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周贺这么粘着她,难道只是想当她朋友?

        先不说,她肚子里揣着一个。

        没有任何发展伴侣的打算。

        豪门深似海。

        她在厉行渊身边这五年,看过太多惨剧。

        也没兴趣,去那样水深火热的地方讨生活。

        “饭也吃了,该回家去了。”

        她递给周贺一个台阶。

        说完,叶芷萌就要继续往前走。

        刚抬脚,周贺就抓了她的胳膊。

        叶芷萌错愕。

        侧目看向周贺。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周贺认真的说道,“我要的是将来。”

        叶芷萌吓一跳。

        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臂。

        “周贺,你清醒一点,我们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我看我们哪儿都合适!”周贺执拗的说道。

        叶芷萌无奈得很。

        “我比你大,你们圈子里多的是人,知道我和厉行渊的关系......”

        “我不介意!”周贺坚定的说道。

        “我介意!”叶芷萌严肃了一些,“周贺,你难道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婚姻是自己做不了主的吗?”

        周贺怔住。

        “我当初跟着厉行渊,是迫不得已,现在他结婚我退出,多少人在看我的笑话?这种事情,我经历过一次就够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我不会像他一样......”周贺赶忙道。

        这时,叶芷萌突然看向前方,眉头簇了簇:“那是你的车吧?”

        周贺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然后眉头也跟着蹙起来。

        两人大步过去。

        银色的suv,车窗全部被人打烂了,车身也凹陷了几处。

        “谁干的?”

        周贺从没遇到过这种事。

        叶芷萌却在碎裂的挡风玻璃上,看到了一张白纸红字的a4纸。

        她冷着脸走过去,拿下来。

        “叶小姐,小小惊喜不成敬意,希望你在弶城和你的小男朋友玩的开心,不要多管闲事,当然财路者死。”

        “死亡威胁?”周贺脸色沉下去。

        “嗯,看来是冲着我来的,连累你了。”叶芷萌有些无奈,“车子的损失,我会负责的。”

        “你是受害人,凭什么要你负责?”周贺前所未有的严肃,“你别怕,我找人来处理!”

        “这应该是冲着英贝在这边的,一个项目来的,你不要管,免得卷进来,我会让公司的人来处理。”

        “厉行渊吗?”周贺脱口而出。

        叶芷萌嗅到了醋味。

        “厉总怎么会管这种小事?”叶芷萌无奈,“先报警。”

        不出叶芷萌所料。

        报警后,调取监控时,事发路段的监控故障了,什么也没拍到。

        生活在象牙塔的周少爷,怒不可遏。

        一通折腾下来。

        两人回到酒店时,已经快四点了。

        中途,叶芷萌打了一通电话给秦四广,把下午的会议延迟到了明天。

        周贺不放心的,把叶芷萌送到了房门口。

        千叮万嘱,不要随便开门后,径直去了大堂。

        他得把房间,换到叶芷萌房间附近。

        他前脚刚走,叶芷萌的门铃后脚就响了。

        叶芷萌以为,他还有什么要唠叨。

        无奈的打开了门。

        “周少爷,你唠叨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

        了还没说出来。

        叶芷萌看着眼前的人,惊愕的瞪大眼睛。

        “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