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陆少琛狡黠的笑了笑。

        有些人虽然嘴硬,但看样子是快要气炸咯~

        不过......

        叶芷萌真的是来钓男人的?

        陆少琛看着叶芷萌穿过人群。

        没有半点迟疑,显然要去的地方,目标明确。

        他顺着她去往的方向,往前看去。

        甲板的尽头,有个古典乐乐队。

        “那个,是华科的老板谢华吧?”陆少琛冲那边抬了抬下巴。

        厉行渊只是看了一眼,没有半点惊讶。

        陆少琛反应了一下,惊愕的睁大眼睛:“哦!!你之前说你不来参加这个酒会,今天又突然来了!你早就知道谢华会来,你是来找他的!为叶秘书手里的那单项目?”

        厉行渊看向他,目光冷得,大夏天都能冻死人!

        “一个被扔掉的替身,她也配?”

        陆少琛:“......”

        “我来酒会,是因为月柔想来......”厉行渊又补充了一句。

        陆少琛尴尬的笑笑。

        厉行渊本就话少,话说得越多,越显得心虚。

        话出口后,厉行渊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

        烦躁和想吃人,写了满脸。

        *

        叶芷萌没想到。

        找到谢华容易,靠近谢华难。

        在距离谢华几步之遥的位置,保镖拦住了她。

        “这位小姐,那边暂时不允许靠近。”

        “我找谢先生。”叶芷萌开口。

        保镖面无表情,“您有事,可以和谢先生的秘书,预约见面时间,今天谢先生不处理共事。”

        叶芷萌:“......”

        大概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谢华往这边看了一眼。

        见到叶芷萌的时候,他和大部分男人不一样,没有半点兴趣和贪婪,甚至颇为嫌恶的蹙了蹙眉。

        叶芷萌早就调查过谢华。

        这个人是技术出生,人品非常端正,和太太感情非常好,前两年,他太太过世了,谢华悲伤过度,在医院躺了小半年。

        他不贪图女色,甚至很反感那些想要纠缠他的女人。

        叶芷萌太漂亮了,看起来并不像是做事的人。

        他大概率是误会,叶芷萌是来纠缠他的。

        和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其余几人就说说笑笑的,要往宴会大厅里面走。

        依稀间。

        叶芷萌听到谢华很惋惜的和身侧的人说。

        “那架竖琴,看起来非常不错,主办方没请琴师,只是用来展示太可惜了。”

        竖琴?

        叶芷萌的视线,锁定在,音乐台上,一架金色的竖琴上。

        这不巧了吗?

        叶芷萌的外婆,曾经是很有名的,竖琴琴师。

        她从小就跟着外婆学。

        这几年虽然碰得少,但只要回去看外婆,她都会弹给外婆听。

        琴艺不说媲美大师。

        但总是好听的。

        谢华走了,保镖跟了过去,也不阻拦叶芷萌了。

        叶芷萌径直走到竖琴边上坐下。

        深呼吸一下,纤柔的指尖,轻轻拨动弦。

        动听的声音,顿时荡开。

        已经要进入宴会大厅的谢华,脚步顿时停住,回过头去。

        叶芷萌长发散落,低垂眉眼。

        从小演奏的乐谱,已经刻入了骨血里,指尖凭着肌肉记忆,拨动出悠扬的乐声。

        周遭,许多人都被乐声吸引。

        纷纷围拢过来。

        谢华也快步走了回来。

        说来也奇怪。

        刚刚谢华眼中,这个女人还满身风尘。

        可现在,抚动琴弦的人,看起来是那么的沉静优雅。

        他看着,透过抚琴的人,好似看回了四十年前,他和爱人初见的那个下午。

        这一幕,陆少琛和厉行渊,自然也是看到了。

        “叶秘书还会这个呢?”

        厉行渊没说话。

        因为,他也不知道,叶芷萌会竖琴。

        柔和的光,打在叶芷萌身上,她神色投入又虔诚,光打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圣洁神圣,不可侵犯。

        这让厉行渊觉得,叶芷萌陌生,且离他无比的遥远。

        她好像压根不是,陪伴自己五年的那个人。

        这个想法冒出头。

        厉行渊心中的阴郁又狠狠地加重。

        他被叶芷萌骗了。

        骗了五年之久!!!

        混血帅哥周贺,被保镖拎回父母身边。

        今天是他的生日,原计划,他此时应该在冰岛的黑沙滩度假的。

        可父母非要给他举办生日酒会。

        让他多认识一些权贵,以后继承家业了,都是要打交道的人。

        听着母亲和客人聊生意。

        周贺百无聊赖,这时,悠扬的音乐声在身后响起。

        他下意识回头。

        下一秒,暮气沉沉的眼眸,瞬间点亮。

        一曲毕。

        叶芷萌轻轻松了一口气。

        很好,一个音调都没错。

        短暂的安静之后,周遭响起掌声。

        叶芷萌从容起身,优雅大方的回了个礼。

        余光中,她看到谢华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可就在这时......

        “这位小姐,能出示一下您的邀请函么?”两个游轮上的工作人员,大步流星的过来,满脸的凶神恶煞。

        不远处人群里。

        白月柔幸灾乐祸的看着。

        让你出风头,吸引来了这么多人围观,正好就让大家看看,你有多不要脸。

        没有邀请函,偷跑上游轮钓男人,下贱!

        叶芷萌也是无语了。

        她最近的点儿是真的背得过了头了。

        哪家酒会内场,还会查邀请函?

        正疑惑着。

        她看到了白月柔。

        白月柔似乎是故意想让她看到,特意往前挤了挤。

        见她看过来,白月柔一脸得意。

        就差把,就是老娘干的,写在脸上了。

        叶芷萌脸色沉了沉。

        白月柔在,那厉行渊......

        周围一些本就看叶芷萌不爽的人,开始大声的讨论起来。

        “不会吧,来掉男人,邀请函都不舍得买一张?想空手套白狼?”

        “她是会做生意的哈哈。”

        “我从最开始,就看她不对劲,果然是偷跑上来的!”

        “贺家的安保差了点啊,居然让这种人混上了船......”

        “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见叶芷萌不说话,工作人员更大声,更凶的呵斥到。

        白月柔看得那叫一个爽。

        不过,没爽太久。

        她下意识回头看厉行渊的时候,二楼已经没了厉行渊的身影。

        再一找。

        厉行渊和陆少琛,已经下楼,往这边走了过来。

        一个念头,鬼使神差的冒出来。

        厉行渊是来救叶芷萌的!

        “抱歉......”叶芷萌无奈开口。

        一个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

        “她不需要什么邀请函。”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叶芷萌也看了过去,看清楚来人后,懵了。

        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