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看起来少了一些在商场上的矜贵模样,多了一些慵懒的痞意。

        叶芷萌没见过他这样。

        他向来一丝不苟,她也总是会第一时间,帮他打好领带。

        “早餐......”

        叶芷萌把他的那份推过去。

        “是你喜欢的吗?”厉行渊坐下,懒散的把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

        “我不挑食。”叶芷萌回答道。

        厉行渊蹙眉,敲了敲桌面:“必须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我得知道你的喜好,以后才能避免,给你你不喜欢的。”

        “我喜欢自由。”叶芷萌回答。

        厉行渊凉笑一声:“待在我身边,你干什么都行,这不是自由?”

        叶芷萌翻了个白眼。

        厉行渊见状,没生气,反而笑了。

        他往前坐了一些,看着叶芷萌慢条斯理的喝牛奶燕窝粥。

        “不装乖,还挺可爱。”

        叶芷萌差点呛到。

        抬头就瞪厉行渊。

        厉行渊点了点她的鼻尖:“我记得,你大概是喜欢吃一些甜甜软软的东西。”

        叶芷萌微怔,随后收回视线。

        “还好。”

        她撒了谎。

        她从小就喜欢吃甜甜软软的。

        外婆总说,这样好,以后长大了,也是个甜甜软软的好女子。

        可惜。

        她长到一般,长歪了。

        骨子里比谁都倔,长相也和甜美不沾边。

        吃过早餐。

        叶芷萌换了身黑金香奈儿经典套装。

        她画了一点淡妆,为了膈应厉行渊,还把长发卷成了大波浪。

        整个人,顿时明艳妩媚了不少。

        “头发......”厉行渊看着她的长卷发,好似有话要说。

        叶芷萌截断:“我本来就是自来卷,因为白小姐是黑长直,我才弄直......”

        没等她把话说完。

        就听到厉行渊说:“好看。”

        叶芷萌愣住。

        “可这样,就不像白小姐了。”叶芷萌觉得,没搞到厉行渊的心态,自己倒是被搞心态了。

        厉行渊把她抱过来,放到腿上。

        “以后,不用像她了。”

        叶芷萌不懂了。

        不用像她了,那他留着自己做什么?

        叶芷萌今天带了一对珍珠耳环。

        和白皙的肌肤交相辉映,看着极好看。

        厉行渊那天在游轮酒会上,看到叶芷萌带着珍珠耳环,就觉得很适合她。

        昨天就让人买了一对。

        厉行渊越看越喜欢。

        临出门,又把人抱起来,摁在门上,亲花了口红。

        由于厉总色令智昏。

        会议延迟了一小时。

        九点。

        厉行渊和叶芷萌,先后进去会议室。

        一会议室的人。

        虽然衣着整齐,可一个个都顶着大黑眼圈,精神头也萎靡了不少。

        反观厉行渊。

        那简直人逢喜事,神清气爽。

        “厉总......”夏总监起身。

        厉行渊坐下,看也没看他,“这个案子,叶秘书全权做主,和她说吧。”

        叶芷萌:“......”

        磨蹭了一大早上,他提前说一声,会死啊?

        “是......”夏总监压着心里的不甘心,笑着看向叶芷萌,“叶秘书不愧是厉总的得力助手,简直火眼金睛,昨晚我们仔细查过了,那报表的确有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