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92章 挥师救援

第92章 挥师救援

        这一巴掌下手极重,瞬间将安东尼奥给打了个七荤八素。士兵们如同拖死狗一般将安东尼奥给拖了下去。随着安东尼奥被俘,海军中将的战旗被放倒。战场上的所有荷兰人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他们纷纷放下武器,跪地求饶,希望兴华军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战场上的喊杀声渐渐平息,看着跪了一地的荷兰人,王奇高举着战刀,欢呼道:“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必胜!必胜!必胜!”兴华军的将士们疯狂地欢呼着,将头盔高高抛向天空。高衡也举起长枪加入了欢呼的人群。这一仗,虽然惨烈,但却是兴华军成立以来最堂堂正正的一仗,更重要的是,这一仗使用了全新的作战模式,兴华军再也不是一支古代军队,而是一支可以战胜拥有先进火器的西洋人的接近近代化的部队。

        这是一次质的飞跃,也是全火器化作战理念应用成功的典范,试想,如果日后的兴华军可以全面换装火器,建立一支纯火器化的拥有骑兵、步兵、水师等全兵种的部队,那么战斗力会有多么强大,什么海上霸主,什么陆地王者,都会匍匐在兴华军的脚下。

        “打扫战场!我们要立刻回援上文州。”欢呼了一阵之后,高衡立刻冷静下来,此刻还不是完全庆祝胜利的时候,就在他们痛击荷兰人的时候,上文州那边应该打得也很艰苦。虽然是守城,但是敌军兵马人数众多,所有的火器部队又被调到了禄平,仅靠冷兵器支撑,不容乐观。

        “得令!”各级军官们迅速行动起来,组织人马清扫战场,管理战俘。这一仗,兴华军倒是收获颇丰,要知道,东印度公司不差钱,所以给这些佣兵的装备都是当时欧罗巴最好最先进的武器,兴华军不仅缴获了欧罗巴最好的火绳枪,还有不少新式的加农炮,弹药无算。

        有了这些好东西,兴华军的战斗力会上一个台阶。至于安东尼奥和一众军官,现在高衡没时间审问,当务之急是立刻整编部队,南下上文州。

        此战打死荷兰人超过一千,除去重伤不治的,俘获的人还有八百多,包括安东尼奥在内的一众军官也成为了高衡的俘虏。

        兴华军来不及清点自己的损失,高衡将伤兵留下,并且让张超领着四百长枪兵看管俘虏,只要有异动,直接格杀勿论。火铳旅损失了一千多人,炮兵也损失了少量士兵。经过大致整编,能战斗的火铳兵还有九个连,一千八百人,这一千八百人和所有骑兵高衡全部带走。

        重炮机动不便,高衡留下一个重炮连,一方面是留守禄平,一方面是将战场上缴获的荷兰重炮都集中起来,剩下两个炮兵连,携带自己本身装备的轻型火炮和战场上缴获的荷兰轻型火炮,跟大部队一起火速支援上文州。

        上文州战场,喊杀声震天。一波一波的安南军朝着城头发起凶猛的冲锋。火炮不断发射,城上城下各式大炮对轰,战场上血肉横飞,不时有守军从城头栽下,再被汹涌的攻城部队淹没。

        上文州的防守主将是陆涛和景冲,陆涛在完成侦查任务之后带着哨探队进入上文州协防。景冲在城头布置了大量的弓弩手,用弓弩加上火炮的组合来远距离杀伤敌人,同时还有不少长枪兵在城头协防,敌人攻上来的时候,长枪兵就结阵将他们反推下去。

        城内留下一个枪兵营作为总预备队,哪里危急就分兵前往哪里,一方面还要承担抢救伤员的任务。为了更好防守上文州,高衡在出发的时候还将骑兵营的五十头战象给留了下来,作为上文州外围的一支奇兵来使用,若是战事危急,就让战象杀出去,冲乱敌人阵型,给城头减轻压力。

        “老陆,老陆,你他娘的死了没?”城头上传来了景冲的吼声,双方士兵喊杀震天,数十架云梯架在城墙上,大量的安南兵悍不畏死,蚁附攻城,云梯上爬满了安南士兵。

        城下的安南炮兵阵地疯狂对着城头开火,哪怕是自己的部队近在咫尺,也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一发开花弹在景冲身边爆炸,数名弓弩手被炸翻,景冲吐出嘴里的碎石沙尘,对着前方大喊着。

        “他妈的,号丧啊,老子还没死呢?”烟尘之中,闪出一个人影,正是浴血奋战的陆涛,哨探队的将士们在陆涛的带领下,纷纷冲上城头协防,安南军队虽然攻势凶猛,但是已经被陆涛顶回去三次,陆涛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砍翻多少敌人了,只见他满身是血,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脸上、胳膊上、腿上到处都是伤口,连铠甲也被划了几个大口子,歪斜着挂在身上。

        陆涛提着滴血的战刀来到了景冲面前,一伸手将其扶起,景冲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的脸早就被火焰给熏黑,此刻咧嘴一笑,只能看到白色的牙齿。

        陆涛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他娘的,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这安南兵打了鸡血了,怎么这么猛?看见没,第四次攻击了,一点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这是志在必得啊。”

        景冲喘了口气道:“八成是觉得荷兰人能打赢,要是自己这边节奏慢了,连口汤都喝不到,最重要的是,咱们的火器部队几乎被全部抽调走了,留在这里的长枪兵也是新兵,战斗力不强,火力也不强,这群马喽是充满了自信。”

        “将军,将军,他们又攻上来了!”两人正说话,一个连长上气不接下气跑过来禀报道。

        今日的安南军在郑祚的带领下,分成了五个波次,郑祚以两营人马,也就是两千人为一组,分成五个梯队,轮番攻击城头,一支部队顶不住就立刻换下来,让第二批人顶上去。

        加上炮兵不吝惜弹药,玩了命的开炮,给城头造成了巨大的压力,眼看着已经是第四批士兵冲上来了,第五批部队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不能不说,安南边军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老虎谷一战是因为伏击且地形不利的缘故,所以安南军的战斗力没有发挥出来。

        今日一战,是堂堂正正的攻城作战,加上郑祚一雪前耻的心态和郑主打赢将士们赢了之后的重赏,边军一反常态,拿出了最高作战水平。

        前三波的攻势,险象环生,安南打头阵的边军已经数次杀上了城头,这股狠劲也激发了京兵的士气,他们也是玩了命的攻打。郑祚在阵后观战,不断叫好,他和手下的将领三番五次败在高衡的手下,这家伙不过就是个民夫,手下的兵马也都是民夫组成,怎么就能击败强大的安南军,郑祚发誓要报仇,要将高衡带给自己的耻辱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轰轰轰,安南军的火炮再次开火,城头碎石飞溅,实心弹接二连三撞击在城墙上,让上文州的整个城墙都产生了晃动。城门早就被炮弹给打得粉碎,好在城门洞已经被景冲命人用碎石砖块给封堵,否则敌人都不用攻城,直接从城门洞即可杀入。

        “快!把佛郎机给老子抬起来!”一个炮兵排长打急了眼,敌军不断从他面前的缺口涌上城头,长枪兵已经抵挡不住,弓箭手都被杀伤了数人,几个颇为凶狠的安南兵如入无人之境,在长枪兵尚未结成阵型之前就格杀了数人。

        排长将头盔狠狠扔在地上,跟几个兄弟合力,硬是将身边的轻型佛郎机给抬了起来,不能让敌人这样源源不断上城,否则缺口越来越大,城头终究会被攻破。

        几人抬起佛郎机,冲到垛口边,后方的两个士兵用力将火炮的尾部抬起,炮口向下,里面已经填充了大量的碎石,充当散炮子。炮口一向下,碎石在惯性的作用下纷纷下落。排长急道:“狗日的,点火啊!”

        一个士兵拿着火把冲上去点燃了引线,轰的一声巨响,火炮巨大的后坐力将抬炮的士兵全部掀翻,一大片碎石朝着云梯上的安南兵喷射过去。

        “啊!啊!”一片惨叫声响起,自杀式攻击的威力让安南人根本无法承受,几个开炮的兴华军士兵重伤倒地,内脏被震破,即便是能得到及时的救治,都大概率救不回来。但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碎石呈现扇形喷向了下面的安南兵,数十人应声栽倒,身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洞,攀附在云梯上的士兵则直接变成了碎片,尸骨无存。

        云梯直接折断,上了城头的安南人顷刻间失去了后援,没有后援的安南兵越打越少,终于被城头守军反推了下去。几个剩下的安南人被长枪兵结阵,用长枪直接从城上给挑了下去,发出长长的惨叫声。

        “该死,第五阵上去,你去传令,杀死敌军主将者,本世子赏金百两!”郑祚气急败坏地放下千里镜,对身边一个军官道。

        军官立刻前去传令,第五阵的两千名士兵听到了郑祚的命令,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瞬间便爆发出了极高的战斗热情,他们杀气腾腾举着武器嚎叫着加入了战团。

        “狗日的,又增兵了!老陆,这么打下去不行,战象出动吧,争取一些时间也好。”趴在垛口的景冲看到安南军再次增兵,回头对陆涛说道。

        陆涛点了点头,按照原本的部署,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动用战象,可是现在看来,不动战象是不行了,他们也知道,战象作为奇兵,只能扰乱敌人一时,对方也是用战象的行家,破解战象攻击,应该不难,但守军顾不上许多了,必须争取喘息的时间。

        啾,一发号箭射上天空,郑祚和全体安南士兵都有些愣神,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呜呜呜~大象的怒吼声在密林中响起,早就已经埋伏好的象兵部队突然从密林中杀出,奔跑着装进了正在攻城的安南大部队当中,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战象背上的弓箭兵拼命放箭放铳,不断射杀着地面的敌人,战象更是在人群中左冲右突,丧生在战象蹄子下的安南兵数以百计。

        “浑蛋!浑蛋!哪里来的大象,快干掉他们,把他们都干掉!”突如其来的战象袭击把安南军的阵型冲的大乱,正在发起攻势的第五阵兵马也为之一滞,后方的安南兵一乱,前线的压力顿时减小,后续部队接不上,前面的攻击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郑祚更是暴怒,这个额节骨眼上敌人竟然还有伏兵,而且还是大象。看到这些大象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这都是当初老虎谷一战敌人从安南军手上缴获的,要不然高衡哪里有战象部队。现在倒好,敌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竟然用自己的战象来攻击自己,这怎能不让郑祚愤怒。

        不过还好,在混乱了一阵之后,安南军反应了过来,开始还击,作为经常玩战象的部队,安南人对付战象也有自己的绝招。那就是烟熏,战象的眼睛脆弱,用带有刺激性气体的烟一熏,战象的阵脚自己就乱了。

        以前在缅军和安南军交战的时候,安南军用此法对付缅军的战象部队,用投石器将燃烧的带有刺激性粉末的草球给投射到战象阵营中去,让战象一阵大乱,反而自相践踏,踩死了不少缅军。

        很快,就有士兵拿着火把点燃了一些硫磺、石灰粉之类带有刺激性的粉末,安南士兵身形灵活,很快散开,把燃烧的空间让出来。战象被熏得迷了眼睛,开始到处乱窜,安南军趁机将火铳队调上来,对着战象一阵轰打,象兵纷纷从象背上落下,有的人被火铳打死,有的人被自己的战象踩死。

        郑祚还命令炮队直接抵近轰击大象,大象就算是身体再庞大,也挨不了火炮的正面一击,不一会象兵就损失过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