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督公家的小仵作又要和离啦在线阅读 - 第282章、他是细作

第282章、他是细作

        陈鸢帮他拉上门,就怕老人走出房子,会找不着回家。

        又去买了些果脯和松子儿糖,周围邻居拜托了一圈,若看到曾仵作出门,麻烦他们帮忙照看一下。

        心事重重的刚从小巷子出来,就看到甄嘉铭闪身进了对面一条小巷。

        陈鸢观察了一下左右,没发现有人跟踪他,便步履正常的跟了过去。

        一路小心跟过去,发现他进了一间酒肆的后门。

        后门已经被关上,陈鸢进去不得。

        便绕到酒肆对面的茶坊。

        上了二楼,要了一个包间,将窗户开了个细缝,紧盯着对面。

        大概两盏茶的功夫,甄嘉铭从一间屋子走了出来,再次从后院小门离开。

        陈鸢没有立刻跟上去,继续盯着那个小院儿。

        她想看看,他来见了谁。

        甄嘉铭离开的房间,再次被拉开了门。

        一个在她意料之外的人走了出来。

        “烈酒都装好了?”

        “都装妥当了,巡检大人。”

        “送回巡检大营。”

        “喏。”

        上午才打完官司,下午柳巡检就和伪装成甄嘉铭的刘晏淳偷偷见面。

        陈鸢可不会觉得这两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暧昧关系,只是,他们怎么可能牵扯上关系?

        推上窗,陈鸢一转身,骤然被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人影吓了一跳。

        甄嘉铭滴溜溜的转着茶碗盖,耐人寻味一笑,“我还道被什么小老鼠盯上了,原来是你呀?”

        “……”

        有点手痒。

        陈鸢忍着揍人的冲动,从窗户边走到桌前,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我不能来喝茶?”

        “能。”

        甄嘉铭挑眉,嘴角的笑意还没扩大,就速度极快的抓起陈鸢放在桌上的手。

        拉着她一甩一扯,他脚下腾挪走动,等陈鸢再次站定时,一把匕首已经抵在她脖子上。

        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方才,看到什么了?”

        这小子敢拿刀威胁她了,出息了呀!

        “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以为我信?”

        死就死吧,陈鸢脖子一梗,“我看到你和柳巡检私会。”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呵,呵呵。”

        “你笑什么?”拍了拍陈鸢的脸,“吓傻了?”

        若对方当真有其他身份,要杀人灭口,不知道她打一下感情牌有没有用,“知道一个秘密是死,那我再多知道一个秘密,也不会更惨吧?”

        “你什么意思?”

        陈鸢扬起脖子,盯着雀斑少年的眼睛,“刘晏淳,你别装了,我都认出你了。”

        少年震惊地瞪大了眼。

        “别忙着否认,我中午摸你肩膀时,已经确认你身份了。”

        “摸我肩膀认出来的?”

        少年勾了勾唇,继儿面露怀疑,“不是因为别的?”

        陈鸢歪头,“什么?”

        少年松开了桎梏陈鸢的手,收齐了手里锋利的匕首,“比如我身上的味道,我一靠近,你就倍感亲切,一类的感觉?”

        陈鸢嘴角抽动,还是这么自恋,“的确有。”

        少年眼神微沉,“哪一种?”

        陈鸢横他一眼,发现他已经把匕首收好,这才放心开口,“一说话就让我想打人那种冲动,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刘晏淳难以置信,“你以前一直想揍……我?”

        想起来就气,陈鸢伸手戳着他胸口。

        “不能揍么?你装死,吓唬我!!!”

        吸了吸鼻子,“知道我为你哭了几次么,抓不到杀害你的凶手,你知道我多自责么?你回来也不告诉我,还顶着张陌生脸来挤兑嘲笑我,现在呢,长本事了呀!还拿刀威胁我,我不能揍你么,你不讨厌么?”

        刘晏淳被戳得心口疼,伸手抓着她乱戳的指头,“师姐,别把手指头戳骨折了。”

        “骨折?我现在倒是想把你打骨折!”

        陈鸢转身提起板凳就要砸人。

        刘晏淳吓得一蹦三丈高,“悠着点,哎,声音小点儿,小点。”

        想起他的境况,陈鸢收起凳子,沉着脸一屁股坐下。

        刘晏淳狗腿的端着茶,递到她嘴边,“师姐,别气了,喝茶。”

        “我哪儿敢喝你给的茶,万一你在里面下了毒,要封我口怎么办。”

        “师姐~”

        刘晏淳揭开茶盅盖,自己喝了一口,“没毒。”

        陈鸢这才接过,喝了一口。

        渴死她了。

        刘晏淳眼睁睁的盯着她喝了自己喝过的那杯茶。

        紧抿着唇,满心不自在的拉了凳子,坐到她旁边,伸手扯扯她袖子,“师姐,不气了吧。”

        一把拍掉他的手,“呵,我哪儿敢生你的气。”

        “当然可以生我的气,你可是我的师姐。”

        陈鸢冷嗤一声,吊着眼打量他,“哦?师姐?不叫我丑女人了?”

        “哪,哪个混蛋竟然敢这样叫我人比花娇的师姐?我替你揍他。”

        陈鸢,“呵呵。”

        刘晏淳眼珠不安分的一转,“师姐,你就不好奇我什么假死么?”

        陈鸢起身,“不想知道,我怕死得不值得。”

        “值得值得。”接话太快,刘晏淳懊恼的解释,“阿不,我的意思是,师姐不会死。”

        一副说来话长的模样,“其实这事儿是这样的。”

        陈鸢现在可不信刘晏淳了,怀疑他的身份,怀疑他的目的,怀疑他的一切,“我说了,我不想听。”

        “不,你要听。”

        刘晏淳不放过她。

        按着她的肩膀,让陈鸢重新坐在凳子上。

        “林家兄弟,不小心撞见了久越国派来的细作,被对方杀害,我和衙役们去都民村调查的时候,我比较倒霉,捡到了一个信物。那个细作回来找时,恰好看到我在那里,便来追杀我,若非柳夫人的人出手相助,我当时就被对方一掌拍死了。”

        这个解释听起来逻辑能自洽,陈鸢一时也分辨不了真假。

        但她已经不想探根究底了,“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可得好好感谢柳夫人。”

        刘晏淳不高兴的嘟嘴,“你不信我。”

        他怎么看出来的,明明她笑得很真诚,“我信。”

        “你不信我,我说的是真的。”

        那你敢发誓么,算了,陈鸢连连点头,眼神越发诚挚,“我真的信你。”

        刘晏淳脸上闪过一丝无奈,“那个细作潜来我们县,要联络的人其实是洛巡检。”

        “哈?”

        陈鸢这下子是真的吃惊了。

        刘晏淳见她当真信了,才松了手,“对于今早的案子,师姐就没有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