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叶芷萌一夜无眠,然后请了两天假。

        一大早,她去医院又做了一次检查。

        确认怀孕八周。

        她思来想去,模糊的回忆起,两个月前,厉行渊生日那天,开始的时候,的确有过短暂的危险行为。

        就这么一次。

        一次而已......

        “小姑娘,你不是容易受孕的体质,这个孩子最好是留下来了。”医生见叶芷萌独自来,又满面憔悴,委婉的说道。

        不容易受孕,还一次就有了?

        该说她幸运,还是不幸好呢?

        叶芷萌满心苦涩。

        “我会好好考虑的。”叶芷萌离开医院。

        在萧瑟秋风中,站了半晌。

        然后买了一张回家的机票。

        飞机落地榕城。

        叶芷萌买了一束玫瑰、一束紫色雏菊、两瓶好酒,叫了个车,去往西山墓地。

        刚到墓地,就下起了绵绵细雨。

        管理员远远的看到叶芷萌,撑着伞就跑了过来。

        “小叶啊,这也没到日子,你怎么来了?”

        “就是来看看。”叶芷萌礼貌的回道。

        寒暄两句。

        她留了一瓶酒给管理员。

        撑着伞,独自往墓园深处走去。

        管理员拎着酒,看着那纤瘦的背影,满目怜悯的叹了一口气。

        “咋的?亲戚啊?”一边的保洁大姐,凑过来问。

        管理员摇摇头,又叹了一口气:“是个可怜人,四五岁的时候,送妈妈来这儿。十来岁的时候,送外公来,半年前......送来了外婆。老人下葬那天,她不吃不喝的在那里跪了一整天。”

        叶芷萌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墓碑。

        外公外婆合葬,妈妈在边上。

        玫瑰给外公外婆,外公生前,每天都会给外婆买一支玫瑰。

        紫色雏菊,是妈妈喜欢的花。

        最后给外公倒一杯好酒。

        “外婆、外公、妈妈,我这次回来,是有事儿要和你们说。”

        “我怀孕了。”

        “按理说,我不应该留下。”

        “可你们都走了......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这个孩子,是我唯一的骨血至亲。”

        叶芷萌深呼吸一下,好似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心:“医生说我很难受孕的,所以呢~我决定生下来!”

        停顿了一下,叶芷萌笑着说:“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她健健康康出生长大!”

        *

        沪市。

        英贝总裁办,今天很热闹。

        叶秘书辞职的事儿,昨天就传开了。

        众所周知,难搞的厉总,只有叶秘能应付。

        就在大家保持怀疑的时候,今天一早,接替叶秘的新秘书就到了,孙特助直接把她安排进了,叶秘的办公室。

        大家震惊之余,新秘书白月柔小姐的长相,在公司也引起了一些骚动。

        这白小姐,和叶秘长得,居然有五六分相似。

        本来,公司里关于总裁和叶秘书的关系,一直都众说纷纭。

        现在叶秘书辞职,来了个和她这么相似的,细思极恐,传闻就更多,更狗血了。

        厉行渊一大早,就和海外的项目部开会去了。

        等会议结束,已经中午了。

        他刚回到总裁办公室,白月柔就委屈巴巴的过了来。

        “行渊哥哥,我占了叶秘书的位置,她是不是不高兴,所以才不肯来教我?”

        厉行渊蹙眉,看向孙特助:“叶芷萌人呢?”

        孙特助一看,好家伙。

        这是来了个玩茶艺的啊?

        “厉总,叶秘家里有事,请假回去了。”孙特助赶忙说道,“怪我,早上忙着准备会议相关,忘了和您说了。”

        “家里有事?去的这么急,都来不及和行渊哥哥说,很严重吧?”白月柔一脸小白兔般的关切。

        厉行渊下意识离她远了一些:“她不在,你就先回去,等她回来了你再过来。”

        白月柔察言观色,知道厉行渊现在心情不好。

        她撒了两声娇,没逗留,走了。

        出了总裁办公室。

        白月柔看了一眼秘书室,一秒变脸,狠狠咬了咬牙。

        一定是叶芷萌故意给她使绊子!

        她才不信,她真有什么急事,不过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罢了!

        叶芷萌,你给我等着!

        这可是你先招惹的我,今天的事儿,没完!

        “厉总,下午三点,您要和立峰建设的赵总打高尔夫......”孙特助照例汇报厉行渊的行程。

        余光中。

        厉行渊脸色非常难看。

        他喝了一口,刚煮的咖啡后,脸色更难看了。

        “给叶芷萌打电话,让她立马回来交接工作!”

        不交接就跑了,总裁办这些废物,煮个咖啡都煮不好!

        “是!”孙特助立马掏出手机。

        厉行渊看了一眼。

        心里更烦了。

        叶芷萌回去,无非就是她外婆身体出了状况。

        不过想想,她似乎有大半年没回去过了。

        “算了。”厉行渊不耐烦的推开咖啡,拿过一份文件,黑着脸看了起来。

        孙特助捏着手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默默走到一边,还是给叶芷萌发微信「#大哭#叶秘,厉总发了一上午脾气,您忙完,就快点回来救命!」

        叶芷萌去完墓地。

        也没别的地方可以去了。

        收到孙特助的微信后,想了想,早点做完交接,早点离开也好。

        孩子的事儿,绝对不能被厉行渊发现。

        他不会允许自己这样的人,生下厉家的孩子。

        所以尽早交接完工作,尽早离开英贝,离厉行渊远远的才最安全!

        叶芷萌没再逗留,飞回沪市。

        第二天一早。

        叶芷萌准点到达公司。

        总裁办的人,见到她,一个个跟见了亲人似的。

        “叶秘,好好的,你为什么辞职啊?你不在,我们以后可咋办!”

        “就是,厉总生气好可怕,昨天一整天,我愣是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呜呜呜叶秘,你别走,没有你哄着厉总,我们活不下去的!!”

        正说着。

        总裁专属电梯提示灯亮起。

        抱怨的众人,立马正经起来,整齐的站到电梯口。

        片刻后,电梯门打开。

        穿一身黑色高定西装的厉行渊,带着白月柔走了出来。

        “厉总早。”

        众人整齐道,包括站在最后面的叶芷萌。

        叶芷萌依旧穿着,她平时上班时,着的黑白套裙,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头。

        不过神色不再委婉,一片淡淡。

        厉行渊带着白月柔,走到她跟前。

        “这是我的新秘书白月柔。”厉行渊声音冷得不见丝毫情绪,“你好好的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