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90章 不靠谱的师父

第90章 不靠谱的师父

        金鸡破晓时,天刚蒙蒙亮。

        世人所向往的林荫小道,早已车水马龙。

        这一次的离开,很早。

        师徒三人只是简单吃了点早饭,整理好衣物,就准备赶路了,不过这次没有准备马车。

        早已起床洗漱好的江风在索要符篆无果之后,他便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冰丝袍子站在苏眠的房门前,犹犹豫豫,许久都未曾敲响。

        屋内的苏眠早已醒来,望着外面的光亮,照透着江风的身影映在屋内,心情复杂,门外的他浑然不知。

        二人相隔一扇门,却都不敢主动打扰,或许多数一句话,其中都会有一人舍不得。江风从怀中拿过一封信,蹲下身子,将信从门缝递了进去。

        递完信之后,起身长舒一口气,离开了此处。

        江府大门旁。

        吴几道和林婉吃完早食,收拾好东西,便在此等候江风。

        见江风走来,二人竟没有一句话,原本该有十几句话等着他的林婉,异于平常。

        “呦,师姐,今天怎么那么沉默?”江风扬起一抹微笑在嘴角,打趣道。

        “你是不是有病?”林婉没好气道。

        江风抓起自己的衣物行李,就斜跨着背了起来:“我早上吃过了,所以油饼还是你自己食吧!”

        林婉:“......”

        “好了,你们俩都是一个师父,好好相处,不要再恶言相向了。”

        当师父的捋了一把胡须,出来解围道。

        只听江风乖巧的说了一声“是”,而林婉转过头去没有理会。

        女孩子家家生气就是这样,江风无奈摇头。

        “娘,你们回去吧,不用送。”

        慕容雪经历过上次的分别之后,这一次变得不一样了,虽然心头还是有点不舍,但起码可以接受。

        “好,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回来,这世上还没有我江府解决不了的麻烦。”

        有了他娘的这句话,江风自信感十足,脸上漏出一抹笑容道:“娘,儿子还真有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不知道娘以后可不可以帮我解决。”

        慕容雪想也没想的就先答应了,随后问道:“什么事?”

        “这个保密,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臭小子,在我面前还卖关子。”

        江风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许叔叔,南宫兄就拜托你了。”

        “世子放心,只要老夫一日还活着,殿下就不会少一根汗毛。”许文秀语气坚毅道。

        各种事情一一告别之后,江风这才跟着师父后面踏门而出。也就在这时,他转身说道:“姑祖母,我爹还有二爷爷他们俩说你母老虎脾气,你可不要放过他们。”

        江礼爷俩闻言脸色黢黑,心中慌乱,连忙说道:“臭小子,乱说什么呢?”

        江风转过头去咯咯一笑,心头顺畅无比,小时候的打不能就这么白挨了,儿子长大了,时候开始学会自卫了。

        “你们两个!!!”江倾脸色难堪,怒吼道。

        “姑姑,误会!!!都是误会!!!”

        “三妹啊,你二哥我是那样的人吗?显然不是,对不对,都是那个小兔崽子瞎编的。”江礼笑呵呵的看着江倾,好像在求原谅似的。

        二人连连摇头摆手,一时间解释不清。

        “管他是不是,你俩先过来挨顿打,等那小兔崽子回来,我再教训他。”江倾丝毫不想听什么解释。

        “啊~~~!”

        顿时,江府内传来阵阵惨叫声。

        “姑姑,别打了,别打了。”慕容雪在旁边好言相劝着。

        吴几道异于凡人的听力,听着江府内的一切,不禁叹道,这么多年了,脾气还是一点没变,不过我喜欢......不过这臭小子跟个反骨仔似的,以后得提防一下,不然下次挨打的人就是我了......

        “师父,我们现在三个人,倒不如你用儒术带着我们赶路?这样去桃花岛的路程或许能够快一点。”江风突然道。

        为什么没用马车?就知道你小子会那么想,吴几道轻瞥一下嘴角,然后面无表情道:“好!那为师就先试试。”

        江风二人齐点头。

        吴几道双指放嘴边,紧闭双眼,默念道:“天下儒术,尽随我心,我等之身应在桃花岛!”

        江风期待的两眼放光,心目中期待许久的桃花岛。

        我来了!!!

        瞬间三人消失在原地,只觉眼前一片昏暗,再次睁开眼睛,浮现在眼前的一幕令他叹为观止。

        周围一幕幕金黄无比,温度燥热,眼眸中的不远处还有颗颗绿植仙人掌,虽是早上的太阳,但仍然可以感受到炙热的灼烧感。

        这是沙漠!江风心头一震,随后有些无语的说道:“师父您能不能靠点谱?这次只有我们三个人,怎么还会出问题?”

        “额,且慢,为师再试一下。”吴几道尬笑道。

        “天下儒术,尽随我心,我等之身应在桃花岛!”

        儒术咒语再次响起,“嗖”的一瞬,三人再次消失,只在那片沙漠中留下几对脚印,一阵热风吹起漫天飞沙,脚印瞬间抹平。

        ......

        “咕咕咕~”

        当他们三人再次出现在一个地方,周围被树木遮住不见光日,传来怪异的鸟叫声,引得江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立夏过后本该极度温暖,但这里却并非如此,反倒是让人感到阴森寒冷。

        “阿,阿嚏~”

        江风害怕的哆嗦着身子,抱紧双臂。

        林婉亦是如此,她拽着江风的衣角,不停地观望四周,小声道:“师父,这,这是哪里啊......”

        “额,且容为师再试一次!”

        ......

        来来回回穿梭五六次,终于最后一次终于正常了一点。

        这里不像戈壁沙漠,也不像渗人峡谷,方圆十里左右都有住户,人烟味更浓一些。

        这个小镇名曰扶海镇,临近海边,地属南阳青州,坐落于青州边陲。

        小镇的镇口高高挂起一面旗帜,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扶海”

        江风呼出一口气,身体得到放松,前几次的瞬移差点没让他们小命交代在这里。

        “师姐?”

        江风看向抱着自己手臂丝毫没有想要撒开的林婉说道。

        在阴森寒冷的峡谷中,林婉紧闭双眼,最终害怕的不由自主抱着他,这才造就了现在的局面。

        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熟悉的人烟小镇,林婉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再看向自己两只手死死的抱着江风手臂,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红晕,下意识的松开手。

        “师父,咱们能靠点谱吗?但凡您老失误那么一下,我们差不多就到桃花岛了,可这,这又是哪?”江风叹息着,愁眉苦脸,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子。

        在北离失误一次,害的他们路程多赶了将近一个月,方才荒无人烟的戈壁大沙漠,阴森寒冷的峡谷等等,就没有一次靠谱过的,江风在心里暗暗吐槽。

        只听林婉说道:“到了。”

        江风皱着眉头,摸着下巴,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小镇,“扶海镇?可它跟桃花岛什么关系啊!”

        “看见那片海了吗?”林婉指了指小镇边上,不远处的大海。

        突然,江风只觉得一阵海风吹过,泥土芳香的气息扑鼻而来,顺带的还有一点大海的味道,再看向海中央朦胧的岛屿,距离想来应该很远。

        “那里,就是桃花岛?”

        林婉点了点头,心道,他这不靠谱的师父可算靠谱了点。

        “那我们还等什么?冲啊!!!”江风芜湖了一声,握紧拳头朝着天上挥去,激动地差点跳起来。

        “不急,为师自由安排!”

        吴几道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那苍老的声音很平淡,他望向远处留下一抹背影,一头银丝随海上的风吹过而抚动,像个世外高人一样。

        “什么安排?”

        “一会你就知道了。”

        “搞什么嘛,那么神秘......”

        扶海镇可与别的地儿不一样,这里地势颇高,想要去海边还得找到一条合适下去的路,镇子上渔具、鱼货比较多、摆摊叫卖的从镇子头排到了镇子尾,一路上还有好多支撑起来的竹木杆,上面挂满了鱼干。

        走在小镇上的师徒三人着装与本地人显得格格不入,他们是冰丝长袍,而本地人已经再穿短衫短裤了,虽说冰丝长袍在江州适合、凉快、很正常。但到了这里,小镇上的居民目光诧异,一致的认为他们三个有病。

        兴许是年龄大了,吴几道似乎经历过很多这种事情,所以并不放在心上,反倒是江风被那些看异类的眼神盯的非常不舒服。

        “他们这是什么眼神?”扭过头看着林婉的小脸低声问道。

        林婉好生解释道:“你不觉得很热吗?”

        “热?”江风皱起眉头,挠了挠脑袋,犹豫半刻道:“好像是有那么一点,要脱衣服吗?”

        林婉白了他一眼,“大街上脱衣服,会被当成祸乱孩童心智的淫贼,然后用乱棍打死!虽然你本来就是,但为了不让他们发现你还是......”

        话还没说完,江风已经把冰丝长袍脱了下去,剩下的只有能够露出胸襟的冰丝长衫和长裤。

        “啊!!”

        江风一把死死捂住林婉散发出尖叫的嘴,然后大皱眉头,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发现了似的,沉声呵斥道:“喊什么?没见过?我邮没脱完,再喊我帮你把衣服也脱了。”

        “唔唔唔......”

        林婉目光腾向师父,吴几道却是看了一眼,继续前行。

        随后江风松开手,林婉这才恢复如常,憋红着脸,大口喘着粗气。

        “师父,没想到你们两个竟然是一丘之貉,你偏心。”林婉黛眉微蹙,喊道。

        吴几道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为师一向很公平公正,哪里偏心了?再说了他不是还欠你两个条件吗?”

        林婉亚口无言,都怪这个小淫贼居然轻薄她......那一次的三个条件她记得很清楚,而且已经在北离用了一个,不过一想到江风还欠她两个条件,脸上便浮现出一抹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