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对不起......”

        厉行渊低低的说了一句。

        叶芷萌纤瘦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

        她把脸往柔软的枕头里,埋得更深了一些,没有应答。

        之后一夜无梦。

        叶芷萌是被热醒的。

        厉行渊几乎将她整个人,都裹进了怀里。

        她动了一下,厉行渊立马就醒了。

        “你松开我,热。”叶芷萌低声道。

        厉行渊听完,反而抱得更紧了,又是亲脸颊,又是啃脖子。

        五年的亲密无间。

        他太知道,怎么撩拨叶芷萌了。

        “厉总,八点要开会。”叶芷萌仰着头,张口呼吸着,像是一条离开水的鱼儿。

        厉行渊哑着嗓子,又抬起头来,吻了吻叶芷萌的唇。

        “小叶子,你打算熬我到什么?”他问。

        叶芷萌的脸,红到了耳朵根。

        “厉总,你实在需要,可以找别的人,白月......”

        厉行渊在她嘴唇上咬了一口。

        不轻不重,但还是疼的。

        “厉行渊,你是狗啊?”叶芷萌用膝盖去顶厉行渊。

        厉行渊却一把抓住。

        他手大,叶芷萌瘦,他一把就握住了。

        “哪里来的别人?”厉行渊沉声问,“再胡说,我可就不管你愿不愿意了。”

        叶芷萌:“......”

        看吧,前面的示弱都是假的。

        厉行渊怎么可能改?

        本性难移的东西。

        叶芷萌一口牙都要咬碎了。

        “知道了。”她应了一声,“你松开,我去给你搭配衣服。”

        忍一时风平浪静!

        “乖。”厉行渊又亲了亲她,“等忙完这一阵儿,我带你去度假,就我们两个。”

        叶芷萌微怔。

        度假?

        说起来,她和厉行渊五年时间,全世界的跑。

        但,那是出差。

        要说度假,厉行渊多数是和家人。

        “到时候再说吧。”

        叶芷萌知道,她和厉行渊不会等到那一天。

        她会在显怀之前跑路。

        好说歹说,总算是逃离了厉行渊缠人的怀抱。

        她心不在焉的,把厉行渊今天要穿的衣服挂起来,又仔细搭配好领带,拿袖扣时。

        叶芷萌看着比自己送给厉行渊那枚,不知道贵重多少倍的袖扣。

        眸光暗淡了一些。

        他怕是,连袖扣搞丢了都不知道吧?

        正想着。

        身后高大的身影就笼罩下来,厉行渊又抱住了她。

        “看什么看得那么出神?”厉行渊扫了一眼袖扣。

        “没什么。”叶芷萌拿了衬衫过来,转身塞到厉行渊手里,“厉总换衣服吧。”

        厉行渊蹙眉。

        把要走的叶芷萌抓了回来。

        “一大早的,又在发什么脾气?”他眉头拧着。

        “我没有!”叶芷萌回答,“厉总,你怕是得习惯习惯,我本人就是个烂脾气。”

        “你!”

        厉行渊眼底都要冒出火星子了。

        他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的去哄过谁?

        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为什么还不开心?

        “不准走,帮我穿!”

        厉行渊哗啦一声,拉上了衣帽间的门。

        酒店的衣帽间,并不宽敞。

        加上厉行渊的行李箱,堆成小山的,他昨天让奢侈品店,送来的给叶芷萌的衣服首饰。

        也就更加拥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