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强大战力

第111章 强大战力

        “不能这么打下去了,发信号,让他们撤下来,我们上去打一轮。”希望号上,景昭猛然放下千里镜道。

        “景先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是兴华军的商队,能来帮助他们已经是很不错了,如果贸然卷入战争当中,会承受相当的损失,而且还是攻城战斗,我们的士兵只有两百人,如果损失了,我们怎么跟将军交代。”蒲德曼出言提醒道。

        作为中年人,蒲德曼的情绪要稳定许多,虽然他也深恨东印度公司的人,恨不得将他们全部灭了,可是他明白,现在的商队已经不是他曾经的私有财产,这是属于兴华军的公有财产,以前他可以算是个个人老板,现在他是股东,自然不能肆意挥霍公有财产。

        这两百精兵是高衡配给他们来保护他们和商队的安全的,贸然卷入热兰遮的战斗显然是不太明智的,这里本质上跟兴华军还没什么关系,这是一场本来就跟他们无关的战斗。

        “蒲德曼先生,你是荷兰人,我能理解,可是我是汉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同胞白白死在东印度公司佣兵的火枪之下,我做不到。”景昭扭头道。

        “我等愿意参战!我等愿意参战!”景昭话音刚落,忽然一阵怒吼传来。蒲德曼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后的甲板上已经站满了士兵,他们正是一直在船舱中的水师火铳兵。蒲德曼分明能感觉到,这些铁血战士冲天的杀意。

        东印度公司这帮家伙简直是不干人事,他们分明就是伪装在公司外表下的强盗团伙,这样的团伙,人人得而诛之。蒲德曼的内心动摇了,他对景昭道:“景先生,你误会我了,在谅山府这个群体里,没有荷兰人、没有汉人、没有佛郎机人,我们都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兴华军,虽然我们有着不一样的肤色,不一样的语言,但是我们都愿意团结在兴华军这面旗帜下,你景昭是这么想的,我蒲德曼也是这么想的。”

        景昭走上前,握住蒲德曼的手道:“蒲德曼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方才是我有些激动了,但是我有把握,现在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明军身上,我们立刻靠上去,全面压制对方火力,然后让火铳兵上岸列阵,用四四式的火力压制城头,我们一定能靠上去。对了,船上还带了几门没良心炮,这可是破门的利器。”

        “蒲德曼先生,就让我们上吧,我以连队长官的身份保证,只要我们上去,一定能拿下热兰遮。”身后一人抱拳道。此人正是这次水师出征连队的连长郭俊良,因为他水性好,火铳打得准,很快就升任了连长,此次由他带队,保护商队的安全。

        蒲德曼咬了咬牙,看到了兴华军将士们眼中喷出的怒火,他知道,此刻阻止将士们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打击军心士气,高衡曾经多次说过,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一定是经过血与火的淬炼,如果没有经过磨炼,他们永远不会变成展翅飞翔的雄鹰。

        “那好吧,我同意你们的行动,但是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一旦情况不对,出现不可承受的伤亡,你们要立刻撤退,不能恋战!”蒲德曼强调道。

        郭俊良重重抱拳道:“请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令行禁止!”

        景昭虽然现在担任后勤部长的职务,但毕竟也是跟着高衡起家的老人,在战术上不是新手小白,他立刻建议道:“我们的重炮射程远,可以在对方火力射程外持续压制他们,其他舰船持续前压,用开花弹杀伤对方有生力量,掩护步兵登陆,还记得烟雾弹吗?用火炮把烟雾弹打出去,封锁敌军视野。”

        蒲德曼竖起大拇指道:“是个好办法。”

        高衡在镇南关发明的烟雾弹早就已经被制造局改进成了可以炮射的型号,其实原理也很简单,把开花弹内部填充的火药换成高衡当初的配方即可。这种烟雾弹不仅能封锁敌人的视野,而且还能给敌军造成巨大混乱,毕竟,添加了辣椒粉石灰粉等刺激性粉末的炮弹爆炸之后绝对够敌军喝一壶的。

        “将军,将军!你看,后面商队的船只发信号了。”郑森正紧紧趴在船头,关注着岸上的战事,眼见自己麾下福建水师的将士们被敌军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但凡是敢站起来冲锋的,纷纷被敌军的火铳打倒。可双方的炮战战果完全不对等,荷兰人毕竟是躲在坚固的城墙和炮位后面,每次火力对射,己方的损失都远远大于对方,这么耗下去,荷兰人没完蛋,自己的水师快要完了。

        忽然副官在旁边提醒,郑森立刻回头向蒲德曼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打出旗语,说他们上去参战,轮换福建水师。

        副官惊讶道:“这,他们?”

        郑森道:“你看,方才你还说他们不是真心援助,现在人家要轮换我军,这不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吗?”

        副官也是羞愧得满脸通红,没想到这支商队竟然这么讲义气,完全颠覆了他对商人的认知。“那怎么办,让他们上吗?一支商队,上去能有什么用?”半晌,副官还是憋出一句话来。

        郑森摇摇头道:“不行,他们本身就是来帮忙的,若是让他们的水手上岸作战,出现重大伤亡,我怎么跟人家交代。人家又会怎么看我们福建水师。发信号,说心意我们领了,战斗还是我们自己来打。”

        “看来他们不太愿意我们插手。”蒲德曼放下千里镜道。

        “这么死顶着没用,再不上,岸上的明军就死完了,不管他们,我们自己上,按原计划执行。”景昭说道。

        蒲德曼点点头道:“好吧,行动开始。”

        没有征求郑森的同意,反正郑森对他们也没有管辖权,兴华军商队的十艘大船立刻行动起来,朝着岸边高速逼近。郑森眼看着他们出动,立刻跑到船舷边,交叉双手挥舞道:“不,退回去,你们退回去,前面太危险了!”

        蒲德曼等人置若罔闻,到达指定位置后,立刻朝着城头齐射了一轮开花弹。轰隆轰隆,爆炸声不断响起,兴华军配备的新式开花弹和明军使用的普通开花弹可不一样,制造局在兴华军的开花弹上凿刻了横竖的纹路,这样,在开花弹爆炸的时候,会按照纹路规则的产生海量的破片,不像明军的开花弹,如果质量不好的话,一炸两半都有可能,根本没有杀伤力。

        数十颗开花弹同时爆炸,将城头变成了一片火海,无数的破片四散飞射,凡是暴露在掩体外的荷兰兵都不同程度遭到了打击,特别是距离炸点比较近的敌兵,直接被炸成了筛子。

        近百人倒下,连带着搬运弹药的土著仆从们都倒下了一百多人,他们在地上惨叫哀嚎,不一会,很多人就因为失血过多没了声息。在彼时的战场环境下,根本没有战地救治这么一说,仗没打完,受伤的士兵很难得到医治,重伤基本上就约等于死亡。

        城头的土著们可没有抵抗炮弹的勇气,不知道谁大喊一声,他们作鸟兽散,路易斯连续砍翻几人,都不能阻止他们逃亡。可他现在顾不上那些土著了,他分明看见后方支援的敌舰已经迅速接近了滩头,这帮野人到底要干什么?

        “烟雾弹!放!”轰轰轰,又是一轮齐射,这一次荷兰兵算是有经验了,生怕他们又用开花弹,他们连忙缩着脖子找掩体躲了起来。可是谁能想到,炮弹落地爆炸之后,竟然升起了大片黄色的烟雾。荷兰人可没见过这一招,就连路易斯都觉得奇怪,难道是这些人用的什么魔法或者巫术不成?

        有的荷兰兵好奇,还凑到黄色烟雾那里闻了闻,下一刻,无尽的痛苦就席卷了他,刺激性粉末一旦进入人的呼吸系统,瞬间就会让他涕泪横流,不仅如此,石灰粉还灼伤着他的眼睛和呼吸道。

        “啊!我的眼睛!”“我的嗓子,我的嗓子被烧着了!”“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和悲惨的呼救声响起,凡是靠近烟雾的荷兰人无不翻滚在地,挣扎着抽搐着。

        路易斯大惊失色,“浑蛋!都离那些黄色烟雾远一点!远一点!”话音刚落,蒲德曼又轰出了一轮烟雾弹,城头算是彻底被黄烟笼罩,一时间荷兰人看不见海面的情况,海面也看不见城头的情况。

        “就是现在!放小船!登陆!”景昭一声令下,二十艘小船放下,两百武装到牙齿的水兵登船出发。有了烟雾弹的掩护,城头的炮手就成了瞎子,他们只能冒着吸入黄烟的危险,胡乱发射,这种火力是无法命中小船的。

        二十艘小船从容不迫靠岸,水兵们跳下船,立刻在滩头列阵。滩头已经布满了明军将士的尸体,因为福建水师在郑森的带领下英勇奋战,导致军官的阵亡率奇高,军官们都是身先士卒,所以往往遭到集火射击。没有了军官的指挥,剩下的一千多明军也被压制在滩头上,冲也不是,不冲也不是,乱成一团。

        他们眼睁睁看着兴华军的小艇靠岸,然后跳下来大概两百个浑身铁甲的士兵,就连帽子都是清一色的铁尖盔。“这他娘的是什么部队?”明军中不少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郭俊良一上岸就大声喊道:“集结!集结!以排为单位,四段击!”

        兴华军的训练强度非常高,跟明军的卫所兵不一样,他们都是职业军人,平日里都是脱产训练,所以基本上每天一睁眼就是训练,吃饭也是训练,睡觉也是训练。谅山府外的大校场上挂着一个巨大的横幅,上面有高衡口授,成子龙亲笔题写的大字,训练多流汗,战斗少流血十个大字。

        所以郭俊良一声令下,将士们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整队,就在一千多明军的眼皮子底下,连一盏茶的工夫都没有,一支铁甲军便集合完毕。黑黝黝的四四式火铳通体闪着寒光,明军士兵注意到,这些士兵腰间好像别着一把细细的剑,不知道那是什么,腰后好像还插着一杆手铳。

        “干你娘,这什么情况,这支兵马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装备如此精良。”明军士兵发出这样的疑问。

        旗舰上的郑森也是目瞪口呆,这可是一支铁甲军啊,而且看样子,他们的主力武器是,火铳?这可颠覆了郑森的认知,明军大量装备火铳不稀奇,京师还有神机营呢。但是没听说过光用火铳作战的,人家作战都是火铳兵和弓箭兵、骑兵、近战兵种联合作战,哪里有光派火铳兵打仗的,那近战的时候怎么办?

        郑森还没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岸上的兴华军已经发动了,他们直立着身体,从趴在滩头各处的明军身边掠过,海面上商队的舰炮疯狂轰击,火力密度比先前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当黄烟散去,城头的荷兰人也傻眼了,路易斯冲到垛口边,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一支军队,区区两百人,就这么过来了?

        路易斯大吼道:“小伙子们!拿起你们的火绳枪,打死他们!”双方距离大约在八十步,按理说,在这个距离上杀伤无甲或者薄甲的明军没问题,可是当荷兰火枪兵们冒着炮火打响手中的火绳枪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好像错了。

        砰砰砰,叮叮当当,兴华军将士的胸前冒出阵阵火星,多层重甲导致在八十步外火绳枪根本就打不穿他们的防御。郭俊良怒吼道:“火铳下肩!”

        哗啦一声,两百杆四四式密密麻麻翻下,铳口对准城头。“第一排!放!”砰砰砰,“第二排!放!”砰砰砰。“注意节奏,交替射击。”四排火铳兵轮番射击,爆豆般的声音在滩头响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