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73章 双重暴击

第73章 双重暴击

        “域界陨铁?那是个什么铁......”江风不解的问道,一旁的叶迁寒听的也是炯炯有神。

        “这是我给它起的名字,具体也说不上来是个什么铁,总之是块好铁!”

        说了,但又好像没说......

        “看好了!”话音落下,吴几道掏出了他自己的龙瑰剑,顺手劈去。

        “别。”

        江风想要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心道,这万一是什么绝世宝贝,再给砍坏了,那不血亏?

        “当啷”一声铁块完好无损。

        师父看了好徒儿一眼,“你说什么?”

        江风拿起刚刚挨劈的黑块,说道:“没什么!”

        “要真是什么绝世宝贝,也砍不坏,轻易砍坏的还能叫宝贝?”吴几道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我靠,挂壁师父又偷听我心思!在他面前毫无隐私可言......到底啥境界,那么恐怖......

        “师父说的是!”

        “哎呦~”江风捂着脑袋,刚附和完,就挨了一戒尺。

        打徒儿用本命神器,此乃孙猴子出世,独一无二!

        吴几道问:“你且看我手中的龙瑰剑与此有何异?”

        江风一手拿起域界陨铁,一手拿起龙瑰剑,左右打量一番,道:“并无何异!”

        “蠢货,以后出门别说是我徒儿!”吴几道怒喝一声。

        江风挨了顿骂之后,一副乖巧弟子求学的表情说道:“徒儿愚钝,还请师父讲解。”

        “很早之前,那时候你爷爷也还在,他很年轻,天下不仅仅只为争夺上清拳,也有很多人打的头破血流,都是因为域界陨铁!它不是凡间的产物,也不是天上的仙物,它类似于玄铁,但比玄铁还要恐怖,它蕴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我们把它来自的地方称之为域外世界,所以便有了域界陨铁一说。”

        江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事情变得有意思了起来,紧跟着追问道:“然后呢?”

        “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全都是从我们年轻时候开始的,在那之前,世间还有一位‘天地神境’,也就是剑道和道家所到达的最高境界。可自天地神境那位强者消失之后,人间才变得不一样。”

        “稀奇古怪的花草,毒药,甚至飞鸟走兽,包括域界陨铁这种材料,甚至天上掉落的仙家之物都在频繁增多!”

        “最后一位神境强者消失之后,人间从此便再无天地神仙。据我所知的最高境界也不过陈夜阑,但他并非天地神仙。我的这把龙瑰剑,用的就是域界陨铁作为材料打磨而成,所用的料子也就你手中黑块那么多。”吴几道朝着黑块撅了一下下巴。

        “这么晦涩难懂的事情,我怎么懂......再说它们俩的关系谁也联想不到一起去啊,因为实在不像,你龙瑰剑金贵而华丽,一看就不是普通货色。这黑铁放大路上,我都嫌它碍眼......”江风小声嘀咕。

        “能得到它,是需要机缘的,并不是想就有的。”

        “额......师父,你说的机缘我没大懂,要是我把一个身怀域界陨铁的人杀了,然后得到了这块铁,算不算机缘!”

        “算!”吴几道回答干脆。

        “那我还是不要了!”江风连连拒绝,什么晦气玩意,顺手把陨铁丢给了他师父。

        “这个你就莫要担心了,只要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为师先给你保留,这一块最多只能做个短剑,就跟我龙瑰剑这样,若是你以后机缘足够能得到更多的陨铁,为师可以想办法帮你铸造一并冠绝天下的剑!”

        江风点头,但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师父,剑重要吗?对于剑客来说,不是剑道,道心最重要吗?”                吴几道摇摇头,沉声道:“远非如此,剑客一把好剑的程度不亚于吃饭的时候需要一副好的碗筷。我用打磨精细的百年红檀木制作的筷子,和你用树枝夹菜,哪一个更好?”

        “难不成用红檀木所制作的筷子吃饭,能够让人长生不老?”江风带着些疑惑问道。

        吴几道再次唤出岁月长空尺,对着江风脑袋就是一阵敲打,“真是废柴,朽木不可雕也!”

        江风捂着脑袋“哎呀”一声叫疼,随后说道:“师父你再这么打徒儿,可就真的就变成朽木废柴了!对了,师父,还有一个问题,我跳进湖里的时候,身上没有划破的口子,更没有血腥味,为何那些食人鱼还咬我?”

        吴几道悠悠一笑,“以后此类的事情还多着呢,不足为奇,你也不用追究原因。”

        “好吧,看来是受罪的命了......”

        说完便与叶迁寒一同前去吃烤鱼了。

        江风背着吴几道,挥了挥手,道:“师父,徒儿等会给你们俩送份烤鱼!”

        这时,叶迁寒说道:“江兄,你的机缘啥时候能分我一点啊!哪怕一丝丝也好,你那身奇怪的根骨都够我羡慕的了,还有这种远非寻常之物的黑铁,叫叶某馋的要死啊!”

        江风撇了他一眼:“你那把剑不是?”

        叶迁寒沉默了,“额......怎么说呢,只有一丢丢。”

        我信你个鬼!江风再次开口说道:“你机缘也不差,要不然怎么能......是吧,你懂的!”说着,江风就朝许柔仰了一下脸,笑了下以示礼貌。

        许柔也是笑脸相迎,满脸喜色,朝江风二人招了招手,目光都在叶迁寒身上,“你们两个,快来吃烤鱼啦!”

        叶迁寒表示:“我怀疑你在不正经,但我没有证据。”

        在火堆旁原本被烤鱼馋的不行的小葡萄看见江风过来,起身慢跑两步,来到江风身边挽起他的手。

        “小风哥哥,快来吃烤鱼啦!”小葡萄一脸稚嫩的看着江风。

        苏眠的表情倒是有些不乐意了,看了他们二人一眼之后就低头烤鱼了。

        江风同样也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他来到苏眠身边,看向其侧脸,一副吃醋的样子。

        然后趴在苏眠耳侧轻轻的说了句,“小美人怎么了?吃醋啦?”

        苏眠猛地抬起手揪住江风的耳朵,凝声质问道:“谁吃醋了?本小姐可没有!再说了,本小姐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你的!”

        连小孩子的醋都吃,你就差把醋坛子抱起来喝了!

        这小妮子,脾气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暴躁了,再这样下去与我那倒霉师姐又有何异?江风连闪躲都来不及,急忙求饶道:“眠眠,我错啦!”

        “小淫贼,你就是欠收拾!”林婉在旁边煽风点火。

        苏眠松开手后,江风捂着被揪的通红的耳朵,委屈巴巴道:“师姐,不带你这么落井下石的!”

        一阵闲聊之后,江风找了几片大叶子,包裹住了一只烤鱼,送给他师父和许文秀二人了。

        到了吴几道这个境界,吃东西只是顺带的,大多以闭目养神为主,但好徒儿送来的东西不吃也说不过去。

        总共四条鱼,都近乎半条胳膊那么大,让这几人品尝到了不一样的美食。小葡萄一人独占半条,那肚子就跟无底洞似的,还想吃却被江风拦住了。

        “小孩子不能一次吃那么多东西,对身体不好。”

        并非江风不给他吃,而是暴饮暴食对身体并不好,小葡萄自打跟着江风以来有吃有喝,但每一顿都是暴吃,不吃到撑决不罢休。

        “好吧~”小葡萄噘着嘴,格外的委屈。

        “小淫贼,你干嘛不让她吃东西,她正长身体呢!”林婉训了江风一顿。

        江风没有回答他师姐的话,而是再次对着小葡萄说道:“等到了江州城,好吃的管够,但是前提量力而行,不能吃撑!”

        众人也都不理解,吃饭不都是吃到撑最舒服吗?可能世界不一样,理解不一样......江风怕她吃出来问题。

        小葡萄乖巧的点头,一听到江州城还有好吃的两眼放光,虽然看着烤鱼还是会流露出口水,但与江州城好吃的比起来,那可差远了!

        叶迁寒撕下一块鱼肉,扔进嘴里细细品觉嚼了一会,问道:“对了,江兄,我给你的福袋呢,都装了些啥宝贝,装满了没有?”

        这个问题问的好,或许宣城进贡的宝库金银珠宝太少,没装满......江风回道:“装满倒是没有,不过当时东西确实要装满了,但收起来的时候,却又感觉什么都没装。”

        回想起装的鼓起来的福袋,这倒是让江风感到奇怪。

        “我就说嘛,师父她不会骗我,这个福袋就是个无底洞,填不满。”咽下口中的鱼肉,叶迁寒再次说道。

        江风从袍子里拿出福袋,解开上面的金丝绳,朝地上倒了出来。

        “哗啦啦~”

        金银铜铁的碰撞声格外刺耳。

        “哇~”

        “好多金子,好多银子!”

        “还有首饰,镯子......”

        “银票,金戒指?”

        大家都在惊呼,连江风都有些吃惊,当时将这些东西拿来的时候,并没有这般震撼的感觉,就只感觉还挺有钱,或许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令他无法为之震叹,要是被人抓住,真就只能震叹了......

        “大家伙,想要什么随便挑~”江风非常阔气的挥了挥手,他已经仔仔细细算过了,银子加银票足有千两,黄金少说得有五百两。

        “我要这个!”

        “我要那个!”

        “唉?不对,江兄,为何没有字画,古玩,瓷器之类的东西?”叶迁寒疑惑问道。

        “那个......我看它们不进去,所以字画给烧了,瓷器全都摔了,还有那古玩全都给废掉了。”江风一脸得意的小表情心道,把这些全都毁坏,他们损失不就更大吗?

        叶迁寒皱着头,捂着额头,一阵无语,其中还不泛掺杂着点心痛:“福袋并非只可以装金银珠宝,几乎什么东西都可以盛放,但是需要你手动装起来,金银珠宝这些东西就不用,江兄你......”

        江风闻言大震,犹如损失过亿,“你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你又没早问。”

        江风:“......”

        “没事,我坚强,我不哭,我还有千年龙潭玉!”江风自我安慰道。

        刚饱餐完的许文秀,见这边热闹,便想着过来再多增添几分欢快气息。

        听到他们闲聊之时,许文秀眼前一亮,徐徐问道:“世子聊什么呢?我貌似听到了千年龙潭玉!”

        “说来都是泪,早知道那些书画,瓷器什么的我都带走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江风脸上带着点忧愁,然后提溜起龙潭玉的绳穗,仔细观摹一番,叹道:“不过好在我还有这个东西。南宫兄啊,你醒过来可不能怪我!当时我也不知道这玩意那么值钱!”

        许文秀轻咳一声,脸色略显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世子,其实那个千年龙潭玉是假的。”

        江风:“???”

        “轰隆!”

        一震嗡鸣声在江风脑海中炸裂开来,犹如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