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叶芷萌抬眼,看向白月柔。

        像。

        和白秋画真像。

        比自己像多了。

        “好的,厉总。”叶芷萌点点头。

        “萌萌姐,辛苦你了,我一定会认真努力的快快学!”白月柔娇滴滴的说道。

        “客气了。”

        叶芷萌的态度,始终礼貌有度。

        厉行渊从她身上,看不到半点不甘心或者嫉恨。

        不在意,才不嫉妒......

        这句话,猛地在厉行渊心理冒出来。

        烦躁随之升腾而起。

        “咖啡。”

        厉行渊扔下两个字,黑着脸进了办公室。

        片刻后,茶水间。

        “白小姐,总裁对咖啡的口感比较苛刻,所以......”

        “萌萌姐,以后你还是不要出现在行渊哥哥跟前了,他一看到你,心情就会变得很坏。他现在是我的男人,他不高兴,我会心疼的~”

        没等叶芷萌说完。

        白月柔抱着胳膊,换了个脸色,趾高气昂的盯着叶芷萌。

        俨然一副正宫娘娘的气派。

        “白小姐,如果你想我快点消失,这边建议你,少耍嘴皮子,学快点。”叶芷萌一边研磨咖啡豆,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

        白月柔说那些话,本意是想气叶芷萌。

        她想的是,最好是气得叶芷萌,对自己大打出手。

        好让行渊哥哥更加讨厌她,更加心疼自己,立刻把她赶走!

        可谁知,叶芷萌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白月柔气得直咬牙。

        实际上,她几个月前,就被送到厉行渊身边了。

        叶芷萌挡了她的道,也不知道她给厉行渊灌了什么迷魂汤,明明自己和白秋画更相似,他却留着叶芷萌,冷落她!

        直到现在,厉行渊连她的手都没碰过。

        除了偶尔盯着她的脸出神,他好脾气都很少给。

        白月柔怨毒的看了一眼叶芷萌。

        “不过就是一个,被行渊哥哥玩腻了扔掉不要的人,你得意什么?”白月柔满面讥讽,言辞也是极尽羞辱。

        叶芷萌看着白月柔,那目光,好似能洞悉一切:“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白小姐,你怎么那么恨我?”

        白月柔一怔,条件反射的反驳:“我哪有!”

        “难道是因为,你还没爬上厉行渊的床?”叶芷萌语气带着调侃。

        “你胡说!”白月柔被戳中痛点,立马呵斥回去。

        “秘书室的桌上,有两本工作笔记,一本是厉行渊的秘书手册,一本是厉行渊的情人手册,上面有所有厉行渊的喜好。”

        “你什么意思?”白月柔一脸狐疑。

        她可不信,叶芷萌会这么好心。

        “交接工作,还能是什么意思?”叶芷萌笑着回到,“白小姐,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在意厉行渊,一份工作而已。对待工作,我一向很专业,该交接给你的,一样都不会落下,至于你能学会多少,能不能取悦厉行渊,得看你自己的本事。”

        白月柔蹙眉。

        狐疑的看着叶芷萌。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能有这样好心?

        半晌,她才开口:“你最好说到做到,否则,后果自负!”

        叶芷萌煮好咖啡,推到白月柔跟前,笑意温柔的说道:“白小姐,你说了那么多,我也警告你一句,今天就算了。以后,你好好的去取悦你的行渊哥哥,离我远点,别惹我,否则,后果自负。”

        白月柔被叶芷萌盯着,莫名其妙的脊背出一股寒意。

        叶芷萌怎么回事?

        不是说,她性子软,很好揉捏的么?

        这哪里是软柿子好揉捏的样子?

        这时。

        外面传来敲门声。

        “叶秘,销售1部的老大上来了,说是找您!”

        “来了。”叶芷萌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咖啡给厉总送去。”

        而后,叶芷萌径直离开茶水间。

        “叶秘!”

        叶芷萌刚出去。

        销售部的老大,就冲了过来。

        “我说你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纰漏,原来是要离职了!如果不是我们提前约了对方看方案,按原计划,等到那时事发,你早就办完离职跑路了!我现在怀疑你,收了竞争对手的钱,故意在我们的合同上做了手脚,害我们是去了这次合作的机会!”

        销售部的总监叫周飞,是个脾气爆性子直的人。

        前阵子和叶芷萌还有过合作。

        “周总监,你能先冷静一点么?出什么事了?”叶芷萌沉声问。

        “华科电子的那个单子,合同上的数据,是你提供的对吧?”周飞怒声问。

        “是。”叶芷萌点头,“我仔细核对过所有的数据,在确认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才交给你们销售部的。”

        “放屁!”周飞扯着嗓子。

        这一单,对他的团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事情黄了,没了巨额提成不说,下个季度公司的资源优先权,直接让渡到别的团队了!

        “你自己看看,出了多大的纰漏!这可是十几亿美金的订单,你知道我们整组人,努力了多久吗!”

        周飞把一叠文件,扔到叶芷萌跟前。

        叶芷萌拿起来看。

        文件上,出问题的地方,已经用红笔圈出来了。

        一共6处错误,都是不易察觉的,有两处是小数点后移了。

        “数据从我手里出去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叶芷萌笃定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是我们销售部的作大死,放着大额提成不要,故意搞这一出来陷害你叶秘书?”周飞说完狠狠拍了桌子。

        “吵什么?”

        这时,厉行渊从办公室走出来。

        “厉总!”

        周飞赶忙过去,捶胸顿足的,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厉行渊边上,白月柔一脸惊讶,她看了一眼叶芷萌:“周总监,萌萌姐家里,最近好像出事了,她可能是一时分心,您消消气,这个单子没了,还有下一个,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值当了!”

        叶芷萌望向白月柔,脸色冷得吓人。

        看样子,刚刚的警告,白月柔没听进去。

        “白秘书,红口白牙的,你在给谁定罪?”叶芷萌厉声问道。

        “萌萌姐,你误会了,我是想帮你......行渊哥哥,我只是想帮萌萌姐说话,她误会我了!”

        厉行渊目光幽深的看向叶芷萌。

        所以,装了五年小白兔的狐狸,露出了她原本的利爪和獠牙?

        这才是叶芷萌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