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太贵重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太贵重了

        发动机的轰鸣声传入陈风耳朵中时,一道红色的车影已经飞驰进陈氏医馆,随后一个急刹就停在了正在院内的椅子上靠着晒太阳的陈风旁边。

        没等车轮带起来的尘土飞到陈风近前,就被他随手一挥卷起来的狂风给吹的无影无踪。

        “切,真没意思。”车门开启,柳叶从驾驶位置上跳了下来,噘着嘴满是恶作剧没成功的不爽。

        陈风哈哈一笑,只当没听到。

        当王思燕的跑车开进来时,他就注意到了开车的是柳叶,不过他却不想说什么。

        虽然柳叶完全没有驾驶证,以前也没开过车,但是就凭她的实力以及超乎常人的反应,将一辆汽车操控的如臂使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就算是当真出点什么问题,陈风也不担心柳叶以及同车而来的王思燕会有什么危险,了不起就是毁掉一辆车而已。

        “昨天玩的高兴吗?”陈风随口问道。

        “一般吧,本来想去吃喝玩乐的,没想到却遇到了个令人讨厌的家伙,然后在我面前各种炫耀装那啥,于是我就很配合的打了他的脸,没想到就又冒出来个什么西门家的女子想要帮着找场子,又被我给拍了下去,结果说好的聚会就不欢而散了。”柳叶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样子,不过嘴角泛起的笑意以及眸子里掩饰不住的得意却说明了她心里的高兴。

        “究竟是怎么回事?既然是去聚会,怎么又跟西门家的人对上了?”陈风一愣,看向了王思燕。

        “这事说起来也怪我,我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聚会,没想到方恒却是趁机想要找麻烦,还找了个帮手过来。”王思燕在陈风面前可不敢隐瞒,当即把聚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当日聚会上方恒在柳叶手里吃了点亏后,就有个西门家的女子站出来给他找场子,当时就跟柳叶斗了一场。

        这个名叫西门嫣然的女孩年纪约莫只有二十四五岁左右,却有着C级的实力,在西门家的年轻一代中也算得上佼佼者。

        跟柳叶对上之后,却是旗鼓相当,两人你来我往足足战斗了多半个小时,最终还是柳叶略胜半筹。这让西门嫣然恼怒不已却拿柳叶没有什么办法。

        两人战斗时虽然都留了些分寸,并没有下死手,只是战斗时爆发出的冲击力依旧是将周围的东西们打了个稀巴烂。

        如此一来,聚会自然是不可能再继续下去,柳叶和王思燕扬长而去,却把西门嫣然和方恒气的脸色铁青。

        “不过是西门家族而已,倒也算不上什么麻烦,若是他们当真来报复,咱们一一应对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柳叶,你最近的修炼着实是有些懈怠了些。”陈风看向柳叶道。

        “我知道了,真是啰嗦,你个当小弟的竟然说我,没大没小。”柳叶有些不爽地横了陈风一眼,转身就走。

        “干嘛去?”陈风问道。

        “修炼去,下次再遇到了那个什么西门嫣然,我一指头就戳死她。”柳叶头也不回地说道。

        陈风闻言笑了起来。

        “你也去继续练习控火吧,等柳叶闲暇时让她再教你一些争斗之法,下次方恒再为难你,直接一把火糊在他脸上,自然就耳根清净了。”陈风笑道。

        “我知道了,下一回我一定照做。”王思燕跃跃欲试地道。

        “喂,我开玩笑的。”陈风见她兴奋的样子连忙说道。

        “我可是当真了。”王思燕道。

        柳叶这次倒是没有偷懒,说是要修炼,当真就专心致志的开始修炼,就算是陈风临近中午时过来问他要不要跟自己去参加聚会时,她都摇头拒绝了。

        “好吧,那我走了。”陈风一笑,也没有多劝,转身离开。

        “哼,我拒绝了一下就真走了,一点诚意都没有,不开心。”柳叶扁了扁嘴,嘟囔了两句,随即就继续修炼。

        枫园别墅建造在一座小山附近,依着山势修建,周围种满了枫树,到了秋天时枫叶变红,自然是景色宜人。

        不过现在正是隆冬时节,枫叶都掉了个干净,只有光秃秃的树杈,自然就没了什么美感可言,倒是为数不多的几棵松树依旧苍翠碧绿,分外可爱。

        陈风来时,袁鸣已经在门口等着,见他下车连忙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个熊抱。

        “我去,不愧是到北极熊那边混过的人,竟然玩起了拥抱,还真让我有点不太习惯。”陈风笑着调侃道。

        “不好意思,报错了,我还以为是个妞儿呢。”袁鸣一把将陈风推开,满脸的嫌弃。

        “你怎么不去死。”陈风抬脚要踹,袁鸣已经哈哈大笑着跑开。

        笑闹一阵后,陈风边跟着袁鸣走进别墅内,边问道:“这次回来就不会走了吧?”

        “够呛。我爸的意思是既然张家被灭了,就趁机回来处理一下家里的产业,除了留下一些根之外,其他的就全都拔走,迁移到北极熊那边去。”袁鸣说到这叹息一声,一脸的不舍。

        “怎么突然就做了这么大的决定,莫非北极熊那边的局面更好?”陈风随口问道。

        “好个屁吧,人离乡贱,况且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想要拳打脚踢出一块地盘来就更加难了,即便是我们在那边有个坚定的盟友,可依旧不太容易……”

        说到这,袁鸣顿了顿,看了陈风一眼,最终把到了嘴巴的话又咽了回去,话题一转道:“之所以要离开,也是这次张家的完蛋让我爸有了这个想法,对了,我听说张家家主张广义死的蹊跷,是不是你干的?”

        “对外我是不会承认的,不过在你面前嘛……好吧,的确是我杀的。”陈风点了点头。

        “哎呦我去,你是真的牛逼,我现在是不是该刷一波666。”袁鸣朝陈风亮起了拇指,真心实意地佩服。

        “滚,你以为这是直播呢,还666,要不要礼物再走一走,顺便点个关注啥的。”陈风调侃道。

        “关注就算了,回头等我去北极熊那边站稳脚跟了,你去找我玩,我送你一波礼物,决定让你嗨皮到天上去。”袁鸣眨了眨眼睛,一脸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表情。

        “得了吧,我一心向道,志不在此。”陈风一脸正经地拒绝。

        “且,我信了你个鬼。”袁鸣亮了亮中指狠狠鄙视了陈风一番,这才继续道:“虽说张广义是挂在了你手里,可张家的完蛋却是‘华夏’直接出手,这就让我爸警醒了,连张家这种根深蒂固的家族都倒就倒,我家这个又算啥呀。”

        “嗯,我明白了。”陈风对袁家的底细也是知道一些的,当然清楚袁兆坤在忌惮什么,毕竟国内的确是没有什么他们扎根的土壤。

        旁的不说就凭他们前脚回来,随着冷军的警告就来了,这就足以说明他家早就被盯上了。

        这么一想的话,袁兆坤的决定无疑是最好的,由此可见他能够拥有今时今日的地位真不是白来的,光是这份对危险的嗅觉都超乎常人。

        “陈风来了,欢迎欢迎,我刚刚沏好茶,陪我品品怎么样?”袁兆坤满脸笑容地迎过来邀请道。

        “好啊。”陈风看出来他似是有话要跟自己说,当即就笑着点头应了下来。

        就在此时,袁鸣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道:“排骨来了,我去接他。”

        说完朝陈风使了个眼色,这才转身离开。

        陈风微微一笑,跟袁兆坤进了他的书房。恰如他所言,茶已经沏好,就等着陈风了。

        “有袁鸣这层关系在,咱们不算是外人,袁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陈风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这才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痛快脾气,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就不绕圈子了,我的确是有事要跟你说。”袁兆坤说着起身,打开了书房内的一个大保险柜,从里头拎出来一个铝合金箱子放在了陈风面前,道:“你打开看看。”

        陈风一怔,不过还是将这铝合金箱子打开,当他看到了里面的东西时目光却是一凝。

        巷子内装着的都是如同核桃大小的铜块,看得出来并没有经过专门的冶炼,但是却纯度相当高。

        “看你刚才的表情,显然是认得这些东西了。”袁兆坤看着陈风道。

        “嗯,这是地脉铜精,乃是经历了地脉的烈火反复焚烧淬炼后才能天然形成的铜之精华,堪称是极好的炼器材料,延展性以及承载真元的属性极佳,炼制许多法器时都用得上。”陈风点头将此物的属性说了一遍。

        “既然你认得,那这些地脉铜精就都送你了。”袁兆坤道。

        “这可不能要,太贵重了。”陈风连连摇头。

        “这有什么不能要的,再贵重又能值多少钱,就凭你和袁鸣的关系,我这当叔叔的送你点小礼物还不是应当的,有句话说的好,长者赠不敢辞,给你你就拿着吧。”袁兆坤将箱子又朝陈风面前推了推。

        这地脉铜精的确是相当不错,恰好陈风最近打算炼器,的确也用得上,倘若是花钱买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买下。

        但是袁兆坤要送给他,陈风反倒就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