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78章 忆往昔

第78章 忆往昔

        江风回道:“不是,刚刚让娘在江府安顿下来了,不过他现在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江礼算是听命白意思了,“只要还有活着的机会就好!”

        “那这个就得看我师父了!”说到这,江风看了一眼吴几道。

        吴几道细细品着茶,说道:“七彩灵鹿血为师也找不到,不过寒火草,桃花岛的百兽谷倒是有不少,你与我回去正式拜师的时候可以寻得。”

        “那如此以来只差鹿血了。”江风言道。

        “恐怕找不到了!”江礼突然打破了原有的气氛。

        “灵鹿灭绝了?”

        “不完全算,只是我知道七彩灵鹿目前已经全部消失了,但是鹿血还是有人珍藏的,灵鹿的血非常宝贵,能给将死之人的血带来活性。”

        “那我发布悬赏,重金购买。”

        “不行,这个东西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可我听说我们江家富可敌国......”

        “哪个混账说的,老夫劈了他!”江礼没好气道,恐怕想要得鹿血真得拿一座城池换,不过人家还不一定愿意换呢。

        还在客房内的叶迁寒正整理衣物,突然打了个喷嚏,只听他轻声道:“看来师父想我了,不能再耽搁了,我得尽快回去。”

        ......

        “你说你与凌王去往北离的途中遭遇了刺杀?秦起干的?”

        “没错!”

        江风把这一行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讲述了给他二爷爷听,江礼闻言也是暴怒,虽说江风不是自己亲孙子,但老江家独苗,不是亲的也犹如亲的。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迟早有一天我亲自砍了他。”江礼心中怒火翻腾,气的不行,随后又道:“把平离策和令牌收好,以后或许有用。”

        江风点头,顺手收了起来。

        “对了二爷爷,姑祖母在哪?我好像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过,你们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额,这个......”江礼汗颜。

        这时吴几道开口道:“一直这么瞒着他也不是事儿,毕竟他是你们老江家独苗。”

        “好吧!”江礼左思右想一番之后,对着江风淡然道:“还记得三层楼为什么不让你去吗?”

        “三层楼?那个神秘女人?”江风说道,当初差点就让自己的小小风交代了。

        “她就是你姑祖母,江倾!”江礼脸色并不好看。

        怪不得敢自称姑奶奶,还叫我爹小子......江风不解道:“那她为何是男声?”

        “这......”江礼哑言。

        “被人害的!”吴几道接着回道。

        嗓音被害,躲在三层楼不敢见人,莫不成容颜也被毁了?江风问道:“谁?”

        吴几道摸了摸胡须,“花瑾楼,老楼主!”

        当然这是幕后始作俑者,还有很多小人物,对他来讲不值一提,反正都已经被自己杀完了。

        “她还活着么?”江风眼神中突然多了一抹杀意,问道。

        “死了。”吴几道答。

        “活该!”江风沉声道。

        江风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记忆和意识的融合让他不受控制的愤怒。随后叹一口气,心道,“既然你死了,那么剩下的就让花瑾楼的姑娘和继位人来偿还吧!本少爷的金箍棒早已磨的锃亮,你们这些女妖精,就等着本少爷把你们统统捅死吧!亏本少爷还为你们花瑾楼作诗词,你们配吗?”

        “上次你来江府最后还是没有勇气走出那一步吧?”江礼突然问道。

        吴几道品着茶,可随之茶杯一阵微微波动,此刻变成了酒,他一饮而下,没有说话。

        “这次又来了,终于敢了?你可知她为了你受了多少罪?”江礼声音逐步高涨起来。

        这给江风听得一愣一愣的,发生什么了?

        “所以,我这不是来赔罪了么!”吴几道轻笑一声说道。

        “用嘴?”

        “用行动!”

        等等,你们这咋越聊越不对劲了!江风突然打断二人聊天说道:“师父,你们先聊,徒儿上次在冰源山脉所得的几章书籍,得去与书楼那本结合看一下。”

        两个老头完全没有理会,江风只好暗自撤退,恐怕接下来都是少儿不宜的话题。

        江风走后,吴几道说道:“多亏了风儿,他在宣城之时让我忆起往昔,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我对不起倾儿,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尽量弥补江家!”

        “江家不需要你来弥补,你最该弥补的是她!”

        “我知道,我吴千城这辈子只做过两件对的事儿。第一是与倾儿相爱,第二就是收了风儿作为徒弟。也做过许多错事,比如与倾儿相遇,若是当初没有在江城相遇,或许他不会因我而变成这样......”吴几道面容伤感。

        这也完全可以诠释他为何当初要自称自为“伤感小王子”,甚至连做一首诗都满是伤感,情字难解在心中,竟是少年白了头......

        江倾毁容,毁音之后,再也没有脸面与其相见,自那以后也改名为“江顷”

        其中含义只有吴几道一人懂,为此他更是一夜白了头,要说不爱,怎么可能呢?

        “所以如今你再到江府来,只是为了说废话的?”江礼险些就要破了粗口。

        “不,小风在北离所做之事,让我心中难解的情字骤然开明,我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曾经,心里有些话再不说,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人生在世当不留遗憾。”吴几道皱眉,短叹一声道。

        “看来,让那小子拜你为师还是比较正确的选择。”江礼捋了捋胡须。

        “等到桃花岛之后,我给他布置一番历练,上清拳炼就的玉骨,世上仅有只有陈夜阑知道该怎么晋升,剩下的只能自己摸索,可陈夜阑肯定不会教小风的。”吴几道说道。

        “未必!”江礼眼神坚毅道,“先把眼前之事处理好吧。”

        吴几道点头。

        ......

        片刻之后。

        后厨的饭还没有做好,人比较多,做的少指定不够吃,况且今天是慕容雪这个当娘的亲自下厨,自然急不得。

        江风告别师父二人之后,来到了书楼。

        他在一楼躺在书堆中,静静的看着书。

        书名上写着几个大字“男人本命武器是怎样炼成的”

        书中介绍,‘一品天剑师的境界三个各有不同,先说剑仙,初入一品可调动天地之力,超越凡人的存在。再说剑圣,剑仙之上另一个高深境界,需要寻得本命物,本命物可以是刀枪剑戟,可以是龙羊虎兔。铸炼出武器,用自身精血与之相配,再与本命物融会贯通,才可达剑道巅峰。’

        ‘道家,不需要寻本命物,铸武器,只需立命,兑命即可。’

        据江风所了解,剑仙之境那个枯木当属如此,瑶光剑圣一定是剑圣之境。他见过他师父使用本命武器,给他的感觉已经与本命物融汇贯通过了,想必已经达到一品最高境界了。

        “所以这本书教我怎么铸炼本命武器与本命物融会贯通?但没教我本命物怎么寻啊!!!”江风挠着脑袋,有些抓狂,好比如上厕所蹲一半没擦屁股就被人强行拽了起来。

        又看了看那从寒洞所得来的三张纸,上面赫然是记录铸炼本命武器的过程,江风大惊,“艹,还不允许外人帮忙?本想着有师父在,这些都不用愁,看来还得靠自己。”

        “唉,这些还远着呢,我才区区八品,还是先想着怎么提升一下境界吧。就是不知我这身玉骨怎么提升,成为仙人的根骨,想来一定不止那么平凡吧......”

        正当躺在书堆里,思考之际,江风只觉得整个书楼都在颤抖,一楼的梁柱之上还有不少灰尘散落下来,扑土杠烟的。

        地震了?江风急忙爬了起来。

        “吼~”

        只听一声龙吟声回旋在书楼外。

        这声音,龙瑰剑!师父?

        江风连忙推开书楼大门,快步跑了出去。

        院内,被这一声龙吟吸引而来的不止江风一人,近乎全府内的人都在目视府内上空。

        一条金黄色的巨龙盘旋于书楼楼顶,时不时散发龙吟。

        “那是什么?”

        府内有人不解问道。

        林婉看着那条巨龙,熟悉之感迸发而来,“龙瑰剑?”

        书楼,三层。

        一柄火红色的剑与架立于杂乱无章的书桌之上,剑鞘上刻着类似凤凰般的图案,剑柄并不与寻常一样,反倒是与翅膀一样的剑柄,翅膀中间镶嵌着一颗红宝石。

        “翁翁~~”

        剑身突然抖动不停,嗡明不止。

        神秘女子静立于此,目光注视那把火红色长剑,没有阻止共鸣,反倒是呢喃道:“凤渊,你也感受到了么......”

        话音一落,“嘎吱~砰!”房屋木头破裂的声音传来。

        紧跟着是一阵凤鸣声,响彻在整个江城。

        乍瞬,凤渊剑破楼而出,巨大火鸟腾空翱翔,两只翅膀遮住了一半的江城。

        “那是,凤凰,好眼熟!”江风望着头顶的火红色凤凰自言道。

        随后左手手掌伸出,唤出凤鸣剑诀,一瞬感觉自己熟悉无比,这两只凤凰都是一样的,我的是残影......

        凤凰翎尾呈金色,翅膀火红,艳丽无比,凰额之上嵌着一块红宝石。

        此刻,江城之中,江府之上,一龙,一凤,双双盘旋于此。

        “龙凤齐聚,实乃我江州城之幸啊!”

        “江城居然还有还有龙凤保佑,实乃幸地啊,本公子今日定能摘得鲜花一枚!”

        剑楼前,那些准备参加,观看摘花大会众人接连不停叹道。

        在剑楼内处理事务的江正和,听见龙吟与凤鸣声,来到窗边望去,沉声道:“姑姑,你们二人能了却夙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