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73章 达成共识

第73章 达成共识

        双方达成了这个共识,后面的会谈就非常迅速了,也就是在难民移动的路线,各地关防的放行,以及双方如何交接上面做一做文章。

        当然,这只是初步的意向,回去之后,孙定肯定也要禀报方震孺,请方震孺定夺。之所以孙定敢点头,一方面是因为孙定是方震孺的心腹,此次前来,方震孺也给了孙定不少权力,基本上可以当做自己的全权代表。另一方面是因为孙定对方震孺本人了解,对广西的局势也了解,将难民输送到高衡这里,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既减轻了广西的负担,又满足了高衡的条件。

        最重要的是,他觉得,高衡虽然谈吐和见识不凡,但究其本质,还是一个军头。军头嘛,说来说去也就是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从民众中征召更多的军队才能保证自己的地位。

        孙定也问了高衡关于他治下人口、军队的相关问题,高衡也半真半假做了说明。但孙定有着自己的判断,按照高衡目前的人口数量,发动一成人当兵应该可以,毕竟乱世,兵民比例高也正常。

        高衡自己说兵力有三千人,但孙定判断,大约在五六千人。可孙定觉得,虽然有五六千人,但除了少数精锐部队之外,其余的士兵战斗力应该就跟流贼差不多,他们连武器来源都没有,全都来自于战场上的缴获,连现在的李自成和张献忠都比不上,只能跟他们两人的前期相比,兴许还有不少士兵拿着木棍、锄头作战呢。

        安南人之所以失败,只能说是轻敌大意,还有高衡的运气不错,完成了一场漂亮的伏击。这也就是安南国力弱小,否则他这样的势力,放在大明境内,早就已经被朝廷剿灭了。

        孙定在心中估算了一下,高衡麾下能有万余人基本上就可以完美制衡郑氏了,郑氏北边还有莫朝牵制,莫朝也有三万兵马,再加上高衡手上有个一万多人,三五万兵力,基本跟郑氏留在国内防御的部队平齐,郑氏将再无一争之力。这么看来,给高衡再调八到十万难民完全可以,等于是在边境扶植一个小于莫朝的地方军阀,这一点,各方都能接受。

        孙定和高衡有了一致意见,接下来的欢迎晚宴自然是不表,总之是觥筹交错、宾主尽欢。第二天一早,孙定就动身返回广西,面见方震孺。

        高衡这边等到孙定走后,立刻召开会议,制定方案。军将们济济一堂,听闻要从广西引入难民前来,众人都发出了一片惊讶之声。

        陆涛问道:“将军,您就这么有把握,民众会来我们这里?”

        高衡笑道:“这是必然的,你们所担心的,无非就是民众不愿意离开家园。若是广西本地民众,我不一定有这个信心,可你们不要忘了,我们想要引入的是北方的难民,这些人本来就是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到了广西之后,也没能获得更好的安置,现在我们这里有大量的无主土地,完全可以提供给他们。”

        成子龙道:“谅山府境内目前的耕地面积有五十万亩,我们的数万民众能照看过来的只有不到十万亩,尚有四十万亩耕地,别说是引入十万人口,就是引入二十万人口也没问题。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开荒,安南土地肥沃,只要开荒弄得好,谅山府一地,百万亩耕地手到擒来。”

        宋志沉吟了一下道:“军师,您说的有道理,谅山府本来也有不少人口,我们现在的人口显然是不能填充满整个谅山府的,但是我有个问题。我们如果引入这么多人口,广西难道不会忌惮我们吗?若是当了这个出头鸟,我担心各方的目光会盯紧我们这里,后续就不会给我们更多人口了。”

        高衡笑道:“呵呵,问得好,若是放在平常时候,这是个大问题。我们仰人鼻息,扩大缩小全被别人控制。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乱世的人口流动情况很复杂,只要我们能拥有十几万人口,那么后续的扩大完全不用担心,到了这个规模,我们就像是香甜的饵料,池塘中会有无数的鱼群闻着味主动找上门。”

        “张超!”高衡点出一个名字。

        “末将在!”张超插手出列道。

        “接应难民的任务就交给你的枪兵营,枪兵营的装备普通,不扎眼,去镇南关接应民众,也不会引起怀疑,若是一水的火铳兵去,才会惹人非议。这段时间,你们枪兵营不承担作战任务,就是把这一个任务落实好。”高衡下令道。

        “得令!”张超应道。

        这样的安排是高衡深思熟虑的结果,枪兵营是一水的安南装备,若不是在内衬上换了颜色,在木盔上刻上了兴华二字,基本上就跟安南兵没什么区别,他们去,不会惹人注意。

        至于孙定一开始递上来的单子,高衡在晚宴上也收入囊中了,蚊子再小也是肉,这笔钱和粮食作为难民迁移路上的用度应该是够了,等于自己一分钱不花,扩充了大量人口,何乐而不为?

        “什么?你说高衡不要钱粮,要人口?”巡抚衙门内,方震孺在房中来回踱步,孙定站在他的身边。

        “正是,大人,看来高衡已经尝到了当军阀的甜头,急于扩充自己的势力,这类人都是如此,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孙定说道。

        “看来这个高衡野心不小,这才几个月工夫,就想着扩张了,他是要当土皇帝啊。”方震孺道。

        “当土皇帝也没什么不好,西南边境这些土司,哪一个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不是土皇帝?更何况,这些土司对朝廷的防务没有任何帮助,但是高衡对镇南关防务可是很有帮助,说起来,这也是大人的政绩,扶持一个亲大明的土司,本身还是个汉人,用来牵制安南,这简直是以小搏大的经典案例啊。”孙定道。

        “可是这家伙扩张得太厉害,若是,若是反过来对广西。”方震孺有些犹豫。

        “大人是担心他反过来对广西产生不好的影响,就像是那些土司不服管,甚至勾结流贼,反噬朝廷对吧。呵呵,其实大人不用太担心,从关系上说,高衡不过是广西地方的一条狗罢了,即便他有了十数万民众,上万兵马,可他面对的又不仅仅是我们,他最大的敌人是郑氏。”

        孙定顿了顿道:“想必这时候,郑氏已经恨他入骨,一有机会就会咬高衡一口。您想想,我们可以给他人口,也可以不给他人口,大人可以设定一个数字,八万也好,十万也罢,我们就以此为限,就这么多,多了没有,安南北部只要我们一封镇南关,他想招人都招不到,规模限制死了,他就是五指山下的孙猴子,翻不起浪来。”

        方震孺点点头,“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办理,正好最近又有不少难民进了桂林府、平乐府,你看看,这两府的文书全都堆到本官这里了,地方上正发愁,既然高衡有这个意向,你就把人全部给他吧。”

        孙定躬身道:“下官领命。”

        崇祯十六年的春节格外的惨淡,正月初二日,李自成便给崇祯献上了一个大礼包。闯军集中兵力猛攻承天府,于初二日攻入城内,总兵钱中选战死,湖广巡抚宋一鹤在城破之后自杀身亡,李自成改承天府为扬武州,崇王改襄阳伯,邵陵王改枣阳伯,肃宁王改顺义伯。

        大明钦天监博士杨永裕投降李自成,并劝说称天文、地理、礼乐、兵法俱该治理。这就是在劝李自成建立政权,即皇帝位了。

        此话一出,群臣响应,闯军的文臣武将们纷纷上书劝进,只有牛金星认为时机尚不成熟。可是李自成心动了,辛辛苦苦打了这么多年仗,也到了该建立政权的时候了,若是说以前时机不成熟,现在闯军已经拿下湖广,杀死了湖广巡抚,半壁江山眼看着就要收入囊中了,李自成再也坐不住了。

        于是李自成号“奉天倡义大元帅”,罗汝才号“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谋以荆襄为根本,改襄阳为襄京,改承天府为扬武州。李自成兄子李过、妻弟高一功迭居左右,亲信用事。以田见秀、刘宗敏为权将军,李岩、贺锦、刘希尧为制将军,张鼐、党守素等为威武将军,谷可成、任维荣等为果毅将军,凡五营二十二将。又置上相、左辅、右弼。其下有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

        政权建立,李自成便有了跟大明争天下的资格,一时间,湖广震动、中原震动、京师震动。

        而此时此刻,在镇南关南部不远处,张超带人已经修建了一座巨大的营地,这是为了中转难民之用,还是兴华军的老一套,难民在进入谅山府的地盘之前,要在营地中进行分类,并且该洗澡洗澡,该除虫除虫。

        这些难民颠沛流离,身上带有大量的病菌,古人不知道,高衡可太清楚了,所以必须要进行防备,不能让兴华军的大好局面被疫病破坏。

        准备工作进行完毕,高衡便委派景昭亲自跑一趟广西,带人去宣讲兴华军的政策,吸引民众,促使他们真心来投靠。顺便还交给他一项任务,给自己多多网罗一些人才,难民中定然包含不少工匠,但是光是工匠不行。

        就像后世开办工厂一样,光有工人不行,还需要有技术总监、生产总监等等高技术人才来统领全局,卜弥格和南怀仁等人虽然有这样的才能,但毕竟是西洋人,若是以西洋人为主组织生产,会有多种不便,至少也应该有华人的高技术人才参与进来,才能取得平衡。

        “各位父老乡亲,辛苦了,本人是来自谅山府的景昭,相信那个地方你们已经听说过了,这次我就是来引导大家去谅山的。”柳州府来宾县,这里距离桂林府、平乐府、南宁府都不远,所以被方震孺搞成了一个难民集中地,在城外建立了营地,提供一些军用帐篷给难民歇息,十万难民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输送过去,基本上是三步走,分三批输送。

        在此之前,为了让难民们愿意离开自己的地盘,各地的官员在接到方震孺的文书之后,立刻天花乱坠,把高衡的谅山府夸了一通,说是到了那里就能有好日子过了。

        难民之中并不是没有有见识的人,人家一听谅山府在安南,本能的抗拒。毕竟广西虽然也是西南边陲,但是好歹是大明治下的土地,这安南可就是外邦了,说起来就是蛮荒地区,自己再怎么着,也是大明子民,怎么就稀里糊涂要去安南了。

        所以很多人到了来宾县之后,就不想再往前走了,景昭得知此情况,立刻前来宣讲。

        景昭站在一辆马车的车顶,被难民们围在中间,这些衣衫褴褛的难民眼神麻木,跟当初那些侨民的状态一样,景昭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所以很能体会他们的处境。但是显然,他们对自己的话并不感兴趣。自己宣讲了谅山府的分地政策,但是民众显然不太相信,这一去不管原来什么身份,一人就分三亩地?连孩子也算一个人头,这是什么样的地主老财才能这么干。

        景昭来自商人家族,头脑灵活,自然有办法,他立刻点起一人道:“请问大爷,你是做什么的?家里几口人?”

        “老汉儿就是普通庄稼人,平日里务农为生,家里五口人。”老汉回答道。

        景昭立刻从怀中掏出一份田契,这是他特意带在身上的几个小道具,田契自然是真的,就怕别人不信。他立刻递给老汉道:“那好,大爷,我方才说了,五口人就是十五亩田地,这是谅山府城附近的上等田,正好十五亩,您收好了,若是不信,去了,一看便知真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