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88章 血战禄平上

第88章 血战禄平上

        “上帝啊,这样的对手也敢来找我们东印度公司的麻烦,我真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有这么大胆子的。”两千东印度公司的佣兵在顺利打下了新安港之后,由安东尼奥直接带领,沿着张超军败退的痕迹,一路向西北方向追赶。

        实际上,即便不是为了追赶张超的败兵,安东尼奥也是要一路北上的,毕竟,从地图上看,谅山府府城距离新安港并不是太远,而且他的军队当中还有郑氏派给他们的向导,对于路况还算是比较熟悉。

        一仗下来,安东尼奥觉得有些百无聊赖,这些敌人的水平也就跟巴达维亚或者吕宋的那些岛民差不多,纯粹的冷兵器部队,只不过是在铠甲方面有一些加强,不过从战场上的尸体来判断,这些人的铠甲也就跟郑氏军队的差不多,对火铳的防御水平并没有多大的提升。

        在安东尼奥心中,这些人来多少,他手下的精锐部队就能杀多少,他们根本接近不了火铳大阵之前三十米的距离,荷兰军队完全有信心在这个距离上建立一道无形的火墙,凡是进入这个距离的敌人,全都要死。

        也许是新安港一战赢得太轻松了,安东尼奥和手下的将领都不敢相信,这样一支军队怎么会去找东印度公司的麻烦。唯一合理的解释只有一种,那就是也许这些野蛮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东印度公司,或者说,在他们的认知中,并不知道东印度公司有多么可怕,具有随时颠覆一个国家的能力,现在,也许这些野蛮人明白过来了,但是已经晚了。

        两千士兵在向导的带领下,沿着官道前进,谅山府的官道条件并不好,高衡还没来得及对道路进行拓宽,不过道路两边有不少荒地已经被开发出来,准备应用到下一季的粮食播种当中去,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实施,荷兰大军就杀了过来,张超的军队在撤退的时候,一路上也没闲着,通知还不知道情况的民众向谅山府转移。

        所以在安东尼奥等人看来,就是这道路附近确实有人类生活过的痕迹,但因为自己的到来,这些人都逃走了。想到这里,安东尼奥不禁有些得意,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是荷兰军队的对手。至少,在这个鬼地方,找不到对等的敌人。

        军队行进了一天,为数不多的数十个骑兵在前方探路,这是安东尼奥本人的卫队,临时充当一下侦察兵的角色。他们在前方探路,为后面的大军保驾护航,不过很显然,他们并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新安港到禄平这一段,没有县城,只有一些村落,村民们显然都已经逃走,只留下一个个空空如也的村子,粮食也被带走,村子里什么都没剩下,骑兵们连续查探了好几个村子,都是无功而返。

        队伍中有骑兵抱怨道:“这些野蛮人,什么也没留下,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我也想品尝一下这里的食物。”

        “哈哈哈,托马斯,我看你是想看看这里的女人长什么样子吧,在码头那里你不是看见了,跟吕宋的原住民没什么两样,你不会也有兴趣吧。”一个大胡子骑兵取笑道。

        他的话引起了周围人一阵哄笑,在他们的眼里,白人的女人才是高贵的好看的,这些南洋土著甚至连黄种人都算不上,他们可是来自欧罗巴的骑士,怎么能看得上这些野蛮人呢?

        被取笑的士兵没好气地翻了翻眼睛,然后打马飞奔到队伍的前方,他们已经查探了好几个村子了,他想去下一个村子碰碰运气。可就在他飞奔出去没几里地的时候,路过官道的一个拐角,赫然发现,在目力所及之处,有数个黑影显现。

        唏律律,骑兵猛然拉住了手中的缰绳,自己人都在后面,前方的肯定不是荷兰人。显然,战马的嘶鸣也传到了对方的耳朵里,那骑兵分明看见,前方的黑影一下子便消失在了树林中,从移动速度来判断,他们肯定也是骑兵,只能说,自己刚才遇到的肯定就是敌军的骑兵哨探了。

        “敌人,前方有敌人!”荷兰骑兵拨马回转,大声通知身后的同伴道。骑兵们不敢怠慢,立刻派人回去传信。

        “你是说,你们在前方遇到了敌人?”得到信息的安东尼奥一下子警觉了起来,毕竟是荷兰的海军中将,基本的军事素养还是有的,他们现在深入腹地,这些野蛮人最喜欢的就是伏击,正面作战他们不是东印度公司佣兵的对手,只能利用密林来使一些阴招。这一点,安东尼奥和麾下的将领们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在吕宋也经常遭到土著人的伏击。

        特别是吕宋的土著人善于制造一种毒箭,在箭头处淬上不知道从什么植物中提取的毒素,只要是命中人体,虽然不能直接毒死,但却能麻痹神经,让人动弹不得,他们已经吃了好几次亏了。

        安东尼奥大声问向导道:“喂,前面到什么地方了?”

        向导立刻点头哈腰地跑过来,“将军阁下,前面是一个叫禄平的镇子,过了禄平,就快到谅山府了。”

        安东尼奥点点头,看了看地图,在地图上并没有将禄平给标识出来,看来这镇子规模不大,连地图上都懒得标注。他又道:“方才我的人在前面发现了敌人的影子,这里的地形是不是很适合伏击?据我所知,这是你们南洋土著惯用的手段。”

        安南人跟高丽人一样,一向以小中华自居,虽然实际上他们更接近于南洋土著,但是在安南人心中,若是把吕宋土著跟他们相比,简直是在侮辱他们。向导心中不快,这洋人实在是太无礼了,不过面子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主要是安东尼奥确实大方,作为海军中将,东印度公司的高管,他给了向导一个荷兰金币,看在钱的份上,向导什么都可以不计较。

        他立刻回答道:“不,将军阁下,这里的地形事实上并不适合伏击,因为禄平镇地势开阔,而且地形平坦,拐过前面那个弯,您就能看到,平原上孤零零一个镇子,如果敌人将军队房子这里,是找死,平原是最适合荷兰火枪队发挥的地方。”

        安东尼奥满意地笑了笑,确实,他担心的是地形复杂的情况,毕竟这些土著在密林中移动更加灵活,他们有着地利优势,若是真有埋伏,荷兰军队还真不好对付。可若是在平原作战,那纯粹是找死,没有人能在东印度公司的火枪火炮下撑过一个回合。

        大军继续前进,悠扬的竖笛声响了起来,军鼓有节奏地敲打,士兵们的脸上有些紧绷的神情再次放松下来,仿佛胜利已经在向他们招手。

        “将军,卑职,卑职罪该万死,新安港丢了,是卑职的责任。”禄平镇,就在大半天之前,高衡的军队到达了禄平镇。

        正如那个向导所说,禄平镇确实是孤零零伫立在平原上的一个镇子,方圆十几里都是平原,视野倒是很开阔。高衡的军队到达之后,立刻进驻,一个火铳营驻扎在镇子里,剩下的军队隐藏在镇子的后方。

        这里是去谅山府的必经之路,所以张超的残兵带着老百姓赶到这里之后,正好跟高衡的人马汇合。他们虽然从新安港先行撤退,但是速度却并不比安东尼奥的军队快多少,也就是荷兰人担心被伏击,所以一直以较慢的速度行军,否则早就追上张超的残兵了。

        一进入禄平镇,看到了严阵以待的兴华军,士兵们和百姓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很多人瘫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兴华军的战士们赶忙接应。该救治的救治,该后送地后送。在得知高衡本人也来到禄平之后,张超独自一人来高衡的军帐复命。

        “快起来,你何罪之有?”高衡连忙一把扶起了张超道。

        “我,我,弟兄们损失大半,码头也没了,还有许多百姓和商人命丧当场,大量的船只沉没,是卑职无能。”张超低着头道。

        高衡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件事的责任在我不在你,是我没有想到敌人会从海上登陆,也没想到安南人会跟东印度公司合谋,你们一千人的冷兵器军队,有没有多少火力,怎么可能是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的对手。但你放心,眼前这股敌人嚣张不了多久了,禄平,就是他们的葬身之地。”

        张超进了禄平,发现这么多兴华军云集于此,就知道,他们要在此阻击来犯之敌,只是没想到,将军的决心竟然这么大,要将这股敌军消灭在此。

        “将军,这支敌军火力很强,而且说实话,军事素养很高,跟安南军完全不一样。火铳队很能忍,一直到非常近的距离才开火。而且,令行禁止,以鼓点作为传递命令的手段,上官不发令,下面不开火。”张超沉声道。

        高衡点了点头,东印度公司佣兵的作战能力他是清楚的,别看他们没什么军纪,吊儿郎当的,但是上了战场,这些人都是杀人的猛虎,若是没这点本事,东印度公司凭什么能称霸海洋两百年。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求财,佣兵队伍里什么人都有,有荷兰人、佛郎机人、法兰克人还有倭人甚至是华人,但他们无疑都是精英,否则南征北战也活不下来,东印度公司也不会高薪雇佣他们。

        “本将也知道他们精锐,但是我们兴华军,打的就是精锐。还记得我们在训练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吗?狭路相逢!”

        “勇者胜!”张超坚定道。

        他想了想又道:“将军,能不能让回来的将士们参战?弟兄们损失过半,大家都憋了一肚子的火,想给牺牲的战友报仇!”

        高衡道:“你们刚回来,不容易,去阵后休息吧,以后仗有你们打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整,恢复体力。”

        “将军,我们能打,弟兄们不怕苦,更不怕死,我张超第一个报名。”张超抬头道。

        “那好,我不想打击你们的积极性,但你们不能上第一阵,这是一次火铳对火铳,火炮对火炮的战斗,跟以往的战斗模式不一样,也是检验我们兴华军训练成果的一仗,将士们若能堂堂正正击败当面之敌,可以说,兴华军将会有质的蜕变。你们是冷兵器军队,这样,加入炮营,帮助他们搬运弹药。今日,我火铳旅、骑兵营皆在此,算上你们,总兵力五千,是一场大仗啊。”高衡说道。

        张超还想再说,高衡却摆了摆手,能让他们加入炮兵已经算是不错了,未来战场,冷兵器部队终究是要全面淘汰的。

        “将军,哨探来报,敌军到了!”正当高衡和张超说话的时候,范玉进来禀报,说是前方有了消息,荷兰人到了。

        “好!说曹操曹操到,荷兰人肯定很自信,觉得在平原地区打遍天下无敌手,今天就叫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全军备战,所有人在镇子后方列阵,驻扎在镇子中的火铳营出镇子,在前方列阵,待本将发令,后方的军队再出来。”高衡布置道。

        “得令!”范玉立刻下去传达命令。

        “看!镇子里有敌人,他们出来列阵了!”都不用荷兰骑兵抵近侦察,镇子里上千火铳兵的动静瞒不了任何人的眼睛。消息很快被送到了安东尼奥的面前,荷兰大军当然也发现了镇子中的旗帜和前方军队的异动。

        “对方也是火枪兵,大约有上千人。”骑兵不断来回奔驰,将前方的消息带到安东尼奥的面前。

        “哈哈,好啊,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这么勇敢的军队,跟我们玩火枪。先生们,我要用我的配枪轰烂这些野蛮人的屁股!”安东尼奥掏出手枪在手上转了一圈道。

        他的话引起了一阵哄笑,全军充满轻松的氛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