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是我干的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是我干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温少冲脸色骤变,怒视着陈风道,目光中既有愤怒更有惊恐。只因为他刚刚感觉到了几处穴道一疼,随即浑身的真元运转就变得滞涩起来。

        “放心,不过是封住了你几条真元运行的经脉,免得你待会儿想不开要自杀,只要你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再乖乖送我们平安离开,那么我自然会帮你治好,短时间内不会让你死的。”陈风笑眯眯地道。

        陈风说的随意,可是温少冲却是又惊又怒。因为陈风既然可以随手就让他的真元运行不畅,那自然有办法让他就此丧命。

        “你就是这酒楼的老板吧?”陈风看向躺在地上的酒店老板道。

        那人无法说话,只能连连眨眼。

        “那就帮我们个忙吧,将他寄存在这里的东西交给我们你就能活,要不然后果你应该知道的。”陈风伸手又在酒店老板身上点了一下。

        “我明白,我马上就去把东西拿来,求你们千万别伤害我家少门主。”酒店老板爬起身来,都顾不上擦拭沾在身上的鲜血,转身就要出去。

        “慢着,我们跟你一起走。”陈风叫住了他,指了指门口朝温少冲道:“请吧。”

        温少冲恨恨的看了陈风一眼,无奈的跟在酒楼老板朝外走去。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老板的身上怎么全都是血?”

        “跟在老板后面的那人看起来很眼熟,我擦,这不是问仙门的少门主嘛,怎么伤成了这样?”

        “莫非刚才的动静就是在打斗?!看来温少门主是吃了大亏了。”

        “什么人这么胆大,竟敢在这里对问仙门的少门主不利,这是要找死啊!”

        …………

        之前包厢内的厮杀虽然短暂,但是闹出的动静却并不小,早就惊动了酒楼内的所有人。

        许多人都出来查看情况,于是就看到了满身鲜血的酒楼老板和半张脸都毁了的温少冲一前一后走出来的情景。

        众人交头接耳,低声议论之时,自然而然的就注意到了跟随在他俩身后的陈风以及药罐子和骆万里。

        骆万里虽然是头一次来云锦山,但是药罐子却在云锦山交易市场中厮混了许久,不少人认得他那张猥琐到极点也辨识度极高的脸。

        只是没人知道实力相当之差,几乎是在最底层混饭吃的药罐子怎么会掺和到这种事中来的。

        “陈老板实在是太牛了!我长这么大,还没这么风光过。”在众人满是疑惑的目光注视下,药罐子完全没有办法惊惧和不安,反倒是相当得意,同时对陈风更是敬佩不已。

        对于以前被人瞧不起太久的药罐子来说,眼下的风光是他梦寐以求的,即便可能会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他都不在乎。

        自己和少门主的性命都被捏在别人手中,酒楼老板当然不敢耍花样,乖乖的把温少冲放在柜台上的东西拿出来交给了陈风。

        鉴于温少冲的品性着实不怎么样,陈风还真是担心他再玩出什么阴招,特意检查了一下药材,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才对那酒楼老板道:“告诉你背后的人,只要我们平安离开,你们的少门主自然不会有事。”

        说完,陈风就一手拉着温少冲朝外面走去。

        “不好了,有人抓了问仙门的少门主。”

        “站住!放了我们少门主,跪在地上等着我们处理,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围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救出少门主,宗门必有重赏。”

        …………

        陈风刚刚带着温少冲出了酒楼,迎面就被一群身形健壮,目光凶狠的黑衣人挡住。

        从他们衣服上绣着的问仙二字来看,自然跟之前被杀的那些人一样,都是问仙门的徒众。

        温少冲看着群情汹涌,嚷嚷着要

        救自己的众人,脸色变得相当难看,只是却紧闭着嘴巴没有说话。

        因为陈风在出门时,就随手封住了他的穴道,让他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对于这些人,温少冲心里也是憎恨到了极点,因为他觉得这帮人根本不是想要救自己,而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如果他能够说话,必然会破口大骂,将这些人喝退。但是现在他却只能是干瞪眼而没有一点办法。

        “神医,这下子闹大了。”骆万里看着围拢上来的众人,不由得双手冒汗,心里虚,担忧地道。

        “就是闹大了才好,否则的话咱们未必能够出的去。”陈风脸上却无慌乱之色,一脸淡定地道。

        “真的?”骆万里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风。他实在想不明白陈风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他们可是被团团包围,除非插上翅膀,否则肯定跑不掉,怎么反倒说越是这样越能出去?

        “我既然带着你来了,就会负责平安带着你出去。药罐子,你也一样,这次是我们连累了你,不过你不必害怕,只要跟紧我,我保证你可以毫无损的离开。”陈风看了一眼身后浑身微微颤抖的药罐子道。

        “明……明白,老板,你不要担心我,我……信你,我……我这不是害怕,是……激……动!”药罐子不只是身上在难以抑制的微微抖动,连话都说的结结巴巴的。

        只是这话说出来,连药罐子都觉得有些脸红。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像是在在害怕了。

        “不必解释,我相信你。”陈风伸手拍了拍药罐子的肩膀道。

        “谢谢……老板。”药罐子心头一热,感激的眼泪都快淌出来了。

        事实上,药罐子的确不是害怕,而是因为见到了这样的大场面而激动。只不过他的表现却让他看起来很像是恐惧。

        现在能够得到陈风的信任,着实让被别人看不起了太久的药罐子有种遇到知己的感觉。

        “被人鄙视了这么久,我药罐子这回得特么的抖一抖威风了。老板给我脸,我得兜住了,死都不能给老板塌了台。”药罐子心里想着,伸手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黑不溜秋的药丸子出来往嘴里塞去。

        陈风此时目光注视着围在四周的敌人,并没顾得上注意药罐子的举动。

        “放了少门主,跪下受死。”问仙门的众人见到陈风等人被彻底围住,自以为稳操胜券,于是齐声呐喊着向前跨出一步,朝着陈风等人逼迫过来。

        “看来你这个少门主的生死也不太放在他们的眼中啊。”陈风朝着站在身旁,半张脸上血肉翻卷的温少冲冷然一笑,抖手间就将柳条挥了出去,在其真元激荡下一缕绿光在柳条上闪过,随即就化为犀利剑气激荡而出。

        “轰隆……”剑气破空,竟是爆出海潮汹涌澎湃之声,瞬间就压下了那些问仙门之人的喊声,更是震撼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这剑气翻涌而出,势如海啸爆,滔天巨浪层叠而起,铺天盖地般朝着围拢过来的众人拍击过去。这便是剑意如海浪翻涌的威力。

        那些问仙门弟子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本就相距不远,更别说他们还主动逼近,于是当剑气排山倒海般激射而出时,他们就像是主动送上前受死似的。

        以陈风现在的实力,这样的一剑即便是a级强者苗齐修都未必能够完完全全挡得住,更别说这些实力普遍只是d级的问仙门弟子了。

        “我擦,不好,这小子……啊!”

        “快跑!噗嗤……”

        “他怎么敢对我们动手。”

        …………

        当这些人看到剑气如潮迎面袭来时,心生恐惧想要逃跑却已经晚了。

        那锐利至极的剑气已经轻松的割断了他们的喉咙,贯穿了他们的心脏,夺去了他们的性命。&1t;b

        r    />

        “噗嗤嗤……”殷红的鲜血狂喷而出,将四周的四面瞬间染得一片通红,同样也让周围某些蠢蠢欲动,想要掺和进来,救了温少冲卖给问仙门个人情的修炼者们心惊胆寒。

        与此同时,将近三千多生命元气汇入到了生命元气珠内,陈风心中暗喜,朝着走出来看情况的酒楼老板点指了一下,道:“别忘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下次我就未必再像现在这样心慈手软了。”

        “我去特么的,一出手就杀了九个人,将问仙门的脸面彻底拽下来踩在地上,这还叫心慈手软?!”酒楼老板的脸色都白了,不只是害怕更是气的。

        可是他却不敢拒绝,因为他知道陈风能够杀得了这些人,自然可以顺手杀了自己,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的点头。

        “不怕死的,尽管再过来。”陈风扫了余下的众人一眼,拉起温少冲就走。

        众人虽然都是修炼者,也有的杀过人,但是像陈风这样一招就灭掉九个人的场面却真没经历过,以至于当场就被陈风的威势所震慑住了,甚至见到陈风要走,还有人主动的让开了路。

        “不能让他把温少门主带走,要不然的话,问仙门怪罪下来,咱们谁都担不起。”

        “他刚才那一招虽然厉害,但是消耗的真元肯定不少,大家一起上,灭了他,救出温少门主。”

        …………

        正当陈风等人即将要走出人群时,忽然有人喊了起来。

        这就仿佛是一颗火星掉进了火药堆中,在场众人的杀意陡然间就被挑动了起来。

        “看来还真有不怕死的。”陈风冷笑一声,就要再次出手。

        “老板,我来。”喊叫声中,一直躲在陈风身后猛吃药丸的药罐子猛然间窜了出来。

        此时陈风才注意到药罐子现在的脸色相当的不正常,两颊泛红,但是眉宇间却是泛着青黑色,一双眼珠更是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就连呼吸都散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腥甜味。

        “怎么回事?!他竟然中毒了?谁干的?!”陈风一惊之下更是大怒,锐利目光如同刀子似的刺在了温少冲的身上。

        “我特么的冤枉呀!不是我干的?!”温少冲心里郁闷的想要爆炸,可是却不能说话辩解。

        “噗……”此时,跳出去的药罐子猛然间张开了嘴巴,朝着前方的众人就是一口气猛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