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都市职场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样都没有

第一百六十二章 一样都没有

        “怎么回事?他竟然真的在炼化大五行玄鼎,这怎么可能?不久前我特意试过一次,哪怕是以我的实力都支撑不住炼化时的真元消耗,他怎么能够维持得住?!”姚鼐远远看到大五行玄鼎上符文闪耀的景象,顿时就傻眼了。

        身为一宗之主,他还是颇有些见识的,知道这正是灵器在被炼化时才有的景象。

        只是姚鼐却横竖都想不明白陈风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早在天地灵气复苏之后,姚鼐修炼出真元后就曾经试过去炼化大五行玄鼎,结果却以失败告终,甚至由于真元消耗过剧,当时差点就晕死过去。

        等到从秘境中回来后,为了不让大五行玄鼎真被陈风抢走,姚鼐又试过一次。

        虽然他体内的真元比起之前来要浑厚了许多,但是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当时姚鼐就估摸出来想要凭着个人之力将这有着上品灵器品质的大五行玄鼎炼化的话,至少得达到a级巅峰甚至更高的实力才行。

        正是有了如此判断,姚鼐才放心大胆的让陈风来收取大五行玄鼎。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就算陈风战力很强,可是自身实力不够,依旧是无法炼化这大五行玄鼎,那么就不可能将其收走。

        毕竟大五行玄鼎高有两米多,沉重无比,若是不将其炼化的话,想要搬走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姚鼐万万没想到陈风明明只是有着b级的实力,可是却有着乎寻常的雄浑真元,大有将这大五行玄鼎一举炼化之势,让他如何能不大为震惊又刀割一样的心疼。

        “若是任由他这样炼化下去,大五行玄鼎将彻底被他据为己有,将来我玄鼎宗将会成为修炼界的笑柄。”姚鼐心中想着,看向背对着门口的陈风时眼眸中杀意涌动。

        正当姚鼐忍不住要趁陈风专心致志炼化大五行玄鼎的时机将其击杀时,猛然间想起了在秘境时遭遇。

        那时候他和几位长老攻击陈风时本以为十拿九稳,不料却以惨败告终,若不是当时陈风手下留情,只怕他们早就已经死透了。

        “如果我杀不了他怎么办?”当这念头冒出来时,姚鼐就彻底打消了刚才的危险想法。

        因为相比起惹怒陈风而导致玄鼎宗彻底被灭来,只是损失掉现在完全没人能够用的大五行玄鼎真的不算什么。

        当姚鼐心中杀意消退之时,他却看到殿内本来正炼化大五行玄鼎的陈风陡然间转过头来,朝他微微一笑。

        “我的天,他竟然……一直都在提防着我,如果我刚才真那么做的话,那我玄鼎宗就彻底完了。”这一刻,姚鼐望着陈风的笑容,只觉得自己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浑身上下都在冒着凉气。

        那种惊惧到了极点的感觉让姚鼐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起来,后背上脑门上手心里更是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后怕之时,姚鼐更是一阵阵的庆幸。得亏自己刚才果断的怂了,否则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呀。

        “这个家伙太特么的坏了,年纪轻轻的怎么会这么多心眼呢,这摆明了就是在钓鱼执法呀。若是我刚才一下子没忍住,那就彻底的被他给坑死了。”姚鼐竭力的朝陈风挤出了个笑容,还违心至极地朝他翘了翘拇指,心里却是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陈风当然不知道姚鼐在狂骂自己,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他既然知道姚鼐并不是甘心情愿的交出大五行玄鼎,又怎么会对其不有所戒备。

        尤其是刚才姚鼐杀机一动,感知敏锐的陈风马上就有所察觉。

        他之所以没有当即出手,一是因为正处于炼化大五行玄鼎的关键时刻,实在是不方便分心他顾,二是因为他也想看看姚鼐最后会怎么做。

        毕竟陈风又不是杀人狂魔,总不能由于姚鼐只是动了个杀念就出手灭了人家整个门派吧。

        让陈风高兴的是姚鼐最终没有将杀念付诸行动,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陈风才特意回头看了他一眼,算是给了姚鼐一个警告。

        此时看着姚鼐笑起来比哭都难看的表情,陈风心里也是好笑至极。

        “嗡……”当大五行玄鼎之上的所有符文都亮起来时,灵光彻底勾连并融合为一体,其禁制和阵法随之运转起来。

        陈风此时双手加快了掐诀的度,瞬息间将数十道法诀打在了大五行玄鼎之上。

        这些法诀跟之前不同,其内不但蕴含着真元,更是有着剑气,直接融入大五行玄鼎的阵法核心中并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至此,陈风彻底完成了对大五行玄鼎的炼化,并且完完全全将其变成了只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就意味着除非他愿意,否则就算别人夺走了大五行玄鼎,在抹掉他留下来的烙印并将其重新炼化前,都休想再使用这大五行玄鼎炼制一颗丹药。

        “这灵器虽好,只可惜却因为荒弃了太久,以至于没了灵性。”陈风心中暗暗惋惜,随后手指在大五行玄鼎之上轻轻弹动了几下。

        叮叮脆响声中,本来高有两米高的大五行玄鼎就越来越小,化为一道光芒落入陈风手掌之内时,已经变得只有桃子大小。

        如此一来,陈风可以轻松将其握在手里把玩,并且对他来说丝毫不会觉得沉重,而这就是灵器的奇妙之处。

        “唉。我玄鼎宗传承了十数代的镇宗之宝,终究是被他给得到了。”姚鼐一阵心疼,舍不得却又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是轻叹一声。

        “多谢姚掌门成全。”陈风走出大殿后,朝着姚鼐拱手道谢。

        “不客气,这也是陈道友有本事,换成是旁人,就算进得去也未必能够收取得了大五行玄鼎,可见你与它有缘,该当是你的。”姚鼐强作笑脸,说着不咸不淡地场面话。

        “现在是我的,将来嘛说不定还会物归原主。”陈风瞥了一眼手中的大五行玄鼎道。

        “此话怎讲?”姚鼐一怔,旋即大喜,满是期待的看着陈风。

        “这大五行玄鼎虽好,但也仅仅是灵器而已,我现在用倒是相当合适,可是等到我将来实力更强时多半就不合用了,到时候我说不定会将其归还玄鼎宗。”陈风看向姚鼐,道出了自己的打算。

        “如此就多谢陈道友了,从今往后,我玄鼎宗必定跟陈道友共同进退,陈道友有什么吩咐,我宗必然全力以赴。”姚鼐拍着胸脯保证道。

        “姚掌门如此热情,实在是让我感激,不过也不需等到以后,眼下我就有些事想要求姚掌门。”陈风笑着道。

        “我去!我只是说了句客气话而已,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当真了,还顺着杆子往上爬,太特么的无耻了。”姚鼐心里暗骂,不过嘴上却道:“陈道友请讲。”

        此时姚鼐真的有种感觉,那就是陈风就像是个绑匪,绑架了大五行玄鼎后就开始提各种条件,而自己为了他将来把大五行玄鼎归还回来就只能是含着泪答应。

        “姚掌门不必担心,我求你的事并不难,对于玄鼎宗来说,说不定轻而易举就能办到。”陈风说着将之前给骆万里看过的药单又递到了姚鼐手里。

        “我需要这上头的一些药材,你看看玄鼎宗有多少种,合适的话就卖给我吧,放心,不是白要,骆万里会付钱的。”陈风见姚鼐脸色微变,连忙说道。

        “这些药材有些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从来都是有价无市,是靠钱能够解决的事吗?”姚鼐瞥了一眼药单,禁不住一阵腹诽,随后摇了摇头。

        “没有?一样都没有吗?”陈风皱眉道。

        “真没有。陈道友先别急,你听我给你解释,我跟骆万里之所以有交情,乃是因为近些年来我玄鼎宗所需的药材都是骆家所供应的,所以我这里有的骆家一定有,而我这里没有的骆家却未必没有。”姚鼐道出了原因。

        这倒是解答了陈风心中的一个疑惑。因为他之前很是纳闷骆万里怎会跟玄鼎宗扯上关系,听玄鼎宗这么说,他就明白了。

        事实上,这也不奇怪。当初由于天地灵气消退,以至于很多宗门逐渐没落,自然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任何东西都能够自己解决。

        于是像玄鼎宗这种中小门派在无法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就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外面,甚至是培养世俗中的势力来帮自己做一些不太方便做的事情。

        一来二去,就形成了这种一个门派与许多世俗中的商人相互联系,共同生存的共生关系。

        这样的关系肯定会导致彼此制约对方,不过却是当初天地灵气消退时各个宗门为了活下去不得不采取的方式。是好是坏且不说,起码是有用的。

        “那想必姚掌门也给骆文欣看过病喽?”陈风问道。

        “看过了,不过恕我医术不高眼力不行,真就没看出来是毛病来,所以才将她推荐到陈道友的医馆去。说起来真是可惜了,骆文欣的资质相当不错,我本来还想着将她引入玄鼎宗来呢。”姚鼐叹息一声,满脸的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