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53章 全军潜伏

第53章 全军潜伏

        “头儿,前面就是谅江路了,咱们还往前走吗?”安南谅江路附近的密林中,五个灵活的身影在密林中若隐若现。细看就会发现,这些人虽然穿着安南军的军服,但是外面罩上了渔网,网眼里面插满了树枝和花草,这是高衡以前交给陆涛的方法,陆涛活学活用,给自己伪装了起来。

        高衡将手下卫队的五十人交给了陆涛,不过这些卫士虽然武艺高强,但是在哨探方面的水平还差了不少,陆涛也明白,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的道理,所以将卫士们给留在了脱县外围,进行警戒。

        这是他哨探队的第三道防线,而原先的五十人则前出到鸡陵,这是原先郑氏朝廷转运侨民的地方。高衡只要求他们保障二十里范围内的安全距离,而实际上陆涛的手下分成数队,前出了五十里,直接将监控范围放在了鸡陵附近。

        之所以到鸡陵,陆涛也不是盲目选择,因为升龙到脱县虽然不是特别远,军队直达肯定没问题,但难民不可能,按照高衡和郑氏朝廷的协定,交付人数和难民的生命安全要得到保障,在翻脸之前,该做的程序安南人还是要做的,最起码不能露出破绽。所以大部队一定会在鸡陵中转,利用鸡陵原先的营地,让难民们歇脚,既然这样,陆涛干脆将队伍拉到鸡陵附近潜伏起来。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第二道防线,陆涛出身锦衣卫,胆大心细,该有的冒险精神绝对是有的,他又从手下当中挑选出五个高手,继续往前,距离升龙府越近越好。将军和军师都判断敌人可能会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若真的如此,升龙府附近一定会有军营或者出现军队的异常大规模调动,他们完全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不同于当锦衣卫的时候,他可以混迹于人群之中,在境外,他们语言不通,并且跟安南人的相貌,如果近看,是可以发现端倪的,短暂混入城内可以,若是长时间行动,可能会路出马脚。干脆,陆涛直接带人在野外潜伏,饿了就吃自带的干粮,渴了就喝小溪的水,途中还能射杀一些动物,来补充肉食,倒也问题不大。

        快到谅江路的时候,手下一人发问要不要往前走,陆涛思考了一下道:“这样,你们几人在这里留守,我和黎翔一起再去前面探探。”说罢,留下三人,陆涛和黎翔两人一起往谅江路的方向摸去。

        黎翔年轻,头脑聪明,学习能力强,跟着老僧多年,也学到了不少知识。汉字他能看懂不少,但是要是说出来的话还有些难度,只能简单蹦出一些单词,说连贯的句子有些麻烦。

        陆涛跟他往前摸索了一阵,隐约可以看见前方出现的道路,这应该就是通往谅江路的官道了,黎翔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对陆涛说道:“将军,我,前面,大树。”

        说完,他伸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一棵巨木。陆涛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黎翔这家伙爬树有一手,看来是想到上面去看看。他点了点头,黎翔立刻如同猿猴一般窜上了大树,打着手帘,眺望着远方。陆涛就在树下观察着官道的动向,当然,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陆涛的本意是再往前探一探,只不过担心官道上可能会出现巡逻队或者过往的人群,暴露他们的踪迹,所以先观察一阵,这也是哨探队的例行动作。

        一盏茶的时间很快过去,陆涛正要吹哨,让黎翔下来。猛然,就听见,黎翔在树上学了几声鸟叫。这种有节奏的鸟鸣声是他们规定的暗号,证明黎翔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

        陆涛立刻伏低了身子,将身体完全隐蔽在草丛之中,黎翔噌的一下从树上滑了下来,落在了陆涛的身边。陆涛压低声音道:“什么情况?”

        “人,很多人,城那里。”黎翔生怕陆涛听不懂,一阵比划,原来是他在树上眺望到谅江城的方向有许多人正在朝这边过来。今日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如此晴朗的天气,能见度好,黎翔爬到树顶,很容易就能看见城池那边的动向。

        黎翔赫然发现,城门口有大量人员出城的身影,并且聚集在一起,倒不像是普通民众的身影,所以黎翔便立刻滑下来报告。

        陆涛示意他也隐蔽自己的身形,两人死死盯着官道上的动静,如果真的有人出城,两刻钟之内,必然能到他们现在埋伏的位置上。

        黎翔刚一蹲下,陆涛就发现,地面上的小石子好像在微微震动,他立刻趴在地上,耳朵紧贴地面,探听着什么。

        “这?”陆涛面色一变,如此震动,难道说是骑兵?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陆涛和黎翔分明看见,十几名骑兵打马从官道上飞速越过,从官道的岔路口直奔西北方向那条路而去,陆涛还没来得及掏出地图。轰隆轰隆,更多的骑兵从官道上出现,他们成群结队,从官道上飞驰而过。

        陆涛赶紧点了一下,他们虽然是一批一批地过去,但基本上都有个定数,大约是两百骑兵为一组,并且这些骑兵跟他们先前遇到的御林军骑兵不同,他们的甲胄能看得出非常精良,但是非常陈旧,显然是频繁使用所致,很多人的头盔歪斜,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但是陆涛的心脏却在狂跳,因为他从这些骑兵的外貌上看出了大明边军的影子,这种装扮的士兵,不是废物就是精英,显然,骑兵只能是后者。

        陆涛默念着“一、二、三、四、五。”一共五批骑兵经过,这就意味着,在他面前至少有上千骑兵过去了,安南虽然有骑兵,但是总人数加起来不多,能一次性看到安南军上千骑兵一起行动,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黎翔拉了拉他的衣角,又指着官道提醒道:“人。”

        咔嚓咔嚓,整齐的步兵队伍大踏步走来,他们五人一排,扛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火铳、有弓箭、有刀枪,陆涛咬了咬牙,“有杀气,这不是一般的兵。”

        他和黎翔二人一直在树林中潜伏了一个多时辰,看到至少有四五千人经过了官道,前面过去的应该是精锐,后面的军队应该是四镇兵,这是一支混编部队。谅江城虽然是府城的架构,但是府城驻军也不会超过千人,这些部队特别是前面的骑兵显然是野战部队,绝不可能是驻扎谅江的守城兵丁。

        那么这些野战部队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是朝着西北方向运动,是要做什么呢?陆涛展开地图,瞬间一种可能性涌入他的脑海。他们的方向是武礼县,若是到了武礼县,顺着红河支流向北,就是脱县。难道说,将军和军师真的预料对了,安南人要对他们动手了。

        陆涛连忙拉起黎翔,两人一起飞奔回了出发地,接应的众人一听,顿感事态严重,陆涛道:“我们立刻回撤,召集人手,重点放在武礼方向。”

        数日后,脱县军衙,高衡将一封信件重重拍在了桌子上,“弄清楚了,这帮狗日的,果然没安好心。”

        成子龙火急火燎赶到了军衙,这些天他忙得不可开交,征兵和训练的事项分走了他大部分精力,接到高衡的命令,他立刻赶了回来。刚一进门,就听见高衡有些怒气冲冲的声音。

        “怎么了将军,是不是陆涛他们传信回来了。”成子龙进门就开口道。

        “不错,军师,你我想的没问题,你看看这军报吧。”高衡将信件递了过去。

        成子龙一目十行扫视了一遍,立刻放下信,走到了地图前,一指武礼县的位置道:“这里,距离脱县不过五十里,是极佳的藏兵地点,陆涛他们立了大功了。这么看来,他们的意图很明显了,先将军队分批集结在武礼县,然后侨民还是按照原定路线进行移交,摆下迷魂阵,让我们的注意力都放在难民身上。等到移交完毕,郑祚到手,大军立刻从武礼县出发,突袭我们,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高衡点头道:“应该是这样,陆涛他们将重点放在了武礼县附近,目前还在监视,根据情报,这里至少已经囤积了五六千人马,而且都是安南军精锐,根据陆涛的描述,估计安南人是将边军给调回来了,要不然不会出现这么多骑兵,郑主还真是大手笔啊,为了对付我们一个小小的求活旅,竟然把边军投入进去了,还真舍得。”

        成子龙接话道:“这么看,陆涛立功了,若是按照我们一开始的规划,将侦查范围限制在二三十里的话,我们最多也就探路到鸡陵,根本不会发现异常,若不是他们主动前出,一路去了谅江路,谁能想到,他们会在那里分兵,郑主果然是煞费苦心啊。”

        “也好,既然得知了他们的动向,我们就好办了,全军前出,就在城西设伏,位置选在红河支流到县城的这一段之间,给他们布下一个口袋阵,等着他们一头扎进来。”高衡坚定道。

        安南那边派人来传信,说是预计十日之后,也就是在十月二十左右,就可以进行交接,他们已经把各地运来的侨民集中在了升龙府,并且从升龙府出发到鸡陵,在鸡陵短暂休整之后即可北上直达脱县,若是高衡不放心,还可以派人前来查看。

        高衡和成子龙他们知道,这不过都是安南人的烟雾弹罢了,表面上看起来,还以为安南人转性了,这会竟然有了仁义之心,还邀请他们派人去监督。

        高衡不管那么多,他安排成子龙跟安南人持续对接,全军士兵则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十月十五日,交接前五日,两千求活旅精锐,从脱县出发,前往城西设伏。设伏地点安排在距离脱县十里的老虎谷内。

        安南是热带气候,气候适宜,适合动物繁衍,所以安南本地也有不少老虎,应该是属于印支虎的种类,这些老虎时常在密林中出没,虽然有猎人猎杀驱赶他们,但还是给过往的行人造成了很大困扰。

        比如这个地区,就有老虎的踪迹,所以当地人把这里称为老虎谷。说是峡谷,其实也不过就是两个耸起的丘陵之间夹着的一条道路罢了。原先这条道路难行,后来武礼县和脱县两地出资,对这条道路进行了拓宽,所以现在可以允许车马行走。一般来说,军队从这里过路问题不大,两名骑兵并行可以通过。

        两千兵马很快就到达了老虎谷,为了这一仗,高衡也是下了血本,就像是赌博一般,高衡几乎将手中所有的筹码都压上了,这一仗,只能胜不能败,所以高衡是小心小心再小心。提前这么多天到达,就是让手下将士们熟悉地形,高衡自己也是分别登上了两座丘陵,观看整个战场的地貌,这是一名军官的基本素养。

        后世,作为特种兵,他们没少打伏击,应该说,伏击战在他这里是一个经常经历的事情。只不过以前都是十几人伏击敌人几十人的小队,至多不会超过百人,现在他却要指挥两千人伏击敌人上万人,能不能打好,高衡自己心里也没底。

        将士们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要保持绝对的隐蔽,不允许生火做饭,全军上下不准卸甲,潜伏在丘陵背面的密林中,全军士兵暴露在盔甲外面的部分要涂上油彩,一线埋伏部队全部装备了渔网或者是绳子编制成的网罩,上面插满了树枝,进行掩护。高衡实地看过,十步以外,只要士兵保持静止不动,趴在地上,就能完全和地面融为一体,光是凭借人类的肉眼,很难分辨出来。

        不仅如此,高衡将所有的装备几乎全部搬了过来,并且工匠铺临时赶制了不少高衡设计的炸药包,用来设置陷阱,布置炸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