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周贺......”

        叶芷萌叫了他一声。

        周贺看向她,然后垂下眼睑:“厉行渊知道吗?”

        “这个孩子是我自己的,他不用知道。”叶芷萌停顿了一下,“她的命也是你救的,你可要为我们保守秘密,否则厉行渊知道了,会杀了她的。”

        周贺一怔。

        惊怒的抬眼:“他还算个人吗?”

        “你别那么激动。”叶芷萌安抚他。

        周贺红了眼眶,满目心疼:“芷萌......”

        “你别这样,我好着呢。”叶芷萌说着笑了笑,“对了,我刚才就在想,你救了宝宝的命,以后......当她干爹怎么样?”

        周贺愣住。

        干......干爹?

        “以......以后再说。”周贺有些心虚。

        “行吧。”叶芷萌躺下。

        今天这一遭,她真是身心俱疲。

        “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周贺在她身边说道,“芷萌,你不会是一个人,我会守着你的。”

        叶芷萌有些鼻酸。

        外婆到最后那两年,已经迷糊了。

        从那时候起,已经很久没有人和她过这样的话了。

        沪市。

        厉家老宅。

        为了明天的订婚官宣。

        厉家已经准备了一天了。

        定制的夫妻礼服,以及婚戒都送达老宅。

        厉行渊最不喜欢这些繁琐的事情。

        尤其是,叶芷萌先是拉黑了他的电话号码,下午又一幅要和他彻底断绝关系的姿态,发了那样几条微信后,又把他微信也拉黑了。

        他心情差到了极点。

        搞得老宅例外,气压也很低。

        佣人们做事都是战战兢兢的。

        这不。

        有位女佣,因为太紧张,一个不小心把夫人给海瑟薇小姐的燕窝,打倒在厉行渊身上。

        女佣吓得差点没厥过去。

        “还好不是礼服。”海瑟薇很是温柔的过来,“你下次可不能这么马虎了,还不赶快收拾干净?”

        女佣赶忙应声,着急忙慌的收拾。

        “我去洗澡。”

        厉行渊有洁癖。

        一刻钟都忍不了。

        黑着脸往楼上走去。

        连手机都忘了拿。

        海瑟薇见状,拿起手机也往楼上走去。

        刚到厉行渊的房门口。

        手机就响了。

        海瑟薇垂眸一看,眸光瞬间就沉了下去。

        又是这位叶秘书。

        昨天厉行渊已经被她叫走了一次了......

        她想了想,接起了电话。

        原本,她以为第一次通话,这个女人肯定要叫嚣一通。

        可没想到......

        电话那头的人,仿佛做贼被抓包的小偷似的,仓惶的说了句打错了,就挂断了。

        海瑟薇嘲讽的笑了一声。

        还以为厉行渊为之着迷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也不过如此。

        难登大雅之堂。

        她推开厉行渊的房门进去。

        厉行渊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处处透着冷肃。

        她环顾一周,在小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正对面的小茶几上。

        放着两个翻开的红本。

        她看了一眼。

        蹙了蹙眉头。

        这两本都是不动产登记证。

        叶芷萌单独所有。

        办理时间是今天。

        一套一百平的公寓,一套一千多平的独栋别墅。

        厉行渊对她可真舍得。

        片刻后。

        厉行渊裹着浴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