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厉行渊脚步都没停顿。

        径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等厉行渊走后。

        大家松了一口气。

        “厉总去哪儿啊?不带那个白秘书,也不带你?”

        刘特助压低声音:“接机,罗斯小姐。”

        “未婚妻?”

        “嗯。”

        众人:“......”

        “哎,真替叶秘书不值得。”有人嘟囔一句。

        刘特助正色:“小梁,这话不要再说了,被有心人听到,你工作就没了!”

        小梁赶忙闭嘴。

        电梯抵达b1层,出去就是厉行渊的专属车位。

        他坐上车。

        他平时很少开车,这台车,大部分时间,是叶芷萌在用。

        车里,已经没有她的东西了。

        和他家里一样。

        她收拾得很干净。

        可......

        东西收走了,气味没有。

        车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她身上独有的香味。

        厉行渊最初,总以为叶芷萌喷了香水。

        时间久了才知道,哪怕是刚洗完澡,她身上也是香的。

        吃药?

        生什么病了,为什么要吃药?

        厉行渊想的烦躁。

        正准备发动车子,有几个人从他车前经过。

        是叶芷萌和销售部的周飞,其余人厉行渊不认识。

        很快。

        外面的人,发现了车里的厉行渊。

        大家都很仓皇。

        唯独......

        叶子萌侧目看过来,神色冷淡的,微微颔首。

        比起前几天,她对他更冷漠了。

        厉行渊无端想起,陆少琛和他说,叶芷萌说他欺负她了。

        心口像是堵着棉花。

        他冷着脸挥挥手,示意外面的人走。

        周飞等人,赶忙让开到一边。

        厉行渊发动车子开走。

        视线扫过后视镜时,还是没忍住,落在了叶芷萌身上。

        她一直都这么瘦么?

        这么瘦,怎么会不生病呢?

        周飞见厉行渊走了。

        松了一口气:“叶秘书,华科这单回来了,厉总知道吗?”

        “知道。”叶芷萌点头,“我和谢老谈的时候,他就在当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视线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搞了半天,是厉总在背后帮叶芷萌啊?

        可......

        传闻中,厉总不是把她甩了么?

        许茗茗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她靠山还在,她是万万不敢蹬鼻子上脸的!

        叶芷萌也懒得解释。

        昨晚没睡好,中午没吃好,她不太舒服。

        “叶秘书,你脸色不太好,不舒服吗?”许茗茗关心的问。

        “没事。”叶芷萌摇摇头,径直上车。

        四点不到。

        合约就签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