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54章 交接完成

第54章 交接完成

        十月二十日,安南人承诺的日子到了,两万多民众被上千安南士兵押解着来到了脱县城外,因为脱县城内已经被前期到达的难民给挤占得满满当当,所以已经没有太多的空间,他们准备让难民中的老弱妇孺进城去休息,城内能腾空的地方已经全部腾空,至少可以给他们一个遮风避雨的场所。

        至于剩下的人,就只能委屈一下了。成子龙和景昭早就安排人员对城外的营地进行了改造,军营被暂时全部腾空出来,用来容纳这些难民。

        不仅如此,他们还砍伐树木,提前在营中制作了一些木板房,也能容纳一些居民,只不过挤了很多。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五万人口对于大明来说可能不算什么,连沧海一粟都不如。可是在脱县这个小地方,一下子挤进来五万人,瞬间就能感受到人口爆炸的窒息感。

        此次交接,不仅有人口,还有十万石粮食,为了迷惑高衡等人,郑主特地让郑威再跑一趟,代表朝廷和他们交接。郑威知道,这是为了给郑富打掩护,所以欣然接受,再者,他也算是高衡等人的老熟人了,他去,可以让对方进一步放松警惕。

        不过今日,郑威倒是有些意外,因为在城外代表对方的交接人并不是高衡,而是他们的军师成子龙。

        密密麻麻的人群就在城外数里的地方,他们已经知道自己马上就会得救,一个个翘首以盼,伸长了脖子,望着城池的方向。

        脱县城下,上千求活旅战士列队齐整,城头插满了红色的旗帜,给人一种绝对的安全感,那是侨民组成的军队,是自己人。

        吱呀一声,城门打开,成子龙带着一队士兵走出了城门,郑威一反常态,并没有端着宰相的架子,而是主动迎了上去。成子龙一声冷笑,这家伙,难道不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道理吗?平日里趾高气扬的,今天在这里装客气,真是用心险恶。

        成子龙变换了一副表情,也是大步走了上去。郑威见是成子龙,明显一愣,问道:“怎么是成先生,你们高将军呢?”

        成子龙拱手道:“宰相大人,将军身体抱恙,所以正卧床休息,你也知道,最近难民不断涌入,将军也是公务繁忙,不能好好休息。并且这些侨民从四面八方而来,或许带着什么毒素也说不定,将军前日巡营后,回来便发烧了,所以今日只有我来交接。”

        郑威一边装作听成子龙解释的样子,一边打量着脱县城外和城头的士兵,至于成子龙说什么,他可没兴趣听,不管你高衡今天是生病了也好,单纯不想来见自己也罢,过了今晚,他就是刀下之鬼了,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要不是为了朝廷大业,他堂堂宰相,怎么会再次屈尊来到这个地方,跟高衡、成子龙这样的货色多说一句话,郑威都感觉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成子龙说着话,郑威却感到有些疑惑,怎么除了成子龙身后跟着的士兵之外,城外其他的兵士看起来年纪都有些偏大,记得前一次来的时候,还有不少年轻士兵啊。城头上的士兵看不清楚,但是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不仅如此,原先他可是见过身穿铁甲的兵士,但是现在,城外的士兵都是皮甲,高衡不在,城池的防御就如此松懈吗?

        早知道这样,郑富跟他一起过来,直接攻城也不是不行。

        成子龙见郑威眼神不对,立刻出声道:“既然人都到了,我们这就开始吧,在此之前,要先给大人看一下郑祚,证明我们是有诚意的。”

        成子龙拍了拍手,立刻有士兵押解着郑祚从城门洞内走了出来,郑威的目光立刻从士兵身上移开。

        今日,郑祚倒是换了一副模样,须发明显是被整理过,身上还换上了干净的长袍。这段时间可以看得出,高衡他们并没有对其严刑拷打,而且伙食应该也还过得去,郑祚知道自己不久就会被释放,也是心宽体胖,郑威甚至觉得郑祚有些发福了。

        “世子!老臣来接你了。”郑威对着郑祚喊道。郑祚显然也看到了郑威,上次见面的时候郑祚被堵着嘴巴,说不出话,这一次虽然没有,但郑祚依然是不知道说什么,他甚至有些哽咽,在这里被关了数个月,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失去自由是什么滋味,特别是陆涛的刑罚,这是一种比死还难受的感觉。

        士兵们将郑祚带到了郑威的面前,成子龙笑笑道:“怎么样,我们答应的已经做到了。既然人你也已经看到了,我们这就开始交接吧,世子还要在我们手上待一会,直到最后一个侨民进入行营,我们才能放人。”

        郑威点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两万人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涌入,在成子龙的要求下,安南军分批放人,每次一千人,一共是二十多批。

        交接一直从早晨进行到傍晚,这才全部结束。获得释放的民众一个个都是哭天抢地,若不是成子龙命令士兵催促他们快点走,这些人也许要当众跪下来,给求活旅全体将士磕头了。

        眼看着最后一批人进入了行营,粮食也已经被收入城内,郑威道:“怎么样,我们言而有信,你们可以放人了吧。”

        成子龙回头使了个眼色,士兵解开郑祚手上的绳索,郑祚头也不回,直接跑进了郑威的阵营中。成子龙对着郑威拱拱手道:“双方交接完成,我就不送大人,请回吧,但愿今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再起战端。”

        “宰相,脱县还没有收复呢,这帮人占着脱县不走,占着我们安南的土地,算怎么回事?”郑祚一回到自己人当中,立刻变换了脸色。在高衡这里如此长的时间,即便是心中有恨,他也不敢表现出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郑威带来的士兵上前在他和求活旅之间形成了一道人墙,郑祚心中的恨意爆发出来,他对着郑威大声嚷道。

        郑威皱了皱眉头,这家伙虽然在军营里锻炼了许久,但也许是因为他的世子身份,使他不知道收敛,还没有脱离敌军的视线范围,他这么嚷嚷有什么用。

        “世子,请你冷静一些,你说的我都明白,王上已有布置,请回去再说,不要露了破绽。”郑威冷声道。

        毕竟当宰相多年,郑威久居上位,不怒自威,他板起脸这么一说,郑祚立刻收声,只是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关节都有些发白,显然是心中的怒气无处发泄所致。

        郑威对着成子龙的方向拱了拱手,便下令全军后撤,一直撤出了四五里,郑威才松了一口气,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

        郑祚则发泄道:“宰相大人,现在本世子可以说话了吧。我们就这么便宜了他们,数万人口,还有十几万石粮食,这些给我们的士兵吃不好吗?为什么要给他们这群贱人吃。我在敌军城中数月,你可知道受了多少苦,中原有句话,是可忍孰不可忍,本世子咽不下这口气。我现在就要回去请求父王,再给我一万人,我要踏平脱县!”

        说罢,他撩起长袍,露出了后背的伤痕,这些伤痕已经愈合,但是看起来仍然是触目惊心,陆涛当初审问他,想必是没少用锦衣卫的手段。

        郑威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这帮狗东西,竟然敢这么对待世子。郑威低声道:“世子也不用过于担心了,我们的军队已经出发了,也许,当明日的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能看到数万颗人头垒成的京观了。”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郑祚问道。

        郑威小声道:“我们在这里交接,实际上王上已经将前线大将郑富调回,并且秘密调拨了一万人马交给他指挥,现在,这一万人应该已经从武礼县出发了,正在往脱县西面全速接近中,为了此次作战,不仅从前线抽调了边军骑兵一千,火铳手一千,还配置了大量的火炮,脱县的人纵使有三头六臂,也顶不住如此强军的突袭。”

        郑祚听完之后哈哈大笑,父王果然还留了后手,看来自己和手下兵将的大仇得报了。只是有些遗憾的是,这次不是自己领兵,若是能让自己手刃仇人该多好。其实对于高衡,郑祚虽然不喜,但那不过是对敌方将领的一种愤怒情绪罢了,若说恨,陆涛才是他最想杀掉的人。

        他对郑威道:“现在还有没有办法派人通知郑富?”

        郑威疑惑道:“世子要做什么?”

        “你们攻进去之后,能不能把一个叫陆涛的人给本世子留下?我要这个人活着,这个人当然会死,只不过他会死在本世子手里,我亲自送他上路。”郑祚咬牙切齿道。

        郑威立刻联想到郑祚身上的伤口,看来,就是那个叫陆涛的人造成的,他点点头道:“我现在立刻派人去通知,至于能不能通知到,就要看造化了,郑富的军队不知道已经到什么位置了。”

        “该死的,朝廷为什么不将山鬼军调过来,叫我们四镇兵打头阵,兄弟们这段时间跟在边军屁股后面,什么好处都没有,累死累活的事情倒是叫我们去干。”一个安南四镇兵抱怨道。

        就在求活旅和安南军进行人质交接的时候,郑富的军队距离脱县已经不足三十里了,他们一大早就出发,现在快走了一半的路程。因为官道较为狭窄,道路条件不是特别好,所以郑富想了个主意,从四镇兵中抽出一营人马,全部配备对刀,让他们用大砍刀在前面开路,把拦路的灌木和草丛处理干净,好让后面的士兵通过。

        四镇兵对此颇为不满,干一些脏活累活他们认了,谁让他们这些四镇兵天生就低人一等。但是不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忍不了,为了此次战役,郑主也调拨了不少资源。钱粮物资一应俱全,可是郑富明显厚此薄彼,资源全部被用在了边军和京兵身上,四镇兵几乎什么都没有,这让他们分外眼红。

        这也可以理解,别人都吃香的喝辣的,他们只能在边上吃野菜,谁能接受?现在郑富又让四镇兵打头阵,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在前面开路,也难怪他们怨声载道。可又不敢真的当着郑富的面抱怨,所以也就是在自己人面前发发牢骚了。

        “你抱怨这些没用的,山鬼军上次作战也损失了不少人,那可是京兵中的宝贝,不到特殊时候不会用他们。不过,咱们也不是一无是处,四镇兵自然有四镇兵的好处,你看,等会打仗,他们肯定冲在前面,我们就在后面放铳放炮,呐喊助威就行了。等他们前面打完了,我们上去收果子,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捡到什么好东西。”一名队长安慰手下道。

        那士兵想了想,便不再说话。后方的军阵中,郑富正骑在战马上,环视四周,看着自己率领的将士们。对于这一仗,他几乎是有十成的把握,前军一千人用来探路,五千精锐全都放在中军,后面还有四千四镇兵押送的火炮和辎重。

        若是普通的一万人,他也许不敢这么说,但是这里面有三千边军,他常年在一线战场,这些边军可都是跟了他多年的老人,他们什么战斗力,郑富最清楚。在郑富心中,京兵虽然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郑主又对他们颇为倚重,但是在郑富看来,京兵怎么能跟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边军相比,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家养的猎狗跟野狼怎么比?

        同样,边军将士们也是信心满满,他们并未和求活旅交过手,在他们看来,调集边军去消灭一群民夫,真是杀鸡用宰牛刀,纯属浪费。从侧面也只能反映出京兵和四镇兵都是一群废物,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