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厉行渊烦死这个女人了。

        他蹙眉扫了一眼她。

        表姑平时和厉行渊,本来就来往少。

        厉行渊平日里的手段,她也听说过不少。

        他接手厉氏的时候,对他的那些长辈,哪怕是他亲妈,都从来没手软过。

        更何况自己一个表姑了。

        表姑缩了缩脖子,往后站了站。

        随后,厉行渊回头,“你怀疑有人故意陷害你?”

        “对。”叶芷萌应声。

        “你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周燕清冒火。

        “厉行渊,刚刚是有一个女孩儿让我帮忙捡小皮球,因为只有三五步的距离,我和奶奶说完就过去了。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突然就有个男孩儿跑出来,推着老夫人的轮椅就跑。不偏不倚,到了斜坡那儿就松了手,推完人就跑得没踪影了。”叶芷萌沉声道,“如果我预料得没错,你现在去找,已经找不到那两个孩子了。”

        “监控坏了,什么话还不是由你说!”周燕清气得嘴角抽抽,然后冲厉行渊,“厉行渊,你现在到底是哪儿头的?”

        厉行渊看着叶芷萌。

        大概静默了两秒,然后开口:“刘特助,找人。”

        “是!”

        刘昊立马点头,然后快步往外走。

        “行渊?”周燕清好似难以相信似的。

        “你刚才说,她为了泄愤,所以故意害奶奶。”厉行渊牵住叶芷萌的手,护在叶芷萌身前,转身看向周燕清,“可这个理由站不住。她为什么要泄愤?”

        “当然是因为你要娶海瑟薇!”周燕清冷笑,“这狐狸精......”

        “我要娶海瑟薇,她可能比您还要高兴。”厉行渊语气很冷,握着叶芷萌的手,格外用力,“订婚的消息传来,她立马就递交辞呈,跑得比兔子都快。现在她回来,也是我用她的亲友威逼,她不得不回。”

        在场的厉家人,包括半个厉家人的海瑟薇,都傻眼了。

        “儿子,你胡说什么!”

        “她不想留在我身边,自然也不会因为你说的那些理由,心生怨恨,报复到奶奶身上。”厉行渊停顿了一下,“我也很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周燕清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看向叶芷萌的眼神,也好似要吃人。

        这时,叶芷萌觉得面生的那位,开口了。

        “嫂子啊,我还赶着回去参加酒会呢,就不留了!”

        “你既然有事......”周燕清接话。

        “查出结果之前,谁都不可以走!”厉行渊冷冰冰的打断周燕清。

        面生的那位一愣:“这......这是什么意思啊?”

        “字面上的意思。”厉行渊示意了一下保镖,然后牵着叶芷萌,就往另外一边走。

        叶芷萌有些恍然。

        老实说,她决定要和厉家人撕破脸的时候。

        已经做好了,厉行渊可能会大发雷霆的准备了。

        厉行渊一向把家族荣耀,看得很重要。

        至少,比自己重要。

        “行渊,不如我先带叶秘书去处理脸上的伤吧,你和妈好好说说。”海瑟薇上前两步。

        “不必。”

        厉行渊头也没回。

        冷声拒绝了海瑟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