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又逢君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卑劣(二)

第一百四十二章 卑劣(二)

        让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家在病榻边伺候,显然不合礼数。

        更遑论,冯少君已有婚约,名花有主。

        哪怕朱晅是个随时会咽气的病秧子,也会令冯少君声名大大受损。但凡要点脸,都提不出这等过分的要求来。

        偏偏,秦王妃就这么说出了口。

        冯少君竟也没恼,    眼也不眨地应下了:“承蒙王妃娘娘厚爱,少君一定好好陪伴小郡王。”

        秦王妃脸色稍霁,没等她说下一句,冯少君便问道:“也请娘娘给少君一句准话。什么时候能放了我的外祖母?”

        秦王妃勾起嘴角,冷笑一声:“这就得看晅儿的病症什么时候有起色了。”

        朱晅的病症一日比一日重。

        早在一个月前,秦王妃就暗中派人去了平江府盯着崔家。准备给崔家点“颜色”瞧瞧。

        说来也巧,    许氏那个老婆子不好好在崔家待着,    竟启程来京。秦王妃索性下令,让暗哨在半路就将许氏乘坐的船拦了下来。

        这一招闲棋,今日倒是派上了用场。

        许氏是冯少君嫡亲的外祖母。拿捏住许氏,冯少君再诡计多端,也只能乖乖低头。

        冯少君柔声问道:“敢问王妃娘娘,万一小郡王的病症一直不见起色,或是殒命归西了,又该如何?”

        秦王妃:“……”

        短短两句话,像一柄利刃,刺中了秦王妃的五脏六腑。

        秦王妃心中剧痛,面色霍然一变,目中射出怒火:“大胆!混账!你竟敢咒我的晅儿!”

        冯少君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娘娘先别恼。娘娘心里清楚,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不是小郡王到了生死关头,    娘娘也不会做出这等不要脸面的卑劣之事来。”

        “我为了外祖母的安危,    不惜闺誉清名,    甘愿进秦王府陪伴小郡王。”

        “王妃娘娘也总该给我一个准话。到底何时会放了我外祖母吧!”

        秦王妃呼吸急促,目中闪出愤怒的凶光,狠狠盯着冯少君:“冯少君!我警告你,    在晅儿面前,你不得胡言乱语。不然,我就令人一刀杀了许氏,让你追悔莫及!”

        “区区一个商户妇人,死便死了。就是事后你去刑部衙门告状,本王妃也无需为一个卑~贱的商妇抵命。”

        这话说得极其刺耳。

        可在皇权至上的大齐朝,这就是事实。

        冯少君没有再刺激秦王妃。

        等秦王妃情绪稍稍冷静,冯少君又淡淡道:“我今日进府,一直陪伴小郡王,直至小郡王病症有起色。十日后,请娘娘放了我外祖母。”

        一旦放了许氏,以冯少君的狡诈,焉肯乖乖留在秦王府?

        秦王妃压根就没有放了许氏的想法。

        不过,眼下总得先随口敷衍几句。

        “好,过十日,我令人放了许氏。”秦王妃一口应下。

        秦王妃的话,根本做不得数。

        冯少君却未揭穿,顺着秦王妃的话音道:“娘娘一言九鼎,我冯少君也在此立下承诺,一定尽心照顾陪伴小郡王。”

        顿了顿,冯少君又道:“不过,    我到底是有婚约的人,就这么进小郡王的寝室,实在不妥。不如请娘娘对外宣称,收我为义女。如此一来,义妹照顾义兄,风言风语也会少一些。”

        既进了秦王府,还想再嫁沈祐不成?

        秦王妃冷笑一声,口中爽快地应了:“也好。”

        然后,叫了碧落进来:“这是本王妃新收的义女,传本王妃的话下去,府中所有人见了冯三姑娘,都要恭恭敬敬。”

        冯少君抿唇一笑:“义母还是叫我少君吧!”

        秦王妃:“……”

        碧落:“……”

        她改口倒是快得很。

        秦王妃抽了抽嘴角,很快改口:“碧落,你带着少君去西厢房安置。”

        竟连待客的院子都没准备,直接让冯少君住进正院西厢房。

        这是要日夜监视,免得冯少君逃跑。

        冯少君心中冷笑连连,面上不露声色,略一点头:“义母,少君先告退了。”

        这位“义母”,肯定不知道她还有一个“义父”杨公公。不然,也不会应得这么爽快了。

        ……

        秦王妃的正院,不必细述,自是陈设精美奢华。西厢房十分宽敞,带着配间和耳房净房,足够冯少君主仆三个住了。

        郑妈妈安顿行李,吉祥伺候主子换了一身衣裙。

        都这时候了,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冯少君低声道:“外祖母在进京途中,就被秦王妃的人拦下。现在,秦王妃以外祖母性命相胁,我不能不来。”

        郑妈妈和吉祥的脸色齐齐变了。

        郑妈妈是崔家的家生子,吉祥也在平江府住了六年。她们都很清楚自家主子对外祖母的感情何等亲厚。

        怪不得冯少君接了信后,脸色那般难看。

        怪不得她立刻就来了秦王府。

        事关许氏生死,根本容不得她有半点犹豫。

        郑妈妈目中闪过怒色,咬牙低语道:“真是卑劣无耻,可恨至极!”

        吉祥眼圈一红,快哭出来了:“小姐,这秦王府进来容易,想出去可就难之又难了。”

        冯少君看了吉祥一眼:“吉祥,以后,怕是要委屈你了。”

        吉祥一怔。

        郑妈妈倒是立刻反应过来,用力握了握吉祥的手。

        吉祥也明白过来了,眼睛霍然一亮,急急说道:“不用等日后,现在奴婢便和小姐换衣裳换脸吧!”

        前世,就是吉祥顶替了她的身份,她才得以逃出秦王府。

        这一世,她绝不会让吉祥无辜赴死。

        冯少君握住吉祥的另一只手,轻声道:“现在不行。我们刚进秦王府内宅,对这里的一切都不熟悉。也不知道朱晅脾气如何。”

        “这几日,你暗中留意朱晅的一举一动,更要学着如何应对秦王妃。”

        吉祥郑重点头:“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仔细观察暗暗留心,日后不露半点马脚。”

        冯少君的脑海中,浮现出前世和吉祥诀别的一幕。

        当年,吉祥也是这般坚定地看着她,让她快些逃出秦王府。

        冯少君鼻间微酸,手下略一用力:“走,现在随我去见小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