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82章 修罗场

第82章 修罗场

        江风带着叶迁寒与许柔在江州城转悠了好一会,包括摘花大会,也都去看了看,这种寻妻求夫之事与他们不沾边,况且也都心有所属,没必要参加。

        “江兄,我看也差不多了,叶某实在不能多留了,还请帮忙告知伯父伯母,失礼了。”叶迁寒拱手说道。

        “可你的行李包裹什么的都还在江府啊......”

        只见叶迁寒拿出福袋,在他眼前晃了晃,立刻,江风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好,不过这个袋子功能挺好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装人?!”

        闻言,叶迁寒一怔,想法挺危险的,不过我怎么没想到......

        “这个叶某还未试过,以后有机会江兄可以试试,咱们在宣城借来的好东西,我留了一点以后用急,剩下的都放在你们家的账房了。”叶迁寒一双粗壮,沉重的手,放在江风两边的肩膀上,道:“江兄,有缘江湖再见,到时候无论喝酒还是论剑,逛花楼,叶某奉陪到底!”

        江风轻笑一声,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只见他拿下肩膀上那双沉重的手,平淡道:“喝酒可以,论剑就算了,我不如你!倒是逛花楼这事,你得问问许姐姐了!”

        许柔听后,那双明眸之中神色微变,猛地一下揪住叶迁寒的耳朵,气汹汹的教育一番:“好啊你叶迁寒,长本事了,都敢带坏小风了!”

        叶迁寒斯哈一声,捂着红通通而又有些发白的耳朵,在江风面前,作为男人的颜面全无,低声道:“天下儒术,尽随我心,吾身当在青竹峰!”说着他握住许柔的皓腕,随之一声疼痛的呐喊,消失在了此处。

        “好烦,我就没有被自己女人教育的烦恼!”江风摇摇头,大步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

        青州,青竹峰。

        郁郁清脆的四季竹,随着一阵清风拂过,吹落下几片青叶,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这竹林中的木竹屋所建的院落内,多出两道身影,一男一女,一个身着墨色袍子,背着长剑身材高大,另一个女子虽说容貌算不上去倾世容颜,但丝毫不差。

        “师父,迁儿回来了!”叶迁寒冲着竹屋内喊道。

        竹屋内,仍然躺在床上的妇人明眸灵动,两行炽热无比的泪水,唰一下流淌而出。

        “迁儿,还活着。”声音有些嘶哑。

        正在一旁的烧着药的少女心头一怔,站起身子,也不顾火炉上滚烫冒气的药罐子,直接夺门而出。

        “哐当!”

        竹屋门被猛的打开,一个熟悉的面孔扑面而来,叶迁寒难忍心中激动,颤颤巍巍开口道:“青儿!”

        “哥!”

        少女顿时眼眸水润洁白,泪水模糊了双眼,这是激动,这是思念,更是心疼。在叶迁寒身上所藏的剑气被释放之后,她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但自己却不能出去寻找,她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照顾躺在床上的美妇人,瑶光剑圣!

        叶迁寒踱步向前,叶青再也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半年之久未见,对于这个哥哥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一把抱住眼前这个男子,娇腻声中带着点哭意。                “师父呢?她怎么样了?”叶迁寒与妹妹相拥了一会,双手扶着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她......”叶青支支吾吾不愿回答。

        正当叶迁寒心悸感涌来,大步跑进屋内的时候,一句话让他立刻呆立在了当场。

        “她是我们的娘......”叶青眼神之中更多的是心酸和苦涩,在她前一天知道这个秘密的时候甚至比叶迁寒更目瞪口呆。

        顿了几个呼吸,叶迁寒回过神来,头也不转的走向屋内,许柔紧跟其后。

        在自己所用瑶光剑法的时候,吴几道曾说过瑶光剑法不是谁都能学的,你师父她有事瞒着你。这一刻,他恍若春秋隔世,大梦初醒。

        眼前,躺在床上病入膏肓,脸色苍白,被火毒折磨奄奄一息的女子并不是他尊敬了十几年的师父,而是他的亲娘!心头难弃酸涩,一股恍若人间夕阳落山的叹息之感戛然而生。

        “扑通”跪倒在床前,额首与冰凉的地面触碰,久久未曾抬起。

        俄顷,双眼饱含泪水,突然强稳心境说道:“娘,孩儿不孝,来晚了。”

        躺在床上的美妇人,抖动的嘴唇微微张开,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不晚!”

        ......

        叶迁寒拿过雪义莲,亲自配上十几位寒性药材与之相煎,如果秦家有人在这儿,一定很眼熟。

        叶青与许柔站在一旁默默不语,静静的看着叶迁寒把药煎好,在嘴边轻轻吹了吹,送到他娘亲嘴边,“娘,雪义莲孩儿找到了,这下你可以彻底好起来了!”

        “迁儿,你受苦了!”瑶光剑圣双眼泪珠打转。

        脖颈浮动,先是轻品一口,再是拿起药碗一饮而下,擦拭嘴角过后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眼前的儿子。

        “不苦,这才哪到哪。”叶迁寒端着药碗说道。

        随后眼神之中杀意渐浓,拿着药碗的手指渗白,“娘放心,这仇,以后我一定会报,向溪流不得好死!”

        瑶光剑圣轻轻点头,问道:“你不想知道娘为什么瞒着你们?”

        “娘做事一定有娘的道理,孩儿不问,该知道的时候自会知道。”

        “迁儿长大了,懂事了!”面色苍白如霜的瑶光剑圣,艰难的挤出一抹微笑,看向许柔,“不给娘亲介绍一下这位姑娘?”

        “她,她是孩儿的......心仪之人。”

        .......

        在叶迁寒二人离开之时,那副场景让江风欣喜难收,比剑自愧不如那句话应该由叶迁寒来说!

        摘花大会也看过了,想必接下来最有意思的事情就在江府了。想到这,江风嘴角上扬,轻轻的笑了一声,“回家!”

        作为远道而来的客人,还是未来的亲家,陈今瑶来到江府之后待遇并不低。那红色锦缎包裹着的一箱箱聘礼,在一群北斗山弟子的努力之下终于搬完了,总计十来箱,万众瞩目,引得外人一顿围观,本来他们只带了两箱,但觉得不够面子,所幸又在江城置办了一堆。

        聘礼?江城江家一共就一个子嗣,还是个带把的,怎么会有人送聘礼?这是围观之人最难以理解的地方。

        “江叔叔,聘礼送不送是我的事,而收不收是你的事,反正我是不会再带回去的,恕今瑶无礼。”陈今瑶的话让江府众人一时间语塞。

        自古哪有女子送聘礼的?而那名女子居然扬言还要娶男子,在旁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知道的还以为男方是个吃软饭的,家境不行,没有能力呢。

        “这......”江正和与慕容雪相视一眼,无语凝噎。

        当爹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江风不在他没办法处理这个事情,有些话不同的人说是有不同味道的,碍于苏眠的原因,眼下只能等江风回来,他这个当爹的把握不住,只能让儿子来,毕竟是他的人生大事。

        “江叔叔,你不用为难,不知我那未来的夫君在哪?等他来了,我们再好好商议此事!”

        陈今瑶的话全然被苏眠听近了耳朵里,本来就容易吃醋的她,怎么容得了别人一口一句的喊他心中之人夫君?换做世间哪个女子愿意与其他人共享唯一?况且还是半路撞出来的女子。

        “陈姑娘,恐怕今天要让你失望了,江公子已有心仪之人,而且她们二人也已互许终身,这一趟江州,你怕是白来了。”苏眠正了正身子,从人群中走出,全身纯欲的气质不输陈今瑶,只是身材略处下风,二人美的地方不同,陈今瑶最具优势的就是御姐般的身材,纤细白嫩的大长腿,峰峦叠嶂的汹涌气势!而苏眠属于纯欲风格,一眼误终生,看一眼就人想入非非(等等,怎么又是我o(╥﹏╥))。

        江家一家人,此刻全都想捂着额头,当做不在现场,最不愿看到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江正和在心中默默祈求,风儿!快回来吧,再不回来江府怕是要炸了,那你将再无容身之地......

        而江风从外面的大街上,吹着口哨,悠然自得的朝着江府走来,漫不经心的一心只想看戏,他并不急于现身在江府,如果自己在那所有的目光都将指向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不妥。苏眠和陈今瑶迟早都要见面,还不如先让她们二人打起来,自己再从侧面下手,先抱着处于下风的,再与占据上风的讲道理。大型修罗场换谁都会社会性死亡,虽然这个世界允许三妻四妾,但他骨子里却一致的坚定自己不可以这么做,除非......嗯,迫不得已。

        很快,他就来到了江府门口,而是漏着双眼偷瞄里面发生什么了,看门的小丁在江风的工钱威逼利诱之下也当做没事人一样,与江风一同看着里面发生了什么。

        陈今瑶一行人就在刚进门不远的地方,大门没关,里面的聊天声,路过的人都可以听的清楚,路人也很多。

        “你是何人?我与江叔叔说话,哪里轮得着你插嘴?”陈今瑶月眉弯曲,诱人的玫唇微张。来之前,她记得他父亲说的话,江家只有一个孩子,跟她这般说话的女子一定不是江府的,既然是外人,所以语气也就没那么好,更何况还是个美貌容资不输她的漂亮女子。

        届时,苏眠欲说还休,却被小何突然抢先说道:“我家小姐就是与江公子互订终身之人!”

        苏眠顿时脸庞霎红,翘首而立,脸上浮现的红晕与傲娇的气质无法言喻。

        江风怕了自己一下大腿,“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