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彼此彼此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彼此彼此

        “九爷,你怎么说?”陈风笑看向袁鸣,一副我只是个打手,这种事情还是由你做主的姿态。

        “不愧是自家兄弟,就是够意思。”袁鸣心里狂赞陈风不但给自己撑场面并且还不忘帮自己壮声威之时,转头看向丹尼尔,冷然一笑道:“凭你一句话就想吞了我袁家的东西,你就不怕把自己给撑死。”

        “这么说,就是没得商量喽?”丹尼尔声音陡然一冷,道:“那你就去死吧。”

        话音未落,丹尼尔猛然一拳轰出,狂暴的拳风轰破空气发出雷鸣般的炸响,向着袁鸣强势碾压过去。

        与此同时,丹尼尔戴在手上的一枚戒指上却是银光一闪,一道细长却锐利的银光朝着陈风激射过去,破空之声竟跟汽笛呼啸一般。

        陈风似是早就料到丹尼尔会向袁鸣下杀手似的,身形一闪就横跨二三十米远挡在了袁鸣身前,同时青梅剑上光芒一闪,已经是激射而出。

        “嘭。”锐利剑光刺在拳风之上,就仿佛是一根针扎在了气球上,那来势凶猛非凡的拳风当场就爆裂开来。

        虽然狂暴的冲击波横扫四周,将地面上的泥土震荡的四处飞舞,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落在袁鸣的身上。

        “咻。”剑光却并没停顿,径自朝丹尼尔疾刺过去。

        丹尼尔没想到陈风的动作如此迅疾,以至于自己对袁鸣的攻击被他挡住了不说,并且他还顺势躲开了自己的全力一击。

        心中暗骂陈风狡诈之时,丹尼尔同样是朝着旁边闪避,同时戴着戒指的手朝着陈风又是一挥。

        光芒闪烁之时,又是一道银光飚射而出,径直朝着陈风飞去。与此同时,先前被陈风躲避开来的银光也未曾消散,而是顺着丹尼尔的手指疾速横移,掠过空中时留下了一抹耀眼的银色光辉。

        “嘭……”剑光与那银光碰撞之下铮然作响,同时又爆发出震耳欲聋的炸响。

        本来疾刺向陈风的银光直接被撞的偏转向其他方向,却完全没有崩碎。这让陈风禁不住暗自一惊。

        他这新炼制的青梅剑虽然没有拥有器灵而成为灵器,但也有着上品法器的品质。即便是做不到无坚不摧,可是在剑气的加成之下寻常的法器也绝对抵挡不住其正面冲击。

        可是丹尼尔的戒指上迸射出的银光竟然可以跟青梅剑上的剑光正面碰撞而没有崩溃,这就足以说明其品质也必然不凡。

        “奇怪了!莫非北极熊这边也有造诣高超的练器大师不成?”陈风心中纳闷,可是动作却一点都没减慢,手指轻弹出几道法诀。

        刚刚撞飞了那银光的青梅剑却是陡然在空中一个偏转,光芒再次暴涨,剑势都是随着发生了变化,由刺化挑,嘭然炸响中又已经将那横扫过来的银光挑开。

        “嗡,咻!”旋即青梅剑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数道符文耀起,在空中又是一个急转后锐利剑光激荡,如同长虹贯日般向丹尼尔射去。

        这一切说来虽慢,却都发生在刹那之间。

        对于陈风而来,也许是在瞬息之间化解了攻向自己的凌厉杀招,可是对于旁观者而言,却完全体会不到其中的惊险。

        在场众人所看到的仅仅是那寒光缭绕的青梅剑在空中急速飞动,由刺变挑再激射而出的景象,那森然寒光宛如灵动的游鱼一般在空中急促穿梭的景象,着实让他们看得是目瞪口呆。

        “我去,我了个大去,疯子这家伙果然是在憋大招,竟然是飞剑,哇哈哈,牛逼爆了!”袁鸣看到在空中偏转飞舞的青梅剑时,当真是惊喜交加,眼睛里仿佛都要放出光芒来。

        只要是看过仙侠小说,玩过类似的游戏,谁又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自己同样驾驭飞剑,出入青冥?

        不过以前在天地灵气稀薄的时候,这些都仅仅只能是望梅止渴般的幻想,但是现在天地灵气复苏,御剑飞行就有了梦想成真的可能。

        但是有可能跟真的实现依旧是两码事。当活生生的现实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袁鸣当然没有如叶公好龙般惊惧惶恐,反倒是无比惊喜无比向往。

        甚至他都在想自己将来有没有机会也弄这样一把飞剑,然后驾驭着驰骋天空,那必然是相当逍遥快活的感觉。

        “太牛了!看来想要强大,想要酷炫,还得是靠正儿八经的修炼才行,只靠异能的话前路会越来越狭窄的。”小辫同样被那空中疾闪而过的剑光晃得有些目眩神迷,同时心里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为单纯的觉醒者和修炼者的巨大差距,并且萌生了新的想法。

        “这莫非就是东方修炼者所说的飞剑,的确是相当厉害!不过我的丝雨戒指同样不差。”丹尼尔看着陈风刹那之间就将自己的攻势化解,暗暗震惊之时心里也对陈风又多了几分警惕。

        不过丹尼尔却绝对不会因此就畏惧退缩,相反闷吼一声,跨步前冲,瞬间就将自己跟陈风的距离拉近了二十余米,手指上的丝雨戒指上不断闪烁,一道道银光不断迸发而出。

        陈风刚才将银光打开之时,就已经察觉到这些银光并不是没有实质的光芒,而是细长却又无比坚韧的银线。

        尽管它们看起来纤细的仿若是蛛丝一般,但是却刚柔并济,坚韧非凡,并且锐利无比,尤其是疾刺而来时,竟然陈风隐隐感觉到其中仿佛是蕴含着某种隐晦却锐利的剑意。

        只是现在的陈风却顾不上去细细揣摩自己的感知是对是错,因为在丹尼尔的疯狂进攻之下,将近十余道银丝同时袭来。

        这些银丝虽然不能脱离戒指,但是却可以延伸出长达百米,并且忽硬忽软,变幻莫测,攻击角度更是让人意想不到。

        “带人躲开!”陈风传声给袁鸣道。

        “嘭……”下一刻,青梅剑光一闪,就将一条趁着陈风不备,欲要绕过他去攻击的袁鸣的银线轰开。

        虽说这银线未曾如愿杀了袁鸣,可是在青梅剑光的冲击下倒飞而出时,银色的细线翻卷正好掠过了旁边的一座原木搭建成的房子。

        “轰……”剑光和银线碰撞时的冲击波扫过,那看起来并没什么问题的房子的上半截直接就被掀飞了出去,断口处整整齐齐,如刀切过似的,完全看不出一点毛刺。

        非但如此,就连屋内的各种物品,不管是木质的还是金属的,只要高度跟断口平齐的,统统被切断。但是不少本来竖着的东西却完全没有倒地。

        由此可见,那银线是何等的锋利,以至于不用多大力量就可以将物品切断。

        “我擦,快走,快走。”袁鸣见状不由得大惊失色,连忙叫上余下的人尽快离开营地。

        他自己倒是很想留下来看看热闹,但是又很是清楚自己待在这里只会给陈风帮倒忙,于是就毫不犹豫的撤离。

        只是丹尼尔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袁鸣离开,毕竟他此行的目的除了夺取此地的矿脉,还有一个就是要杀了袁鸣斩草除根。

        “嘶嘶嘶……”尖细的啸叫声中,三道银线飞舞,如毒蛇出洞朝着袁鸣就缠了过来。

        以这些银丝的锐利,只要被其缠绕在身上,不管是哪里,都会被直接割断,绝对是危险至极。

        “少爷闪开。”小辫大惊,伸手虚抓,伴随着一声闷响一根粗大的地刺就猛然从地下冒出,正好挡在那三根银线前方。

        “嗤嗤嗤……”轻响声中,银光一闪而过,粗有两人都未必能够合抱的地刺就猛然间碎裂开来,而那三根银线却离袁鸣越来越近。

        “嘭……”当银线距离袁鸣不过尺许之时,却有一声炸响从旁边传来,下一刻三根即将碰触到袁鸣的银线却猛然横飞出去,破空之声锐利刺耳,仿佛是不甘就此失败的喊叫。

        这些银丝延伸的很长,少说有八九十米,被陈风的青梅剑光拦腰击中,虽然没有被直接斩断,可是在其强劲冲击力作用下却不由自主的横掠而出。

        八九十米长的银线甩出,其掠过的范围之大凡是学过点数学的人都能够算出来,而在这个范围之内可不仅仅只有陈风以及丹尼尔而已,同样有着方才见到他大发神威,以为己方赢定了而走过来的钢铁兄弟会的人。

        此时银线飞速掠过,如同一道光弧般在空中扫过,径直朝这些人就斩了过来。

        丹尼尔见状大惊失色,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杀,当即就想要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银丝收回。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因为陈风完全就没给他这样的机会。

        在震开那三分银丝之时,陈风的双手飞速掐诀,青梅剑嗡然作响,在空中急速闪过,如同雷霆天降般带着震耳欲聋的啸鸣声以及刺目的电光就朝着丹尼尔斩落下来。

        这一剑攻势猛烈,剑意狂暴,让丹尼尔完全没有闪避的可能,唯有全力应对。

        只是这么一来,他又如何能够再有多余的精力去救自己手下。

        更让丹尼尔恼怒非凡的是正在飞速掐诀的陈风竟然在百忙之中,运指如剑,刺出了九道剑气,全都打在了那三根银丝之上。

        强大的冲击力震荡之下,丹尼尔哪怕是有丝雨戒指在手,竟然也无法在刹那之间将这三根银丝收回。

        这就意味着陈风不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被他的银丝干掉,并且还要趁机削弱他自保的实力。

        “卑鄙无耻!”丹尼尔咬牙切齿地怒骂道。

        “彼此彼此。”陈风不以为然地道。

        “啊…啊…啊…啊……”银光掠过,血光迸溅,惨叫声猛然响起跟着就戛然而止,数十具被腰斩的尸体扑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临死他们都没想到自己怎会死去,手里拿着的步枪也已经被银丝切成了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