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估计,你已经知道,我外婆死了吧?”

        “你为什么......”厉行渊的为什么不告诉我,没问出口。

        那条跗骨灼心的微信。

        这段时间,几乎成了他的噩梦。

        在梦里,他总想回复他,甚至还想买机票到榕城。

        可回复的时候,键盘永远摁不开,语音永远发不出去。

        在梦里,他也永远去不到机场。

        “我妈妈痛恨小三,我外公一辈子文人风骨,我外婆......我外婆从来不知道,我为了手术费,把自己卖掉了......”

        “不要说了,别说了!”厉行渊重新抱住叶芷萌。

        “可你呢?”叶芷萌声音颤抖得厉害,眼泪吧嗒吧嗒落在厉行渊的手背上,“你在那里,那么轻蔑嘲讽的说,我是你花钱买回去的!!!她们会听到了!她们都知道了!你让亡者怎么接受?我的亲人会因此不得安息的!厉行渊!!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刚刚厉行渊根本没想那么多。

        他只是想劝退闻驰。

        他只是想让叶芷萌看到,那些男人,知道这些之后,会是什么嘴脸。

        “小叶子,我不是冲你......”

        “你不要这么叫我!”叶芷萌咬牙切齿的打断。

        只有家人,才叫她小叶子。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外婆过世了,那我问你......”叶芷萌咬着牙,平复了一下,“那时候,你在欧洲做什么?”

        厉行渊僵住。

        脸上的血色急速的褪去。

        叶芷萌垂下眼睑笑得肩膀轻轻颤抖。

        厉行渊哪儿知道。

        她也关注着,那位白秋画小姐的动向。

        所以当然也知道,厉行渊急匆匆去欧洲的时候,白秋画小姐婚变了。

        她的丈夫,被拍到好几个金发碧眼的辣妹,在海滩多人行。

        那天晚上。

        厉行渊就去了欧洲。

        对外的借口是,考察项目。

        可他那次考差项目,不带叶芷萌呢?

        也许是命中注定吧。

        厉行渊刚走,外婆就出事了。

        没过两天,就撒手人寰了。

        她在害怕恐惧的时候,厉行渊大概正陪在白秋画小姐身边吧。

        “如果你告诉我,外婆过世了,我会回来的。”厉行渊沉声道。

        “不。”叶芷萌笑着摇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你不会回来的。我甚至能想象,告诉你之后,你会说的话,做的事情。”

        她轻轻舔了舔干涸的唇缝。

        “你会给我一张支票,让刘特助来帮我处理。如果那时,你的秋画不怎么好,你还会烦我不合时宜的和你说这件事。”

        “不会的!”厉行渊立刻反驳。

        叶芷萌看着他:“厉行渊,在我离开之前,你以为你有多重视我?”

        厉行渊后背僵直。

        “从你去欧洲开始,我每天都在等,等你把正主请回来,然后打发走我这个替身。”叶芷萌继续说,“我就不明白了,你明明已经腻我了,老天庇佑她的丈夫出了轨,你又爱她到这个地步,为什么不去抢回来呢?”

        厉行渊心头笼着的阴霾,越发的厚重。

        原来,从那个时候,她就已经想离开他了!

        “你就,一点也不爱我?”

        厉行渊问。

        叶芷萌看着他。

        心好似被利爪撕成了碎片。

        然后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的回答:“不爱。”

        她本来以为。

        厉行渊大概下一秒就要掐死她了。

        可没想到......

        矜贵的男人,轻轻将她散落的长发,绕到而后。

        “没关系。”

        他说。

        “时间还长,我有的是时间,等你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