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她泪眼婆娑。

        身体也在发抖。

        厉行渊看着,心好似被钝刀子割过。

        除了最初时,她从来没这样抗拒和害怕过和他的亲密接触。

        厉行渊目光深深的看着叶芷萌,越来越觉得陌生。

        就好像,过去那五年的亲昵,耳鬓厮磨,都是他的想象一样。

        为什么?!

        凭什么?!

        厉行渊的怒火更盛了,他捏着叶芷萌的下巴,短促的冷笑一声:“叶芷萌,你这几天可不是这样的,这个时候再演柔弱,再对我示弱,你以为有用?”

        “刺啦”一声。

        礼服裙子,被生生扯破。

        白皙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厉行渊!”

        叶芷萌尖叫,蜷曲起腿,试图用膝盖撞开厉行渊。

        可她那点力气,顶得了什么用?

        腿再度被压制住。

        厉行渊随后,捧着她一边脸颊,不准她躲开,又吻了下来。

        叶芷萌咬他,唇舌间,血腥味蔓延开。

        厉行渊依旧半天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叶芷萌的视线中,还能看到僵直站在那里,满眼难以置信和怨毒的白月柔。

        巨大的羞辱感,将她团团包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足够了解厉行渊的。

        可此时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对厉行渊的混账一无所知。

        如果羞愤可以杀死人。

        她现在,已经死掉千万次了!

        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滚落。

        就在叶芷萌绝望之际。

        厉行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松开叶芷萌的唇。

        微微抬起头,他眸光阴鸷,深处好似卷着能摧毁一切的风暴。

        贴着叶芷萌脸颊的掌心,濡湿一片。

        叶芷萌看着她,唇上,染着他的血,肩膀微微颤动,鼻尖也红彤彤的。

        她......在哭。

        是真的......很伤心绝望的在哭。

        厉行渊的灵魂,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

        所有的愤怒狂暴嫉妒不甘心,从他失控的情绪中,慢慢崩解。

        良久,他从沙发上站起来。

        “滚!”

        “给我滚出去!”

        叶芷萌回神,忙不迭的起身。

        逃命一样的,跌跌撞撞的离开1899。

        厉行渊这么喜怒无常,她还留了个心眼,出门的时候,把房门关上了。

        因为情急,关门的力度大了一些,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房间里。

        白月柔的脸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色了。

        从来优雅从容,一丝不苟的厉行渊,此刻衬衫凌乱,露出大片胸膛。

        白月柔虽然不爽,厉行渊差点在自己跟前,强要了别的女人。

        可......

        “行渊哥哥,是叶芷萌太不知好歹了,你不要生气了......”白月柔慢慢的考过去,柔夷小手慢慢探向厉行渊的胸膛。

        “你那么好,别人不珍惜你,可月柔珍惜你,你想要的一切,只要我能给,都会给你......”

        就在即将触及厉行渊的胸膛时。

        厉行渊侧身,避开她的手,径直往浴室走去。

        “我没心情了,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白月柔见状。

        手僵在了原地。

        什么意思?

        都是女人,她自认为比叶芷萌漂亮,身材也比她好。

        厉行渊就对她半点兴趣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