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厉总......”

        下属见厉行渊的脸色实在不对,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出去。”

        厉行渊颓然的挥挥手。

        下属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出去了。

        接下来的一夜。

        厉行渊没合眼。

        第二天,天不亮,他就开车去了墓园。

        他对叶芷萌的外婆,实在是不了解。

        真正意义上的见面,都没有过。

        不知道买什么祭拜,最后买了一束白菊。

        “先生,您是来祭拜柳云霞女士的?”管理员急匆匆的过来,见到厉行渊有些诧异。

        这器宇轩昂,一看就来头不小的帅哥,他是第一次见。

        “嗯。”厉行渊点头,“我第一次来,麻烦你带路。”

        “诶!”

        管理员大叔很开心。

        平时叶家三口的墓,只有叶芷萌来拜祭。

        多一个人来,他当然开心。

        “您是叶老师还是柳老师的学生吧?”管理员大叔边走变问。

        “不是。”厉行渊停顿了一下,“我是叶芷萌的朋友。”

        “啊?”管理员大叔回头,惊愕不已的,在度上下打量了一下厉行渊。

        哪儿有朋友,专门来给老人扫墓的。

        管理员大叔仔细咂摸了一下。

        “是男朋友吧?”管理员大叔,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下葬的时候你上哪儿去了?怎么没见你来?”

        他颇为严厉,语气里都是责怪。

        厉行渊什么时候被这样训过?

        哪怕当初厉老太爷在的时候,都没这样训过他。

        可......

        他居然也没生气。

        “有点事......”

        “什么事,有生死大?”管理员越发的生气,“你是小萌的男朋友,难道不知道她的身世?就让她一个人送老人下葬啊?”

        说着他又红了眼:“丫头可难过了,下着雨,她在那儿跪了一整天,起来的时候,走路都不利索了......可怜死了!”

        厉行渊心痛如绞。

        “跪了一整天,没人拉她起来么?”

        “说不听啊!”管理员大叔擦擦眼泪,“我看着她,送走妈妈送走外公,又送走外婆......她是心里苦,难受......”

        厉行渊喉头泛着腥甜的血腥气。

        脑海中,止不住的想着。

        她纤瘦的身影,跪在春寒中的,无助又崩溃的样子。

        大叔虽然气厉行渊。

        但还是把人带到了,叶家人墓前。

        他把花放到墓碑前。

        鞠了一躬。

        也不知道该和老人说点什么。

        如果老人知道,自己对叶芷萌的所作所为。

        大概杀了他的心都有吧?

        他不关心、冷暴力,理所应当的接受她所有的好。

        最后。

        厉行渊只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还承诺,今后一定会照顾好叶芷萌。

        不会再让人独自承受苦痛。

        祭拜完。

        管理员带着厉行渊,从另外一边下去。

        “咱们这儿的规矩,墓地里,都不兴走回头路。”

        厉行渊沉默的跟着走。

        往上走了几步。

        厉行渊突然停住。

        不远处有一个小卖部。

        就是叶芷萌那就张图里,出现过的小卖部。

        “这个小卖部啊......”管理员大叔见他不走,转过身回来,“小萌小时候,送她妈妈来那回,哭得也厉害,外公给她在这儿买了根冰淇淋才哄住一些。”

        大叔叹息一声。

        “后来送外公来的时候,她大了些,也懂事了。反倒是给外婆买了根冰淇淋,哄她外婆不哭。”

        厉行渊过去,买了两根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