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60章 不当人子

第60章 不当人子

        宁城,左家。

        秦怀双等人已经非常自来熟的入住了进去,跟在他后面的则是捂着屁股,走路一瘸一拐的陈书宝,好在境界高,五十大板抗的住,不然小命怕是要交代了。

        “又跑出去醉香楼了?不就是为个官职和女人?”

        一位容貌美艳的女子训斥道,她的身材宛如尤物一般火辣。

        被训斥的当然就是左秋池了,而训他的则是他的亲姐姐左繁霜,能比他大上个几岁,但也是二十多岁的最佳年华。

        “你管我?”

        左秋池不耐烦的回道,原本苏府招亲他有把握可以成为上门女婿,借此找个官职,还能抱得美人归,实乃一举两得。

        但因江风的缘故,导致无缘成为女婿,不过看到苏府今夜的变化之后,他也感叹幸好没有成为苏家的上门女婿,不禁暗道,谁让你们苏家那么不长眼选了那么个东西,现在这种情况都是报应。

        他父母为了做生意常年东奔西走,不在家中,所以家里常年只有他们姐弟二人和一些下人来打理。

        “爹娘不在,也没人管的了你是吧?也罢,从今以后宁城也没有苏家了。”

        左繁霜摆出一副姐姐的架势,然后看了一眼他身后,“整天就知道带些狐朋狗友回家,趁我还没发火赶紧带着他们滚.....”

        还没说完,当仔细看向左秋池身后之时,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小姑娘别那么动气,女孩子家家的动气对身体不好。”秦怀双和他们爹是一个辈分的,所以称呼左繁霜也没什么不妥的。

        “你们是......”

        “奥,我们是从洛阳那边来的,今晚想在此借宿一晚。”

        在夜晚的朦胧中,虽说左府有灯光,但秦怀双看着眼前的女子,还是有些模糊,就是那种模糊的美让他有了一种不当人子的冲动,奈何自己男人的雄风早已不在,只能暗自叫苦。

        左繁霜刚想说什么,看见从他身后出来的秦起,神情慌张,脸色大变。苏府门口一战的时候,她正躲在自己门内偷偷观看。

        “额...可以。”左繁霜连忙点头,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物不是什么善茬,当时还在祈求千万别来左家,但终究还是来了。

        “如此便多谢了!”

        秦怀双还算客气,他并不是什么行事作风霸道之人,对待北离的百姓还是很友好的。

        他们一行人在左家落脚之后,便各自休息了起来,左家让下人安排了几间客房,因为房间实在不够,只好让那些跟随他们一同进城来的士兵回去休息了。

        酉时,左家一间客房内,烛火通明。

        “爹,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不能这么做,反正我是不会去的!”秦怀双背过身去就要出门。

        “你这兔崽子,我使唤不动你了是吧?”秦起坐在床榻上,双手支在两侧。

        “强掳走良家女子,恕儿子做不到。”秦怀双打开房门,径直的走了出去。

        “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废物东西?你也不学学你大哥,子嗣都已成群,连外面养的野种都快能进朝做官了。”秦起咒骂道。

        秦怀双并没有理会,他哪里是没有这种想法?秦家这三代没有一个好东西,要不是怕别人知道他自己不行,早就先下手了。

        自己有权有钱,更有实力,想要个女人还不简简单单?还有,左繁霜这么一个大美人摆在眼前方谁,谁不心动?

        ......

        秦怀双回屋之后,秦起就命人把左繁霜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令人意向不到的是都已快要入土之人了,还好这口。

        “大人,求您了,不要!”

        左繁霜身体不停的哆嗦,还不停的磕头求放过。

        “好好想想,我能给你想要的东西,权利,地位!对了,你弟弟不是想成为苏总督的女婿吗?不用那么麻烦,只要你好好陪我一晚,明日的洛阳城金銮殿上就会有一封举荐信,上面的名字就是他。”

        秦起作为北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想要举荐个人担任一州总督之位,那还不是信手拈来?

        左繁霜频繁摇头,想要冲出门去,无奈房门被两名护卫死死的锁住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秦起冷哼一声,走到左繁霜身边薅起头发就往床上拖拽。

        客房内的喊叫声终究是惊动了在自己房间里的秦怀双,他暗自叫苦,他爹和他弟弟都一把岁数了,仍然可以威风凛凛!只有自己一眼难尽,或许这就叫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吧!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左秋池从醉香楼出来就是喝醉的状态,所以到房间里面倒头就睡,睡得很死。

        苏府下人也有被惊动的,但是望去一眼声音传来的反向来自外人的客房,而且门口还有几名守卫,所以都装作什么没发生的样子。

        翌日。

        清晨。

        秦起的客房内经过一夜的折腾,现在已不成样子,虽然昨夜房内的声音只持续了几个弹指的功夫,但是一夜倒是出现了六七次这种情况。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左繁霜居然还是个大姑娘!

        秦起穿好衣物,下床正了正自己的衣裤,随后缓缓走出房间,紧跟在他后面的则是发丝凌乱不堪的左繁霜。

        左繁霜跟在秦起身后,眼神呆滞。她即使昨晚不同意,仍然还是摆脱不开厄运,秦起这般势力不是她能抗衡的,要是反抗,有点歪心思,整个左家都有可能不保护,干脆识时务一点。

        秦起双手背在身后,冷冷一笑:“左姑娘不必担心,本相昨夜之话向来算数,来人,送信!”

        从他的话语间,左繁霜感觉到有些怪异,但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只见她双手作礼:“既然丞相说话算话,那小女就先告退了。”

        左繁霜离开之后,一名护卫来到了秦起身旁,只见秦起怕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些什么,随后护卫便离开了左家......

        左繁霜步履蹒跚的走向他弟弟所在的房间,一路上下人看她的眼光都带着些许异样!

        刚进来之后就把房门紧紧的关死,在床上刚穿好衣服的左秋池见到他姐姐这般模样,还如此慌张,于是赶忙问道:“姐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左繁霜捂着嘴,瘫坐在地上,眼眶中的泪水在不停打转,“快,快走,离开左家,去找爹娘,越远越好!”

        “到底发生什么了?”左秋池连忙扶起她问道,看着他姐姐这般模样,心中有了几分猜想,但一直都不敢肯定。

        “我不干净了。”左繁霜道。

        “谁干的?”左秋池瞬间心中怒意爆升,最不愿意相信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答应姐姐,一定要活下来,以后为姐姐报仇!”左繁霜趴在弟弟的怀里,双眼无神,话语间有些更咽了。

        只听左家大院内,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左家涉嫌与通敌叛国贼苏家一同谋反,陛下特令我等缉拿叛贼,反抗者死!”

        左家大院内的下人瞬间炸起,莫名其妙的被安插了个‘通敌’的头衔也就算了,还有‘叛国’,这种罪行被抓住肯定是一死,还不如现在就跑,或许还有一丝存活的机会。

        “动手!”

        秦起等人已经离开了左家,秦怀双想要尽力保下,但终究是当儿子的,在他爹面前还得乖乖听话。

        房间内。

        “池儿,姐姐之前说的话都是为了你好,你千万不要怪姐姐,快走,再晚就走不掉了!”左繁霜一只手抚摸着他弟弟的脸庞,自己没了清白已经不想在苟活于世了,只求他这弟弟能好好的。

        这时,房门被一脚踹开,数名手持刀枪剑戟的士兵冲了进来,左繁霜见状,一把将左秋池推出窗外,随后仰身后退。

        “噌!”

        一把长剑刺穿了她的胸前,左繁霜泪眼迷离,脸上带着点苦笑,微微上扬的嘴角不停地往外溢出鲜血,她凝视着自己的弟弟:“活下去!”

        随后就闭上了眼。

        “姐姐!!!”

        撕心裂肺的呐喊,响彻了整个左府!

        “你们都得死!”

        左秋池咬紧牙关,虽说姐弟二人时长斗嘴,但基本上都是一夜气儿消,第二天还是好好的,眼见如此亲近的姐姐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杀!”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之后,左秋池杀了数名士兵,但自己也是身受重伤,无奈其中有一个远超他境界之人无法与之一战,所以只好奔着他姐姐留给他的最后一个念头而去。

        那就是“活着”!

        在那日之后。

        玄州,宁城,再无苏家、左家。

        他们两家皆被安插了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回离州的路上,一名士兵前来报信,“丞相,左家四十三口人命已尽数斩尽,只是......”

        秦起坐在马车里一声不吭,他最不愿看见灭门有活口留下来。

        “只是跑了一个!”士兵犹豫再三开口道。

        “一群废物,给我找,必须杀了他!”秦起面色阴冷。

        “是!”士兵听后里面带人继续寻找左秋池。

        一众士兵在左家离开之后,并没有处理尸体,而是用几道符纸点燃了左家。

        左秋池在他们离开之后才敢悄悄回到家里,不过回来之后,左家如苏家一般,皆是落得个房倒屋塌尽成灰的下场。

        当他找到原本身死在自己屋内的姐姐时,双膝跪地,放声痛哭,她姐姐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那般艳丽的容貌......

        “都怪我,我该死。”

        左秋池说一句话就给自己一巴掌,如果不是他昨夜醉酒把那群人带到家里来,或许左家会好好的,但谁又能想到居然引狼入室了呢?

        “快,他在那儿!”

        一名回来巡查的士兵指向跪倒在地的左秋池。

        “你们都给我等着!”左秋池见状抱起自己姐姐,纵身一跃,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