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三十岁人生在线阅读 - 144.不是每个重生者都拥有好运

144.不是每个重生者都拥有好运

        程晓可不怎么相信,周大林能干什么舍己救人的好事儿。

        他把赵世豪忽悠到他手里来,别再是憋着什么坏心思吧?

        上回他成功潜伏下来,就忽悠的她爸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连班都没脸上了。

        这回他又要把赵世豪忽悠过来,只是为了治赵世豪的懒?他能有这么好心眼儿?打死她都不信。

        可是,赵世豪平日和他又不认识,没有交集,他干吗要对他这么感兴趣呢?别再是因为赵世豪和他争过自己,他存心报复人家吧?

        不成,这家伙治人的法子太损,    赵世豪整天在厂里上班,没见过多少世面,    落他手里,别再让他给弄出个三长两短来,那她爸真就跟赵叔没法交代了。

        两个人酒喝的差不多,吴英也从外面回来了。她今晚没去学校,去社区业余剧团唱戏去了。

        老程不在家,收拾屋子做饭都是闺女的,去学校值班还有女婿全程接送,这阵子就她活的最舒坦了。

        看看时候不早,周大林告辞回家。程晓就借着要送送他,跟着他出来了。

        其实,周大林会哄程晓,两人一直处的甜甜蜜蜜的,老程两口子也不在意程晓跟着周大林出去,回来的早晚。只是程晓,唯恐回来晚了,    让爸妈怀疑她和周大林干什么坏事儿去了,    才不肯在周大林那边待的太晚。

        跟着周大林下楼,    程晓就问他:“你处心积虑地让赵世豪跟着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周大林顺口就说:“我这不为了你爸嘛,他跟着你爸,你爸不开心。”

        她就“哼”一声说:“才不是。你不让赵世豪跟着我爸,也用不着让他跟着你吧?”

        周大林说:“我不让他跟着我,你赵叔能同意让他儿子下车啊?”

        她一时想不明白他肚子里在冒什么坏水儿,只好说:“赵世豪这人挺老实的,也没啥坏心眼儿,而且胆子也挺小的,你可别对他动歪心思。”

        周大林心说,这不是上一世让他把你给治的,入地无门,上天无路,整天哭鼻子的时候了。

        嘴上却说:“我能对他动什么歪心思啊?实在不行,我就在临水给他弄个小门店,让他做点小生意呗。比如把省城鲜奶公司的奶弄过来,让他弄个奶站。哎,临水是个工业城市啊,我给他投钱办个电器门市部,    卖点开关电器不也行啊?干这个用不着他操多少心,    厂家都是直接供货。他如果还想睡觉,    那就让他睡,我再雇个售货员呗。就算赔也陪不了多少,咱花钱买清净,买着你爸开心,也算一种孝顺,你说是不是?”

        程晓听他说的跟真的一样,心里就稍稍放心一点。兴许,他还真的是想让他爸开心。

        不久之后,老程果然就找了老赵,表示了赵世豪不适合做客运生意的意思。然后,他又按照周大林教的,告诉老赵说,周大林愿意带带赵世豪,让他跟着学些生意。

        果然,老赵听说周大林有意教导他儿子,不由喜形于色,让老程有机会带着周大林,他带上赵世豪,大家一起吃个饭,好好唠唠这个事儿。

        这是那个年代,种花家谈事儿最普遍遵循的方式,好像在酒宴上说的话,才是真心话似的。

        周大林向来比较讨厌这些繁文缛节,再说他让赵世豪跟着他,也没安什么好心。

        虽然程晓一再提醒他,不能太出格,但他有自己的做事方法。中年程晓让赵世豪给逼的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始终无法忘怀。

        要说爱,他最爱的,还是那个中年的程晓。因为年轻的程晓,将来要变成那个中年的程晓,所以他才会来爱这个年轻程晓。为了年轻程晓的一句话,就不给中年程晓报仇,他同样做不到。

        真要把赵世豪给整惨了,现在这个程晓肯定不愿意。不整惨他,出不了他心中这口恶气。

        如何既整惨赵世豪,又不让程晓因此不高兴,对别人来说,恐怕是个难题。对周大林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两世为人,让他明白了许多常人永远无法明白的道理。而这些道理,才是他重生之后,可以平稳走到现在的基础。

        没有人天生就懒惰,懒惰的原因,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让他勤快的动力。这动力无论是什么,最终逃不开两个字:贪婪。

        男人离不开钱财美色,离开的不叫男人,叫和尚。而这个金钱世界里,和尚都离不开钱财,甚至美色。十个和尚里,九个都是假和尚。

        钱财美色也要取之有道,用之有度。无道无度,谓之贪婪。贪婪者,祸不请自到。

        有些人,一生无所成,怨天怨地怨空气,就是不怨自己。大言不惭,让我重活一回,必定大富大贵。

        殊不知,无所成恰恰是有所成。钱财不足以挥霍无度,不足以香车宝马,不足以姬妾成群,但足够组建一个美满家庭。好好活着,足矣。

        即便重生,对贪婪无度者,未必是一件好事。

        上帝不让贪婪者有所成,恰恰是一种保护。

        有自知之明者,会戒掉贪婪,安贫乐道。有多大能力,办多大事情,有多大机遇,做多大事业。

        对这种人,重生等于是改变命运的机会。

        周大林重生了,有了机会。但他不贪婪,无论是做股票还是做实业,他都知道适可而止。

        明明知道这支股票的最高点在哪里,他不会在最高点抛售,而是稍高既跑,无声无息地离开,不带起一丝波澜。

        投资鲜奶公司,知道适可而止,不去触动刘子强的根本利益。办影视公司,钱他一个人出,利益大家都有。

        这就是古人说的,中庸之道。

        两世为人,可以悟透中庸二字,他很知足。

        他不相信赵世豪可以越过贪婪这个门槛,就如他不相信所有重生者,都可以和他一样成功一般。

        他要用贪婪这两个字,让赵世豪自己打败自己。

        他拒绝了老赵的宴请,让老程转告老赵,他会让赵世豪参与他在临水的所有生意,从最基本的道理开始教他。看在老程的面子上,他会毫无保留。

        老赵还是领着儿子亲自登门拜访,山南海北地和周大林聊了一个晚上。

        从聊天里,周大林听出来,老赵算得上见多识广,知识面比较丰富。比起老程只局限于自己的爱好里,其他知之甚少来,老赵还真算个人才。

        但相比于老程,老赵也有缺点,就是涉猎甚多却都比较肤浅。像这种什么都懂一些,又什么都不精的人,在周大林看来,反而更不容易成功。

        谈话的内容和方式,可以暴露一个人的性格。这句话,对周大林这种两世为人的来说,的确属于真理。

        因为从谈话当中,可以听出来对方对一个问题的关注角度。也就是说,对方是从哪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的。

        对方为什么要从这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呢?这就暴露了对方的思维习惯和做事方法,进而暴露了对方思维是否缜密,人生格局大小,甚至性情、脾气快慢,都可以体现出来。

        另外,更重要的一点,谈话过程还可以体现出一个人的自私程度。

        老程说话做事儿,往往会考虑别人感受,为别人考虑。也就是他对吴英母女说的,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

        关于让赵世豪下车这个问题,他首先考虑的,是赵世豪跟着周大林,对赵世豪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他首先要问周大林,准备怎么教育赵世豪。

        确定了赵世豪跟着周大林有好处之后,他考虑的又是老赵能不能接受让他儿子下车这个问题。

        所以,从谈话中,周大林就可以判断出来,老程是个心地善良,品格高尚的人,至少不是个自私的人。

        而老赵和他谈话时,老赵说问题不自觉地就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对问题进行评判。

        这说明,老赵这人比起老程来,就自私很多。做为儿子,赵世豪自小受老赵家庭影响,自私的就更厉害一些。

        怪不得,他可以在车上睡大觉,而考虑不到老程开车的辛苦。

        也怪不得,程晓生孩子以后,他可以不顾程晓的劳累与辛苦,一点也不帮程晓。

        程晓每天工作劳累一天,回来还得打扫卫生、看孩子做饭,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崴靠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着程晓忙碌。

        因为他极端自私,根本不可能站在程晓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他觉得程晓忙碌应该,他享受也是应该。

        哀莫大于心死。和这样一个极端自私的人相伴一生,程晓的心不死掉,是不可能的。

        这种人,即便给他多少机会,他也会白白浪费掉。

        像赵世豪这样的人,即便获得了和周大林一样重生的聚会,也难逃厄运,甚至会死的更快。

        因为这样的人,太自私了,只会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我需要什么,我要怎样。在他想他需要什么,他要怎样的时候,绝对不会想他得到了他需要的,他实现了他的怎样的时候,会因此而给除他以外的人和事,以及环境,造成怎样的伤害,最终因果循环,善恶有报,遭到更大的反噬,连性命都不见的保住。

        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随随便便成功,也不是每个重生者都可以拥有好运。

        从谈话中,老赵也听出来,周大林知识丰富,老成持重,的确有做大买卖的那个气势。

        他做工商的,见过的有钱老板也不少,自然也就可以判断,周大林是那种可以成大事的人。儿子跟着他,他也就可以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