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五章 谁杀的

第二百零五章 谁杀的

        “师叔恕罪,我不是不相信师叔的医术。”周百岁一窘,老脸微烫,连忙道歉解释。

        “我知道,只是提醒你,身为医生有着一颗济世活人的心没有错,但也没必要时时刻刻想着以命换命。你都活了一把年纪,想法怎么还是如此极端呢。”陈风不客气的数落道。

        以陈风的年纪来说,如此训斥年逾百岁的周百岁,着实是有点不太妥当,可是因为辈分的缘故,陈风说的自然,周百岁躬身聆听的也是相当自然,完全没有觉得被陈风训斥有损颜面。

        事实上,撇除了陈风的年纪之外,这番话说的并没错,尤其是对于周百岁来说,更是振聋发聩。

        “师叔,百岁明白了。”周百岁恭敬地道。

        “那就好,去给你那些药来。”陈风随口说了一些药材的名字,随后一扬手,就听咣当一声就将大五行玄鼎放在了屋内。

        “啊!”周百岁骤然见到这么大的炼丹炉出现,也是吃了一惊,旋即就满是激动地跑去选药材。他对于炼丹一向是相当有兴趣,现在见到陈风拿出如此神奇的炼丹炉,显然是要炼丹,自然希望在旁边好好看看。

        陈风走到骆文欣身旁,伸出手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先是检查了一下其体内的情况,随即才输入了一缕生命元气给她,护住其心脉,保护其根本不受毒素侵蚀。

        “师叔,药材来了。”片刻后,周百岁扛着个大大小小不少纸包进来,动作麻利的完全不像个老人。

        “坐吧,看着我如何炼药。”陈风看了一下那些纸包内的药材,微微点点头,随后就掐指为诀,引燃了大五行玄鼎内的火焰,开始着手炼药。、

        ……………………………

        陈氏医馆外,一道道光芒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环形的阵法,将陈氏医馆围在其中之时也将刚刚到来没多久,正要破门杀入医馆内的温成辉困在其中。

        尽管温成辉跟柴金鹤几乎是前后脚出发,但是由于路远再加上路上又遇到了一些麻烦,以至于等他赶到陈氏医馆时已经晚了许多。

        这么一来倒是让梅映雪等人可以更加从容布置,守在陈氏医馆内等着他一头撞过来。

        事实上,虽然温成辉现在心中满是仇恨和杀意,恨不得马上就冲入陈氏医馆内大开杀戒,但是却始终保持着警惕和谨慎。

        毕竟此时的温成辉并不知道陈风并不在医馆之内,而对于曾经打败过自己并差点杀了自己的陈风,温成辉除了仇恨之外还有着一些忌惮。

        这也使得他哪怕是来到了陈氏医馆之外都没有马上冲过去,而是在外面观察了很久。

        直到确定了陈氏医馆内并没什么太大危险时,这才迈步走了过去,结果就一头撞入了最外围的阵法之内。

        等到阵法开始运转之时,温成辉大吃一惊,暗骂陈风卑鄙竟然早早就布置好了陷阱等着自己往里跳时,想要退出阵法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梅映雪已经站在了阵外,挡住了他的退路。

        “这是我和陈风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们‘华夏’也要掺和进来多管闲事吗?还是你们已经成了陈风的门下走狗,开始供他驱遣了?”温成辉身为问仙门的门主,自然是见过梅映雪的,心中暗叫不好时却是冷笑连连。

        “既然我们已经插手,那就已经不存在什么私人恩怨。温成辉,你也是堂堂门主,应该知道规矩的,束手就擒吧,争取个宽大处理。”梅映雪淡淡地道。

        “只要让我杀了陈风,随便你们怎么处置,否则的话,就别怪我闹个天翻地覆,到时候看看谁头疼。”温成辉面色发寒,冷声威胁道。

        随后温成辉高声喝道:“陈风,你给我出来,有胆量的话与我一决生死,藏在阵法之内受人保护当缩头乌龟算什么本事。”

        “呸,你才缩头呢!”陈氏医馆内传来了柳叶的叱喝声,与此同时,一根青藤已经破土而出,如同一根长矛似的刺向了温成辉。

        “嘭……”温成辉大惊,一掌挥出,掌风呼啸之下将这根青藤当场震爆。

        不过也因为他的掌风太过猛烈,震荡了所处的阵法,于是就触发了阵法内的攻击和防御禁制,一道道光芒闪烁,朝着他猛轰过来。

        “竟然敢骂小风风,这次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正在陈氏医馆之内,通过无人机传回来的影响看热闹的柳叶冷声说道。

        梅映雪的本意是尽量把温成辉说服,让他自己投降,能不打就尽量不打,毕竟温成辉拥有着A级实力,真要是打起来,“华夏”的队员必有伤亡,这不是她想看到的事情。

        可是她没想到柳叶却忽然横插了一杠子,以至于局面彻底就滑向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

        虽然心中失望,但是梅映雪终究也是个果决之人,眼见劝不住,干脆就不浪费唇舌,挥手示意手下全力运转阵法,

        由于最初布阵的目的就是要尽量活捉柴金鹤和温成辉,所以“华夏”布置的阵法并不以杀伤为主,这也导致即便是阵内光芒缭绕,不断的冲击在温成辉身上,但是对其造成的伤害却并不大。

        “嘭……”温成辉现在却如同被困笼中的野兽,凶性爆发,拔刀而出开始疯狂劈砍周围的阵法。

        此时的他并没有想着破阵而出逃之夭夭,相反却径直向阵法另外一端的陈氏医馆冲去,他的目的很明确就算杀不了陈风,也要杀了身在医馆内的其他人。

        梅映雪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当即就要冲入阵内去拦阻温成辉。

        就在此时,梅映雪戴着的耳机中却传来了手下的声音:“梅队,我们找到柴金鹤的去向了,他去了雪城中医药大学。”

        梅映雪一惊,忙道:“派人过去拦住他。”

        “他已经死了。”手下道。

        “死了?!谁杀的他?”梅映雪一怔,旋即道:“是不是陈风?”

        “当时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但是根据推断,有九成的可能是陈风做的,并且柴金鹤死后,季武久队长也带人过去,意欲抓捕陈风,结果……”

        梅映雪一惊,脸色微变,道:“不会是季武久真把陈风抓走了吧?”

        “那倒是没有,而是……季武久队长被陈风刺伤了,并且伤势相当严重,正在送往军区医院的路上。”

        “啊!季武久受伤了?!”梅映雪心中大为震惊。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陈风在杀了柴金鹤之后,竟然还有余力可以重创季武久。

        倘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陈风的实力只怕还要远超过“华夏”之前对他的评估。这让梅映雪又是觉得难以置信又是迷惑不解。

        因为她见过陈风出手,知道他现在只有B级的实力而已,所以梅映雪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陈风怎么能够杀的掉A级巅峰的柴金鹤,并且还能再打败季武久。

        在她看来,这简直就是无法做到的事情,可是陈风偏偏就做到了,光是想想梅映雪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看来我这边也得加快速度了,否则若是等到陈风回来,说不定温成辉也将性命不保。”梅映雪看了一眼还在阵内横冲直撞的温成辉,当即迈步入阵,与温成辉战在一起。

        ……………………………

        湖心岛上的屋内,陈风正在不断将先前周百岁拿来的药材投入其中。

        周百岁拿来的这些药材在寻常的药材中自然算是出类拔萃的,可是却远远不能跟蕴含着灵气的灵药甚至是天材地宝相比,所以为了达到需要的药效,陈风就不得不加大药量。

        大把大把的药材投入大五行玄鼎之内,被其内的火焰扫过,其中的杂质就彻底被焚成了袅袅青烟,剩下的则是其中的精华。

        这些精华颜色各不相同,或青或黄或红……随着火焰的推送而不断融合,同时陈风将一道道法诀打入其中。

        一边控制着火焰从药材之内提炼出药物精华,陈风一边也在毫无保留地给周百岁讲解着自己炼药过程中每一步的用意。

        周百岁全神贯注的听着,有的马上就能明白,有的则是有些茫然不解,但是他却没有马上发问,而是牢牢记住,准备稍后再向陈风讨教。

        炼药对于陈风来说并不困难,可是却着实有些太浪费时间了,哪怕是他已经竭力加快速度,但是依旧用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才将解毒丹炼制成功。

        将丹药取出之后,陈风并没有再施加禁制,而是直接就喂给了骆文欣。

        丹药入喉即化为药力散入骆文欣周身,旋即便可看到她手臂,脖颈上,以及脸上的血线正在不断消退,呼吸也随之变得正常了许多。

        甚至就连当日柴金鹤留在骆文欣手背上的那个血色符文都随着药力冲刷而不断变浅,直至消失不见。

        不过陈风的脸上却并无喜色,眉头更是微微皱了起来。

        “师叔,您炼制的丹药效果这不是挺好的?您为何不高兴呢?”周百岁注意到了陈风的神色,不解地问道。

        “这丹药的品质终究是差了一些,只是解决了柴金鹤下的毒,却未能彻底解决掉她身上最大的隐患。”陈风说着伸出手指点了点骆文欣的眉心处。

        此时骆文欣眉心上的血色印迹已经越来越浅,但是却完全不像是正在消失,而是再次隐藏了起来。

        “这究竟是什么?”周百岁疑惑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