有没有什么问题?”柳叶将手镯朝陈风亮了亮道。

        “我对这种国外来的道具没什么研究,到底有没有隐藏的问题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上头附着有一些残魂,你用的时候还是要当心一些,免得不小心着了道。”陈风看了一眼那手镯,好心的提醒道。

        陈风这么说倒也不是过分谦虚,而是实话实说。虽然说有句话叫做殊途同归,但是由于东方的炼器术和西方的炼金术完全是走的不一样路子,两者的根基也是迥然不同,所以哪怕是陈风在炼器上的造诣很高,但是对于这些外国的炼金术产品却着实不太看得懂。

        这个道理就跟有些古玩的行家,也许在玉器青铜器上造诣极深,可要是让他去鉴定国外的油画和雕塑什么的说不定就得抓瞎。

        例子也许不太准确,可是意思却没错。正所谓隔行如隔山,炼器和炼金之间相隔的又岂止是一重山,陈风看不明白也正常得很,不过有些东西他却能够看得分明,比如这手镯上阴气缭绕并有残魂存在其中,他就绝对不会看错。

        “那怎么办好?”王思燕对陈风的实力相当信服,对他的话当然也很是信任,看向那手镯时就有些神色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留着。

        旁人兴许不会相信鬼魂之类的东西,听了陈风这话多半也只是会当成是无稽之谈,可王思燕却曾经吃过这方面的苦头,自然清楚世上不但有鬼魂存在并且还相当难缠,她现在体内就有一道属于同胞妹妹的怨灵存在,着实是不想再招惹更多的残魂了。

        可是因此就将这件道具舍弃,王思燕又颇为有些不舍,只得是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陈风。

        “你是想要我出手帮你解决,还是自己亲自解决?”陈风看了王思燕一眼后问道。

        “我……”王思燕本想说让陈风代劳,可是话到嘴边又觉得对于自己来说,这未尝不是个学习更多本事的机会,迟疑了片刻才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自己解决,可我现在实力还不够强,着实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些残魂。”

        “简单呀,将它们一把火烧的魂飞魄散就行了。”柳叶冷笑道。

        “请老师指点。”王思燕顺势求教道。

        “看在你还算聪明的份上,我就再勉为其难的教你点东西吧。”柳叶点了点王思燕,当即将她叫到一边,低声传授如何以控火之法对付鬼魂之类的东西。

        虽然柳叶说的简单,一把火烧掉就可以,但是其中的门道却也着实不少,除了控火之外还有着相应的法术。

        倘若王思燕不是正好得了这么一件道具,并且上头还有残魂存在,并且她很是精明的决定自己将它们解决的话,柳叶肯定是不会主动教她这些东西的。

        两人在一旁低声交谈之时,有两道身影从远处飞驰而来,正是娜塔利娅以及熊小小。

        看得出来两人这次出去追杀敌人经历了一场激战,因为熊小小的衣服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破口,以至于露出了结实的肌肉。幸运的是并没受什么伤。

        “敌人是什么来路?”陈风看向娜塔利娅随口问道。

        “有两人是北欧那边的巡林客,本来是想要去秘境中夺宝的,但是因为来得晚了些没能赶上,没想到却看到了你炼器时引发的异象,就想要顺路过来抢点好处回去,结果……就这么凉了。”娜塔利娅摊了摊手,声音中带着几分讥讽意味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