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59章 大捷

第59章 大捷

        将士们一起端起手中的火铳、长枪,指着还原的发愣的安南士兵道:“降不降?降不降?降不降?”

        一千多人一起怒吼,声音响彻云霄,所有安南士兵的心头都是一震,不要说士气已经完全丧失的四镇兵,就连郑富一手带出来的京兵,见到主将的人头已经被割下之后,也一个个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不知所措。

        副将大喊一声道:“我们决不投降,勇士们,杀出。”

        砰砰砰,他的话还没说完,王奇和身边十几名火铳兵手中的火铳打响,副将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身上出现了几个恐怖的血洞,冒出一阵青烟。

        铅子撕裂了他的铠甲,直接打入了他的身体,在体内碎裂,把内脏全部搅碎。

        “啊!”一阵惊天的惨叫,副将的身体直挺挺地从马上摔落下去。

        高衡提着郑富死不瞑目的人头,翻身上了黑雄马,对安南人喊道:“我最后说一遍,放下手中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当啷,一个四镇兵扔下了手中的战刀,当啷当啷,一传十十传百,大量的四镇兵放下了武器。“不许放!不许放!谁让你们放下武器的。”一个营将大声吼道。

        嗖嗖嗖,几支弩箭射出,命中了营将的身体,将他钉死在地。

        高衡下令道:“全军将士听令,格杀勿论!杀!”

        “杀!杀!杀!”求活旅将士们大踏步前进,“别别,我们降,我们降!”几个会汉话的军官扑通一声跪下,将手中的兵器扔掉。

        有了军官带头,京兵和边军再无抵抗的必要,所有人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高衡的背上已经被冷汗浸湿,要知道,此刻在战场上,安南军最少还剩下六七千人,而求活旅只有一千多人,对方真要是不要命拼死一战,求活旅还真制不住他们,幸亏对方的主将和副将都被射杀,群龙无首,再加上求活旅士气高昂,从气势上稳稳压制了敌军,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

        望着跪了一地的安南士兵,高衡举起手中的人头,“弟兄们!我们赢了!”

        震天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山谷,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大吼着“必胜!必胜!必胜!”这是一次完全的胜利,高衡凭借两千受训不久的求活旅士兵,在伏击战中一举歼灭了上万安南军,此战,安南军当场战死近三千人,还有一千多人不同程度受伤,可以说损失近半,剩下一半人被全部俘获,求活旅押送着他们和缴获的装备前往脱县。

        “将军,是将军回来了。”大胜的消息被阿木飞马报至城内知晓,城中提心吊胆的百姓们悬着的心总算是全部落下了。

        高衡带着获胜的将士们,押送着俘虏回来,城内的民众自发前往城外迎接,成子龙带着景昭和预备队的士兵们维持着秩序,老百姓们手中没有什么多余的物资,但是都将家里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要献给归来的大军。

        求活旅的身影刚一出现,就有眼尖的民众发现了。人群不断向前涌动,特别是新来的两万多难民,都想近距离看看高衡到底是什么样子,城中的老人都说他是武曲星下凡,这武曲星的样貌,他们真想看一看。

        “大象!有大象!”一群孩子老远就看见了高衡军中的庞然大物。

        安南军被击败,这数十头战象和象兵自然成了他们的战利品,这次能击败战象,完全是高衡灵光一现,也是郑富安排不合理所致,如果不是火药殉爆给战象造成了惊吓。若是这些战象当面锣对面鼓的一字排开跟高衡打阵地战,可以说还真是无解,他们完全没有对付巨兽的经验。

        经此一战,高衡决定也组建一支自己的战象部队,在热带雨林中,有时候战象的作用甚至比骑兵还要大。

        不仅如此,他们还缴获了大量的火炮,虽然后军的火炮在战斗中被摧毁了不少,但至少一半多的火炮被保存了下来,各种各样的型号都有,甚至还有三门安南大将军炮,这可是攻城利器。

        本来,城内的弹药已经被高衡全部搬空,用到作战中去了,但是这一次大获全胜,缴获的弹药物资更是不计其数,要知道,郑富可是带了一万人的物资,并且为了一战消灭高衡,郑主配给前线调回的边军的物资更是超额,等于高衡缴获了远远不止一万名士兵用度的物资。

        从武器到粮食、牲畜,甚至还有大量的金银,这些应该都是准备发放给士兵们的军饷,现在全部成了高衡的战利品,可谓是满载而归。

        “将军!将军!将军!”队伍越来越近,民众的欢呼声更加热烈,新来的民众总算是看清楚了高衡的样貌,除了身材高大之外,高衡并不是人们想象的三头六臂,若不是顶盔贯甲,跟普通士兵并没有什么区别。

        人们热切地围上去,欢呼着,跳跃着,小孩子们的目光则是被大象所吸引,每个大象的背上都有一个被俘虏的安南象兵在操纵,身后则坐着一个火铳兵,用火铳顶着俘虏的后背,如果他敢有异动,就一铳崩了他。

        “将军万岁!”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民众的情绪被彻底调动起来了,他们呼喊道:“将军万岁!将军万岁!将军万岁!”这种热切的气氛让被俘虏的安南士兵感到更加恐惧,人群中的很多人对着他们怒目而视,这些安南士兵明白,他们当初是怎么折磨这些侨民的,现在被他们俘虏了,他们也许会以牙还牙,等待自己的不知道是怎样的命运。

        “安静,安静,乡亲们,乡亲们,听我说两句。”高衡压了压手,对周边示意道。城上城下的欢呼声渐渐停止,人们都用热切的目光看着高衡。

        “乡亲们,这一仗我们胜利了,这胜利来之不易,经此一战,我们算是奠定了基础,跟前面的几仗加起来,我们至少击败了两万安南军,可以说,安南国内可以抽调的兵马全部败在我们面前了。”高衡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得救了。”民众们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

        “方才,你们喊将军万岁,我要纠正一下大家的错误,胜利,不是我高衡一个人取得的,胜利,属于求活旅的数千将士,属于城内的数万民众,没有大家同仇敌忾,众志成城,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大家也都看见了,有人说本将是什么武曲星下凡,这不过是一个玩笑之言,大家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普通人,本将也没有什么不同。”

        高衡提高声音道:“所以,胜利属于在场的所有人,若是要喊万岁,应该是将士们万岁,所有的百姓万岁!本将相信,我们定能在此,打出自己的一片天。求活旅,必胜!”

        “必胜!必胜!必胜!”数万民众和数千士兵一起挥舞着拳头高喊道。

        咚咚咚咚,城楼上的鼓声响起,将现场的气氛推向了最高峰,人们欢呼着、跳跃着,尽情抒发自己劫后余生的情绪。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鸡陵县,完成人质交换之后的郑威和郑祚本应该回到升龙府,但是在郑祚的坚持下,队伍在鸡陵驻扎两天,因为郑威在路上告诉郑祚,他们在交换的时候,郑富的大军已经出发,如果按照时间推算,两天之内必然会有胜利的消息传回来。

        可是谁能想到,两天的时间,消息的确是传了回来,但却是一个满身是血的郑富的卫士带回来的消息,这家伙从战场上好不容易脱身,这才马不停蹄往回赶,在鸡陵遇到了郑威和郑祚的队伍。

        郑祚和郑威做梦也想不到,郑富带领的一万精锐竟然在老虎谷被高衡全歼,不仅如此,郑富自己也被剁去了人头,连副将也战死了。

        郑祚的胸膛差点就要爆炸,他揪住那卫士的衣领疯狂地摇晃,绝不相信这个消息。

        那卫士带着哭腔道:“世子,这是真的,他们早就在老虎谷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们钻进去,山谷中被他们放置了大量的炸药,弟兄们一进去,就被炸了个粉身碎骨啊,世子殿下。”

        郑祚猛然后退两步,旁边的郑威虽然也是目瞪口呆,但还不至于像郑祚那样,毕竟郑祚被俘,在高衡营中被用了大刑,若说安南国内谁最恨高衡,非郑祚莫属,本来他还为自己不能手刃仇敌而感到遗憾,可是一转眼,等来的竟然是己方部队全军覆没的消息。

        郑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啊!”郑祚大叫一声,仰面栽倒。一群亲兵连忙冲上去,“世子!世子!”

        郑威缓过神来,“快,立刻派人将消息禀报王上。”

        “废物!废物!”升龙皇城内,郑主将郑威送来的战报撕得粉碎,跟郑祚一样,他决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整整一万人被消灭,里面不仅有京兵还有边军,这叫他怎么接受的了。

        郑富这个家伙,自己对他寄予厚望,什么狗屁大将军,连一群民夫都打不过,他阵亡了也就罢了,若是没有阵亡,自己一定要对他施以最严厉的刑罚。

        “来人!来人!”郑主在大殿上怒吼道。

        几个太监立刻围了过来,“去!给本王传令,郑富的家人,流放广平府,让他们去前线做苦力!告诉前线的将领,谁要是跟郑富一样是个废物,那就是这个下场!”

        郑主年纪大了之后基本上很少发怒,但是最近,郑主的情绪显然每天都很不好,今日更是暴怒,太监们也是异常惶恐,生怕他滥杀无辜,要了自己的小命。太监们连滚带爬下去传令了,郑主却冷声道:“等等。”

        一个太监头领回过头来,“王上,还有什么吩咐吗?”

        郑主道:“立刻召集所有大臣议事。”“是。”那太监应答了一声,便一溜烟退下去了。

        一个时辰后,在升龙的各级官员全部来到了皇城。北方战败的消息,他们也多多少少耳闻了一些,郑威派来的报信兵在兵部的时候就已经告知了兵部相关官员,这种消息瞒不住,很快就传到了不少大员的耳朵中。正好郑主召集议事,众人便知道,一定是为了这件事情。

        郑主把前线失利的消息说出,官员们一片哗然,郑主握紧拳头道:“本王不甘心,一个小小的民夫,竟然三番五次挫败我军攻势,本王决心,调集全国兵力,亲征脱县,一定要取下此人项上人头。”

        “王上,不可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出来道。说话的是黎朝三朝元老陈仲,也是他的户部尚书。安南朝廷制度基本照抄中原,所以也有三省六部。

        郑主满脸阴沉之色,“有何不可?”

        陈仲道:“王上,如今连年征战,国内民生凋敝,全国有兵十万,这您是知道的,广平前线对峙就有五万,我们跟缅泰还有军事纷争,也要驻军,国内各个城池也要有人留守,如此算来,我们可以抽调出来的兵力已经全部打光,除非全国进行新一轮征兵,否则,哪有多余的兵力去作战,难道王上不要广平府了吗?”

        郑主道:“那就开启全国征兵,征召五万人马,杀奔脱县。”

        众人一片愕然,郑主是不是老糊涂了,再征召五万人?那不是把安南的全部青年给送上前线了,安南国内还要不要发展?民间对于战争的怨气早就非常大了,要是这么干,会动摇国本的。

        陈仲道:“万万不可,大规模征兵,一旦民间抵制,民众情绪反弹,则朝廷危矣。”说罢,他跪下道:“老臣苍髯皓首,恳请王上三思。”

        “你!”郑主正要发怒。可陈仲一带头,呼拉一下,一大片文臣皆是跪下喊道:“请王上三思!”

        “你们!”郑主指着群臣,随即颓然地一屁股坐在了龙椅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