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46章 玉骨

第46章 玉骨

        宁城之外,一大群雪狼飞奔而来,站在城头与城门前守卫的一众士兵神色慌张,浮现在他们眼前的雪狼没有万把也有八千!回想起上次这种场面,那还在上次......

        “快去告知苏总督,就说有大批雪狼群来袭!”站在城头上的士兵喊道。

        “可...可苏总督还未回来啊!”

        “苏公子不是回来了吗?找他也一样,快去。”

        只见一名士兵跃下城头就要上马,不料在他们耳边回响起一道雄厚的声音:“不用了,我在这。”

        苏愁脚踏别情山悬浮在城头之上,看着远处江风等人骑着雪狼而来的身影,不禁感叹了他妹妹的眼光。谁也看不透未来,苏愁摇摇头,心里多了些疑问,你以后会保护好她吗?

        “苏公子,我们赶紧备战御敌吧!雪狼群不可小觑,上次袭击宁城造成的损失与伤亡可都不小啊!”

        “不着急,好好看着!”

        “这......”

        一众士兵没有头绪,见他那么自信,士兵们也都在议论着,难不成苏公子晋升一品了?又或者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显然这些答案并不是。

        “快看!”

        一名士兵擦亮了眼睛仔细观察着前方飞奔而来的雪狼群,渐渐地,呈现在他眼里的是雪狼背上的几个模糊人影。

        “昨日我轮休,也去沾了沾苏总督家的招亲喜气,前面那名男子好像是在文试大方异彩叫江什么来着?”

        “他叫江风,昨日我也在,不过他不是和苏公子比试受伤昏倒在擂台上了吗?这么快就好了?”另一名士兵话语间带着些疑问。

        “对对对,但为何他在雪狼的背上?难不成......”

        “你怕不是昨天看了个假的招亲吧?那江风就是个书呆子,毛的武功都不会,指定是他旁边那位的功劳。”

        逐渐的越来越近,等他们看到江风后背趴着一名女子之时显得有些不淡定了。

        “那是苏小姐?”

        “好像是......”

        聊话期间,江风等人已经来到了城门口,身后跟着一大群雪狼格外的威风,如果走进细看,会发现这些雪狼的牙齿都参差不齐。

        “抱紧我!”

        江风看向身后的苏眠说道。

        苏眠并不知道江风要干什么,只好照做,紧紧地贴附在他的后背上。

        只听雪狼王“嗷呜”嚎叫了一声,直接带着江风二人飞上了城头,从嗓中发出的哼叫声令所有人都无比紧张,手里拿着长枪与长剑准备战斗。

        行走在城内的一些江湖侠客和玄州本地人都看向那城头,巨大的雪狼身上背着一对佳人,二人郎才女貌让一些逛街的夫妻无不感到羡慕。

        “你什么时候有出息也让老娘也感受一下骑在那么大只雪狼的后背上?”人群中一名美妇人看向她旁边的中年男子。

        “夫人,这话就是你说的不对了,虽然雪狼之事我办不到,但恶狼还是有的!”中年男子嘿嘿笑道。

        “滚一边去!我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么个晦气玩意?”

        左秋池也在人群之中,当他看见苏眠抱着江风时,脸上无不嫉妒。他恨,他恨自己为什么要告诉江风西街发生了什么,成为苏家乘龙快婿的机会被自己亲手葬送了。

        江风先跳下狼王后背,紧跟着绅士的把苏眠接了下来,放眼望去城内与人群中的左秋池目光交汇,他伸出手打了个招呼:“左公子,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你妹,还带这么嘲讽人的吗?左秋池一脸不屑,扭头就走。

        苏眠娇羞一笑,眼前这登徒子还挺会打击人的。

        左秋池与苏眠自小就相识,不过苏眠对他无感,甚至有时候还会对他的举动有所反感,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反感,不知是对左秋池,对任何人都是,唯独对江风情有独钟,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

        “参见苏小姐!”众士兵恭敬道。

        苏愁看着她仰起头,一脸高傲:“眠眠,随我回去吧!”

        苏眠转身看向江风,只见江风点点头,从二人目光之中可以看出念念不舍。

        “你先回去吧,等你父亲回来我再去找你!”不然光明正大的去找你显得目的性太强,找个借口总归好一点。

        苏眠脚尖轻点缓缓落在城内,她转身看向城头那名俊俏少年郎,无比期待着下次见面。

        见苏眠离去,江风顺了几下大狗的发毛,叮嘱道:“你也回去吧!”

        雪狼王蹭了江风的脸一下,显得异常乖巧听话,随后跃下城头带着一群雪狼回去了,这等阵仗称得上豪华,就跟帝王出征一样。

        许文秀从狼背上一跃而下,一只手就把叶迁寒斜跨起来,好在伪一品的体力够用,带到众人所休息的帐篷里应该是没问题的。

        帐篷内的火炉一直未曾熄灭,与外面相比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当江风等人来到帐篷内,不出意外的看见了林婉那两个小妮子,这俩不是在吃的行动之中,就是在吃的路上。

        只见吴几道打坐在一处,凝息冥想!他身前放着一坛熏香,味道着实好闻。

        “谁以后要是娶了你们俩,破产的方式都与众不同。”江风摇头小生嘀咕。

        不料即使再小声也让林婉听到了,“你再说一遍?”

        江风不停摆手,“师姐你听错了。”

        “你和苏家那个小姐进展到哪一步了?”林婉哼了一声,没想与他计较,随后问道。

        小葡萄一边疯狂的往嘴里塞着糕点,另一边瞪大眼睛看向江风,她也很好奇进林婉这个问题。

        江风贴近林婉面前,悠悠说道:“你意想不到的那一步!”

        这让林婉面红耳赤,“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会嚯嚯别的小姑娘,苏家那闺女注定要受你这个小淫贼的哄骗!”

        “难不成嚯嚯你?师姐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莫要毁我名誉,师弟还未曾祸害过任何小姑娘。”江风一本正经道。

        “你......”两人斗了一番嘴,最终以林婉不敌江风告终。

        江风盘膝而坐在吴几道面前,他注视着那坛熏香,渐渐的,他闭上眼睛,熏香的味道令他迷失了自我。当江风来到一个空白世界,只看见吴几道一人在独自下棋。

        “来了?”吴几道没有看向江风,而是继续自娱自乐。

        “嗯。”江风点头。

        “坐,有什么不明白的,想问什么就问。”

        我倒是想问问你自己和自己下棋能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江风心道。

        “我这身体......为何如此奇怪?”自打得知恢复能力惊人之后,这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江风。发现问题但找不到问题的答案,这种感觉令人无比抓狂。

        “发现了?”

        “还请师父解惑。”江风坐在吴几道的对面,拿起一枚黑子落下去,随后恭敬的说道。

        “知道上清拳吗?”江风摇头,他对此并不了解,原本的记忆中所读的书籍没有记载这种拳法。

        “如果想学这个拳法,可以回去问你父亲,或者你的二爷爷,我可以给你解释这个拳法的来历和效果。”吴几道落下一枚白子。

        “师父请讲!”

        “上清拳源自天上仙人的一种特殊拳法,由于某些原因落入了凡间被一习武之人所得,习武之人把它当做一种威力拳法用来御敌,但结果并不理想。反倒是这位武者生性嗜赌,媳妇和别人跑了,所以没事就爱打自己的孩子。”

        老不正经的,这和媳妇跟别人跑了有什么关系?江风仔细听着。

        “直到有一日那个孩子挨过一顿打之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上所存留的伤疤和淤青竟可以迅速恢复,那名武者打他孩子所用的拳法正是这套!”

        江风恍然大悟,原来揍我真的是为我好!

        “孩子发现自己异于常人的体质之后,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他离开了那个家,临走的时候把上清拳的秘籍一并拿走了,他这副好身躯很快就得到了一位强者的赏识,所以他拜那名强者为师之后,凭借这副身躯修行一往无前,达到了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后人把这种拳法所炼出来的筋骨称作:玉骨!但好景不长,当他玉骨修炼圆满晋升下一个境界之时被天上的仙人所发现,由于天上的功法凡间之人禁忌修炼,所以为此降下神罚,夺回了上清拳,最终他留下一本不完全的摘写赠予了他的徒弟。”

        二爷爷这是闲我命长啊!我爹也是,都不阻拦,江风心叹人生何其苦,我这个儿子有可能不是亲生的......

        “得知此消息后,世人皆想抢夺这套拳法,就连当时的大胤王朝都不例外,相传得此法者可以藐视世间一切。所以天下大乱,大胤王朝内忧外患,从此一分为二,造就了现在的北离和南阳!最终功法被两位少年所得,一位是当今世人所称的天下第一,北斗剑派掌门人陈夜阑!”

        “那另一位呢?”江风问道。

        “就是你爷爷!”

        “我爷爷?可自打我出生之时并未见过他。”

        “等我们回江州之后你再追问也不迟。”

        陈夜阑,正是为落雪亭题目的那个人!那里发生的事情令江风不想再回忆,他的性格和心态也是从那里改变的。

        江风点头,然后思路一转,不对!“师父,您怎么知道是另一个人是我爷爷?难到你们认识?”

        吴几道点头。

        “所以你原本和我们江家就很熟?你一直以来和我说的缘分与这个有关?”怪不得你这老头找江府的路比我都熟悉。

        “算是吧!”

        “那为何你在江府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吴几道:“......”

        见他师父没有解释什么原因,江风也没有再追问,于是问了一个关于自己的问题。

        “师父,那我这身根骨最后会不会......”

        “不用担心,既然你炼就了一身玉骨,那你父亲自有办法帮你隐瞒,即使他没有办法,还有我,所以这个你不用担心!”

        太感动了,师父对我真好!成为强者的道路上不仅长满了荆棘,就连练功习武都那么刺激。

        “谢师父!”

        “先别着急谢我,你要尽快变强,后背的伤还没有好吧?”

        我好像没说我受伤了吧?这老头怎么什么知道,江风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