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武侠仙侠 - 峨眉祖师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指落明断人天难

第四百七十六章 指落明断人天难

        “师兄。”

        祝凝心睁开眸子,那目光如剑,锐利无比。

        “师兄,斩此情,那日后再难以有交集了,你这不是渡劫,而是......”

        祝凝心话不曾说完,李辟尘便开口言语。

        “不是渡劫,而是斩劫。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李辟尘这么说着:

        “那龙女,真的是很好的女孩,如果是过去的我,被她如此倾心,或许……会神魂颠倒吧,但是今天....不会了。”

        那目光之中满是冷静与平缓:

        “该来时不得来,该至时缘未至,如今的一切,早已经注定,何必在此多加逗留呢?”

        “她遇到我,就像是天煞遇到天乙,从此改命变运,但她不该拴在我的身上,我和她终究是只有缘,没有分的。”

        李辟尘:“相思苦短,不如......”

        “相忘于江湖?”

        祝凝心接口:“师兄,你可真是.....你知道在那龙女的心中,你怕是已经成了她的太阳,现在她正要向你表明心迹,你却要慧剑斩情丝,可真是狠心啊。”

        李辟尘:“正是因为她尚不曾开口,我这么做,才是最好,若是等她开口说出,那只怕这情劫,便不好斩了。”

        “如今已经有些迟了,也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层,才化作如今模样,是失算了。”

        李辟尘如此说着,那话语当中有些莫名意味,而祝凝心摇头:

        “师兄,你当真是不知道女孩家的心思,那宁倾歌曾经不能龙吟,被你救治,乃至于登上天阙,你给了她希望,等若再造之恩,这女孩从小没有感受过情爱,如今还不沉沦?”

        听她言来,李辟尘看她一眼:“你怎么知道,她生来不能吟唱的?”

        这事情,祝凝心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而李辟尘有疑惑,却见祝凝心笑:

        “我不晓得,我座下的龙子还不晓得么,那龙子你也见过,就是曾经给你送过蒲牢符的那位。”

        这话出,李辟尘顿时恍然:

        “哦,原来是那位......当初多谢他的宝物了,不过你和他居然还能遇到,当真是造化啊。”

        祝凝心笑起来:“那位可是个‘多宝道人’呢,只是我在银河出力,这结束之后,他为了感谢送了不少宝贝,不过这里面也有我趁火打劫来的,可是把他肉疼死了。”

        “那家伙是个走炼器道的龙子,宝贝多着呢!”

        话题似乎跑偏了,祝凝心很快意识到,于是轻咳一声:

        “不说那龙子,咱们继续说说这情劫的事情,师兄,你真的要想通了,这要是斩下去的话......”

        “吾意已决,汝勿多言。”

        李辟尘摇摇头,而这句话就有些正式了,祝凝心听得,便是长长一叹:“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可师兄你这里,非隔纱更非隔山,而是隔着一片无垠大海啊。”

        “纱有破时,山有崩期,那唯独大海,除非天上大日落下,否则无垠无尽,难以磨灭。”

        看着那只手指落下,此时放在手腕之上,李辟尘摇了摇头,那轻轻一划,却见情丝乍断。

        这一道情丝灭去,便是连带着其余衍生的情劫丝线也一并消弭,暗自化去无数祸端,而祝凝心见到这一幕,便是长叹一声,又看了看李辟尘,半响吐出两个字,只不过声音略小。

        “伤人。”

        她是为龙女打抱不平,而李辟尘转过头,摇了摇:“今日不断,来日劫深,伤她甚深,更是伤人,也是伤了我。”

        红线散开,宛如月老的情丝,那好不容易在冥冥之中牵上,却又被那选中之人窥见,那心念一动,化意为慧剑,挥舞而下,把月老的心血,尽数斩了个干净。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升。

        那原本散去的红线突然又汇聚出来,化作一根薄薄的情丝,重新绕回了手腕之上。

        剪不断,理还乱。

        看见这一幕,李辟尘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暗道,这寓意着自己斩掉情丝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吗。

        天意,这道情丝之内蕴含着天意,斩掉了凡尘的念头,却斩不断天意,除非自己达到了天桥的境界,跨越了六神,真正认清本心,才不会受到八九之劫的影响。

        否则,一旦劫中含着天意,那就已经斩不断了,只有去面对。

        但好歹,这道劫难当中深重的部分已经斩灭,连带其他的,还未发生的劫难,也都已经一并斩掉了。

        李辟尘如此想着,那目光稍稍一窥,却是身子微微一僵。

        那道故人劫,并没有消散。

        “人天难!天为难人,人被天难!这下好了,师兄,你的报应来了。”

        祝凝心看见了这冥冥中重新绕回来的丝线,同时她手上的那一道也并没有消散。

        “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祝凝心看着那道故人劫,仍旧是极浅淡的模样,但已经落下,而且难以消除。

        或许是早就落下了,只是现在才发作?

        但那是为什么呢,真的是被李辟尘的情劫引动的吗?

        她不知道,同时李辟尘也看见了那道故人劫,便是目光闪动。

        “看来没有办法了,要当面拒绝吗?”

        李辟尘心中苦笑,这一次是真的有些慌乱,这是意上的慌乱而不是心,而同时刻,那龙盂盛舞已经落幕,有一道炽烈又柔情的目光从那远方云山之中遥遥投来。

        龙皇浩大的声音从天外传遍,那从第九高台上,许诺下诸龙的分封之言。

        “龙盂闭,银河关,此时倾城之舞已尽,那七跃龙骧该起!”

        “诸龙静听,凡我所列之名,下至龙伯,上达龙君,列六个甲子之内得位者,合该重新封赏,得晋一升。”

        七跃龙骧起,本就不是为六跃之龙准备的,而是为那些老龙升境所用,封侯拜君,列公圣位,此才是七跃龙骧。

        此时诸多高台之上,俱有龙伯、龙侯、龙君静听,包括一些实权低下的龙公也是如此。

        这当中就有庆云侯,此时他聆听法旨,心中却有炽热,意欲得云龙氏族长之位,若是能一举封公,便可列入神仙之顶。

        .....

        某处洞府,一尊道人从中破关而出,此时睁开眸子,放出两道通天金芒。

        那身上道袍古旧,而他抬起面容,此时拨开水镜,施展妙法,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一番寻觅无果,他不由得长叹一言:“重伤至如今才痊愈,那家伙做的很好啊,不过他应该是弄错啦,我是李长生,不是李辟尘啊。”

        “敢拿乾坤尺打我,你给我记着了,等我找到你,不把你丢入八卦炉里炼丹,我就不叫李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