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午后。

        秘书室,休息室内。

        厉行渊从身后紧紧的抱着她。

        灼热的细吻,落在她脖颈间。

        厉行渊这次出差半个月,罕见的没带贴身秘书叶芷萌,叶芷萌以为,厉总总算是腻了。

        有一说一,她还挺开心的。

        五年前,债主上门,外婆重病,她急需一大笔钱。

        就在万念俱灰的时候,她遇到了厉行渊,据说她和厉行渊心尖尖上的白月光,长得很相似。

        不过,白月光在厉行渊,出事故变成植物人的时候,远嫁去了海外,对方是欧洲赫赫有名的贵族。

        厉行渊大概是真爱惨了这位白月光,被抛弃了,也依旧放不下。

        遇到她之后,他帮她解决了家里的债务,安排了最好的医院,为外婆治病。

        而她,成了厉行渊明面上的秘书,暗地里的替身情人。

        这五年,她藏起自己的本性,模仿着白月光的一切,乖巧柔顺,极尽所能的取悦着厉行渊,早就腻了。

        就盼着厉行渊赶紧换下一个。

        没想到,厉行渊结束出差回来,甚至等不到她下班,去他的住处,直接杀到公司。

        “厉总,股东们还在等您开会。”叶芷萌轻声提醒。

        厉行渊冷淡的应了一声,松开叶芷萌,径直去了浴室。

        叶芷萌微微松了一口气。

        忍着身上的不适,懂事的拿来休息室内,厉行渊的备用西装。

        厉行渊洗完澡出来,换好西装,叶芷萌温柔的帮他打好领带。

        他冷着好看的眉眼。

        垂眸看着叶芷萌。

        女人一如既往,温柔乖巧且懂事,他很满意。

        “桌上有一张支票,两千万。”厉行渊不紧不慢的说道,“另外,秀山湖的别墅,也会转去你名下。”

        叶芷萌一愣,茫然的看向厉行渊。

        这难道就是传闻中的,分手费?

        “厉总,怎么突然......”

        厉行渊看着她一副受宠若惊的,陷入茫然无措的样子。

        眼底满是轻蔑,满意的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这是奖励。”

        奖励?

        她做了什么好事,能得这么大的奖励?

        两千万就已经很多了,秀山湖的那套别墅,市值可是一个多亿。

        虽然厉行渊对她一向大方。

        但从没一次性给过这么多。

        厉行渊拇指指腹,揉了揉叶芷萌微微红肿的唇瓣,凉薄的语气带了些蛊惑,“只要你一直这么乖,这么听话,以后我会给你更多。”

        叶芷萌望着厉行渊,很费解。

        以后?

        什么意思?

        他还没打算和她断?

        叶芷萌收回视线,依旧装得一副娇滴滴的柔媚模样,轻轻点了点头:“厉总,我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叶芷萌的错觉。

        她回应后,厉行渊身上的烦躁,顷刻之间消散殆尽。

        “嗯。”厉行渊冷淡的应了一声,“下午没什么事,你回去休息吧。”

        “好~”叶芷萌点点头。

        随后厉行渊径直离开。

        他走后。

        叶芷萌拿起那张支票,好看的眉眼紧紧皱着。

        这大半年,厉行渊对她明显腻了。

        不久前,她甚至无意间看到过,一个比自己更像白秋画的女孩儿,在厉行渊身边。

        “不应该啊......”

        叶芷萌嘟囔一声。

        这时,落在床脚的手机,突然嗡了一声。

        叶芷萌捡起。

        入眼就是一条,财经新闻推送。

        「快讯!贝恩资本总裁将与百年财团罗斯家族小公主订婚,两大财阀世家强强联姻,世界资本格局或将发生重大变化。」

        叶芷萌眼眸,好似有瞬间刺痛。

        巧了,贝恩资本总裁,正是厉行渊。

        休息室内,还狼藉着。

        她的裙子,厉行渊的高定西装,凌乱的散落一地。

        叶芷萌轻抚额角。

        无语的笑了出来。

        原来,这就是厉行渊突然送钱、送房的理由啊。

        两千万、一套别墅,买她继续当他乖巧的床伴,当他婚姻中的第三者?

        叶芷萌胃里一阵翻腾。

        冲进洗手间,一通干呕。

        而后,叶芷萌抬眼,看着镜子里,神色惨白,又有些狼狈的自己。

        渣男这一套,算是被厉行渊玩明白了。

        都要结婚了,还舍不得放下白月光,抓着她的替身不肯放手。

        这替身,谁爱当谁当吧。

        老娘不干了!

        收拾好自己,叶芷萌估算着厉行渊会议结束的时候,准备好辞呈,去往总裁办公室。

        到了门口。

        叶芷萌正要敲门进去。

        就听到里面,传来厉行渊好友,京圈阔少陆少琛戏谑的声音。

        “行渊,你都要结婚了,叶秘书你打算怎么处理?”

        室内,短暂的安静了片刻,传来厉行渊凉薄的声音:“不处理,照旧。”

        “当二奶,她也愿意?”陆少琛问。

        “给够了钱,她什么都愿意。”厉行渊语气中,满是嘲弄和轻蔑。

        叶芷萌僵在那里,心尖锐的疼了一下。

        她一开始就是卖给厉行渊的,到最后,她在厉行渊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开得起足够的价,就能续费把玩的商品。

        “真的?”陆少琛的声音,突然高亢兴奋了起来,“那你说,如果我开出比你更高的价钱,她会卖给我吗?”

        他话音刚落,就听门外传来,传来厉行渊特助孙昊的声音。

        “叶秘书?”

        叶芷萌回神。

        回头冲孙特助点点头,然后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推门而入。

        刚刚还在嘴炮的陆少琛:“......”

        尴尬了一瞬,他眯起那双桃花眼,像没事儿人似的,温润的笑着打招呼:“叶秘书好啊~”

        叶芷萌想着陆少琛刚才的话,胃里又是一阵翻腾,这觉得他恶心,没理他。

        她径直走到,冷着脸的厉行渊跟前。

        “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么?”厉行渊沉声问,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悦。

        “厉总。”叶芷萌看着厉行渊,没了平时温柔乖巧的模样,不卑不亢的递上辞呈,“这是我的辞呈。”

        厉行渊脸色刷的一下冷下去:“你什么意思?”

        “当初我跟您的时候,我们约定过,我不当小三,您结婚我就离开。”叶芷萌放下辞呈,“我会尽快交接手中的工作,和未完成项目。您和陆总继续,我先不打扰了。”

        说完,叶芷萌转身就往外走。

        路过满脸惊愕的陆少琛时,她停下脚步。

        这乖巧人设,她多一秒钟都不想装了。

        她看向陆少琛。

        眼神冷得,如同看一个垃圾。

        回答了,陆少琛刚刚的问题。

        “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