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我的剑道旷古绝今在线阅读 - 第43章 大狗,不许再那么凶了哦

第43章 大狗,不许再那么凶了哦

        叶迁寒自告奋勇,他跑去帮许文秀一起拖住那头雪狼王,江风直接进狼群,只有苏眠在原地面默默等待,只好祈祷江风把狼群全部搞定。

        江风身上的铠甲被雪狼血染了个干净,他站在群狼中搓了搓手掌,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对着那么多雪狼说道:“小乖乖们,今天你们每个人都要亲小爷一口哦!谁也不许跑,我说的!”

        说完就冲向追着一众雪狼跑,远处的苏眠羞怯的笑了。

        此时那群雪狼感受到了奇耻大辱,在狼群看来它们不是真的人,但眼前这位是真的狗!我等称霸冰源山脉数千载,此刻竟再也没脸见列祖列宗!但凡这小子身子骨没那么变态,咬死他跟咬死一只松鼠一样简单。

        松树:???谢谢,有被侮辱到。

        江风在狼群中学着它们嗷呜了一声,只见那群雪狼跑的飞快,在它们眼前这小子是位惹不起的爷!

        “许叔,我来帮你们!”江风转身跑向山坡上许文秀与狼王缠斗的地方,并让苏眠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许文秀心道可被这小子坑惨了。

        “你们让开,看我的!”江风说道。

        “你能行吗?”许文秀与叶迁寒疑惑。

        “看着吧!”

        只见二人退去,只留江风独自面对雪狼王,在它面前,江风甚至都没有狼王一只后腿粗实。

        “大狗,有种你就咬死我!”

        江风指着雪狼王说道。

        狼王岂能受这气?见江风也不闪躲,直接一口下去,吞了江风半个身子。

        远处的苏眠捂住嘴,神情慌张!许文秀与叶迁寒心头一震!他死不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雪义莲还在他身上,二人刚想上去帮忙,见只剩下半身的江风,一个停下的手势,打断了他们二人。

        紧接着上半身在雪狼口腔里的江风大声说道:“不着急!切莫担心!”说完赶紧捂住嘴巴,屏住呼吸,因为狼王嘴里糜烂的肉臭味让他神魂颠倒。

        许文秀二人停下,只听清脆的喀嚓声,狼王漏出来的几颗锋利牙齿多了几分裂痕。

        再次听见“咔嚓!”一声,狼王咬住江风身体的几颗牙齿瞬间碎裂,所以只好松口喊疼。

        “嗷呜~”

        雪狼王口腔中充斥着鲜血,也与其它雪狼一样没了几颗牙齿。

        这小子身体用金子做的?怎么那么硬!狼王一副凶狠的表情凝视着江风。

        而江风站立在狼王面前,他身上的盔甲都是狼王口腔里的黏液,从脸上抹去了一把黏液之后径直的走向狼王。

        狼王不停后退,他表示你不要过来啊!

        江风做出一脸和善的表情过去摸了摸雪狼王的头:“大狗,不许再那么凶了哦!”

        堂堂雪狼王被喊大狗,这让它怎么忍得了?从嗓子里发出一阵嗯唔声,江风直接一巴掌扇在了狼王的头上:“听话,乖,不然牙齿都给你拔光!”

        狼王好似能听懂一般,瞬间乖巧了许多。

        “江兄,还是你行!”叶迁寒称赞道。

        许文秀长叹一口气,竖起了大拇指,后生可畏!

        那一日,冰源山脉雪狼无一牙齿幸免!

        那一日,冰源山脉上任新一届狼王,新任狼王他姓江!

        ......

        江风这番操作不禁让他们叹为观止,更令苏眠万万没想的是眼前这位未婚夫竟是如此奇葩!她从小听说过脚有问题的,但脑子有问题的还是第一次见!站着不动被雪狼咬绝对是脑子不正常,换谁都不信!

        众人欲要离开之时,江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个,我还得回山洞一下!”

        “回去干嘛?”

        “雪义莲不是已经拿出来了吗?你不会要告诉叶某丢了吧?”

        “没有,你们稍等我一会。”

        “哎”    苏眠刚想打断他,结果江风头也不回的就跑向寒洞。

        寒洞内,察觉到有气息靠近的狼王嗯哼了一声,看见来的是江风,它不禁蜷缩着身子,显得格外乖巧。

        江风走向所生长雪义莲的寒潭中,原本取得雪义莲的地方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但情况紧急,没来得急看,只是随手拿了两朵雪义莲走。

        仔细搜寻一番过后,在雪义莲根茎之下发现漏出的一点东西类似纸张,那个东西散发着淡淡微光包裹着雪义莲,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带的。

        “这是?”

        江风疑惑,用手清理掉莲花根部的土壤,纸张破碎不堪,但大致也都能看清,共有三张,皆是散发着淡金色微光,随后缓缓漂浮在江风面前。

        不会真的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意外获得珍宝吧?江风心里不免多了一丝激动。

        擦去纸张上的泥土,只见清晰的几个字映在江风眼中,这几个字令他无比熟悉,好似在江府书楼见过,但他没看。

        “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算了,回去再说吧!”

        刚起身,寒竹藤再次动了起来,欲要把江风困住,但这次就不一样了,虽然没人救他,但是别忘了,他可是新晋狼王!

        “大狗,过来!”

        江风冲着一旁看着他的雪狼王喊道。

        雪狼王摇摇尾巴,走向江风,只见江风纵身一跃:“走着。”

        雪狼王的速度之快,爆发力之强,缠绕在寒洞门口的寒竹藤对它来说就是摆设。

        外面的苏眠等人看着寒洞外面蠕动的竹藤,内心一惊:“不好!”

        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鲜红色盔甲的少年自寒洞而出,身骑一匹体型硕大的狼王好不威风!

        “芜吼!”

        江风开心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脉,顿时山脉高处有些抖动。

        “雪崩!”

        “江兄全责!”叶迁寒说道。

        此刻在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字,跑!

        江风骑着狼王就往山坡下跑,顺途带着苏眠三人,雪狼王的体格之大别说四个人了,就算八个人也能坐下。

        “看你干的好事!”苏眠没好气道。

        “嘿嘿,既然是好事,那你能不能......”江风伸出脸来,调戏了苏眠一番,想让苏眠亲他。

        但随之而来的是亲切的巴掌声问候!

        “该!”坐在江风后面的许文秀二人齐声道。

        ......

        夕阳的余晖在高处山脉的遮挡下,此刻已经所剩无几,天空中隐现出淡淡的月牙,这意味着快要天黑了。

        逃离雪崩的江风等人坐在雪狼王后背休闲的来到山脚之下,在他们后面的是雪狼群,不知道还以为是来吃他们的,其实雪狼群都在恭敬的为江风送行!这个大魔王终于走了!

        江风等人从狼王后背跳下,做了一副告别的手势,有几只雪狼冲着叶迁寒狂叫了几声,随后便被江风所吓退,“你在狗叫什么?”江风赏了那几只雪狼一狼一个大嘴巴子。

        其实也能理解,叶迁寒杀了不少他们同类,而江风只是凭借实力让它们都没了牙齿。

        “大狗,今日多谢你了!”江风摸摸雪狼王的头,雪狼王乖巧的模样配上长相反倒是像极了狗。

        “以后我还会回来看你的!”雪狼王似能听懂人话一般,连连后退,用头顶了顶江风,心道你快走吧,以后可别回来了。

        “这么说你是欢迎了?”

        江风话音刚落,雪狼王头也不回的带着一群雪狼跑回了山脉上的白雪丛林中!

        这时苏眠轻笑了一声:“它们巴不得你赶紧走呢,别自恋了!”

        来时的马儿经过他们四人一阵口哨声,纷纷赶来,别问为什么马儿没有被雪狼吃掉,问就是追不上,即使追杀了也没有牙齿。

        “回去!”

        众人上马,随着一声声驾,消失在了山脚处,本次的结果相当满意,距离南宫子凌醒来又进了一步,只差寒火草与灵鹿血。

        来时的道路上马蹄印子已被风雪吹盖的差不多了,正当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身穿黑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

        “吁~”

        江风等人停了下来。

        身穿黑袍的神秘人,踏空而行,每走一步周围气场都会随之变化,神秘人自身所携带的威压,令江风与苏眠都有些难以呼吸,叶迁寒与许文秀还好,他们二人境界相对来说较高,所受影响较小。

        “这是...”许文秀喃喃道。

        “许叔,为何这人会踏空而行?难到...”据江风所了解,踏空而行只见过他师父用过,自从离开江州以来,二品巅峰境界的高手也遇过不少,他们没有给过江风这种压迫感。

        “一品!”

        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还能遇到一品?江风此刻心里已经有了几分顾虑。

        “恐怕来者不善啊!”叶迁寒开口道。

        “前辈可有何事?不知为何阻拦我们去路?”江风问。

        黑袍人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好似刻意为之一般,只听他缓缓说道:“小事,就是杀个人!”

        杀人?还是小事?听了这话江风等人迅速戒备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

        “杀你的人!”黑袍人沙哑的声音略微带着点男性的魅力,只见他伸出右手,做了一个往下压的手势,顷刻间马匹瘫坐在雪地上,似已没了气息。

        杀我?我又得罪谁了,除非因为南宫子凌!江风等人被这股威压压迫的起身都很困难,作为二品巅峰境界的许文秀想要挣脱开来,也有些吃力。

        可恶,没了儒术符篆真是不方便,想挣脱境界威压都那么难,实力再不提升真的只能挨打了,江风攥紧了拳头。

        叶迁寒与许文秀相识一眼,目地明确,二人运转内力,释放自身境界威压,光是一品带给他们的威压,不合力难以抵挡。

        “好强!”

        顷刻间,一片空荡荡,白茫茫的雪地上剑意漫天!二人拼尽全力释放自己的境界威压才得以抵消一品境带给他们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