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43章 交易达成

第43章 交易达成

        “这。”高衡算是说到郑威的痛处了,让他愣在当场,是啊,他们不能消耗过多的精力在高衡这里,想想看,这次一万多人马被歼灭了数千人,这个人数如果放在大明算不得什么,大明有百万大军,几千人如同九牛一毛,可是安南不一样,一共就十万人马,一下子损失数千人,其中还有京兵,这就已经是想当恐怖的数字了。

        别看他们在南边跟阮氏对峙这么多年,双方最大规模的一次会战,也不过就是各自死伤了万人而已。难道打一帮泥腿子还要浪费这么多人命。

        现在不仅没有消灭掉他们,还让他们增强了武备,那么下一次,朝廷要调集多少人马来围攻高衡?一万不够,两万?那郑氏可就一点机动兵力都没了,万一阮氏那边,或者国内其他地方出一点岔子,朝廷危矣。

        “你放心,我们的本意并不是与你安南朝廷为敌,战争也是你们逼的,如果你们能善待侨民,又怎么会有后来这么多事情?事已至此,只要你们放人,我无意于你们作战,相信民众们也想安居乐业,我们在此生活,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高衡说道。

        “你能保证?”郑威道。

        “当然能,我还是那句话,我们只想要一条活路,不是非要跟你们死磕。谁想打仗呢?除非你们不想给我们留活路。”高衡说道。

        “那好,我本人答应你,但是这么重大的事情,我还是要回去禀报,请将军给我一些时间,等王上做决断。”郑威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直接做决定的想法,这么重大的事情,他必须请示王上,否则,日后的责任他担当不起。

        “那就以十天为期,给你们十天时间,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范玉,送客。”高衡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范玉和一群侍卫进来,请郑威出去,郑威拱了拱手,拂袖而去。

        “混账!他以为他是谁!”哗啦哗啦,茶杯摔在地上粉碎的声音不断发出,升龙皇城内,郑主正在大发雷霆。

        郑威跟高衡洽谈之后,也顾不上乘马车了,他也顾不上年迈,直接骑马星夜返回升龙,顾不上一路颠簸,让他一把老骨头差点散架。

        回到升龙府,他就马不停蹄直接冲进皇宫找郑主汇报情况。刚把情况介绍完,郑主就大发雷霆,他倒不是冲着郑威去的,这么大的事情,若是郑威擅自做主了,他才真的要发火。可是现在郑威把这个难题甩给了他,他怎么想到,这个叫高衡的家伙这么狡猾,竟然要人不要钱,给了他人,会不会又陷入另外一个循环,他的势力越来越大,安南朝廷岂不是控制不了他了。

        看到郑主发怒,郑威倒是很淡定,他知道郑主的脾气,发怒是很正常的事情,若是自己没有这点觉悟,还怎么当宰相。另一方面,郑主也是在表演给他看,谁都知道,郑主是绝对想救世子的,只是下不了这个决心,这个决心还得是郑威来帮他下,这样承担责任的时候能多拉一个人下水。

        郑威心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随即上前一步道:“王上还请保重身体,跟一个泥腿子置气,没有必要。”

        郑主回过头来道:“那你说该怎么办,这家伙摆明了搞事情,他要人口,他要人口做什么?难道他还想在我郑氏的土地上建一个国中之国?本王虽然年迈,可还没有到昏庸的地步,这样的条件无论如何不能答应。”

        郑威道:“王上,也不能把话说死了。我们真要是一点动作没有,世子可就回不来了,政权无人继承,这比给他一些人口更加可怕。郑氏的基业岂不是断绝了?”

        郑主沉默了,他当然明白郑威说的有道理,剩下几个儿子都不争气,有的人好酒,有的人好色,有的人处理政务的能力一团糟,有的人处理政务还行,可在军中没有威信,军队若是不支持,以后必将会有政变风险。只有郑祚才能将郑氏基业保存下去。

        郑威又道:“再说,国中之国,实际上他们已经是国中之国了,无非是规模大小罢了。高衡不过是个泥腿子,这次臣也打探了他的底细,原先不过是一个明军小旗官罢了,最低级的武官,这种人能有多少才能。治理一个国家和带兵打仗可不一样,人多了,就会有不同意见,可是很难治理的。”

        郑主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王上,中原有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权且答应他,既然能出得起五十多万两银子,按照他的方案,我们一两白银都不用出,从国库调拨粮食并且把侨民放了就成。咱们用这五十多万两银子可以干成更多的事情,把全国军队的装备换一茬也行。世子回来,一定会励精图治,一雪前耻。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扩军备战,再剿灭他不迟,王上您看呢?”郑威劝道。

        郑主起身来回踱步,随即一跺脚道:“那好,就按他的意思办,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图后事,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把人都放了。”

        消息回传得非常快,根本没用到十天,第五天,郑威就快马加鞭赶了回来,为了这件事,他也是劳心费力,将所有的精力都扑在了这件事上面。郑威带回了好消息,高衡他们是额手相庆,要知道,谁也没有把握安南朝廷一定会答应。一旦双方战事重开,郑祚肯定是死定了,可郑氏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灭了高衡。

        到时候郑氏和他们拼光了,阮氏就会成最大赢家。最重要的是,高衡可不愿意跟安南人拼命,别说一换一,就是一换十他也不愿意,炎黄子孙的性命可比他们这群马喽高贵多了。

        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侨民和粮食陆续到达。在城内,郑祚自己也能明显感觉到周围事务的变化,除了被关押之外,他的伙食标准明显是提高了,并且陆涛也再未对他用过刑罚。只不过没事,陆涛就会去大牢里转转,看到他,郑祚身上都是一阵恶寒,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的恐惧。

        除了看见陆涛之外,其余时候一切正常,郑祚知道,应该是父王已经跟高衡达成了协议,自己出去的日子不远了。现在,他开始每天正常吃喝拉撒,饭量比以前还大了一些,对于高衡这群人,他是带着无比的仇恨的,只要让他回去,他一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养身体,可不能在这里出岔子。

        交易达成之后,高衡的心情大好,军队还是不断训练,没过几天,安南人答应的第一批粮食三万石就运了过来,用的都是驴车或者骡车,从升龙府到脱县的道路上,全是运送粮食的车辆。谈成的十五万石粮食虽然听起来很吓人,但其实并不多,一旦侨民全部到位,脱县人口就会膨胀到五万,一个小小的县城肯定是容纳不下了。

        而在古代,因为副食品很少,并且油水不足,古人的饭量都非常大,就算是后世的现代人,如果不摄入肉类蔬菜,光是吃米饭,没有油水,不挂肠子,一个汉子一顿饭估计都能吃掉一斤粮食,一天就要消耗掉三四斤。

        明代一石是一百二十斤粮食,也不过就是一个汉子一个月的消耗,如果这样大致计算一下,十五万石粮食也就够五万人食用三四个月,如果省吃俭用,半年就不得了了。

        他们不可能总是靠着安南人的粮食来度日,种粮食就成了必然选择,好在安南地区气候条件不错,谷物能做到一年三熟,并且脱县城内留下了不少农具,县衙仓库中也有些种子。本来脱县城外就有不少安南当地人的田地,现在他们走了,田地不能荒废,正好可以继续利用起来,并且扩大范围,就在城外种地劳作,军队同时在城外训练,除非敌军是大举进攻,否则小股敌军对脱县根本造不成威胁,况且现在是两家的休战期,他们要想把世子安然无恙的接回去,就不能闹出幺蛾子。

        “来了,他们来了!”十几日后的一天早晨,城内外的民众正在忙碌着,为自己的新生活添砖加瓦。士兵们也在城外列队训练,高衡更是在骑兵连中操练马术,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靠着后世特种兵过硬的本领,高衡已经基本掌握了骑马的技巧,虽然在马上作战还不太行,但是骑乘已经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可以在马背上做一些类似镫里藏身之类的高难度动作了。

        黑雄马跟高衡的磨合也很不错,马是认主人的,也许是高衡身上散发出的军人气质让战马很是喜欢,两者很投缘,最开始黑雄马不太适应,有些桀骜不驯,但是现在,高衡每次下达的指令,黑雄马都能准确完成,假以时日,高衡也可以跟古代大将那样,驰骋沙场了。

        就在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的时候,忽然,有城头瞭望的士兵发现了城外的异样。官道的尽头处,除了一队队由安南士兵押解的运粮车正在驶向脱县之外,还发现了很多民众的身影。

        没错,这正是第一批被释放的侨民,他们是从距离最近的谅山府过来的,接到朝廷的命令之后,谅山府府尹立刻放人,郑主的命令,谁敢不执行。不过放人归放人,要想带走多少粮食那就不可能了,这些民众每个人能分到一些可怜的口粮,被军队押送,然后就向着脱县进发,至于能不能活着到达,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这些民众想跑也跑不了,饿了这么久,体力早就已经虚脱,每个人都是蓬头垢面,能撑到脱县就已经是很不错了。听放走他们的安南人说,脱县已经变成了他们这些侨民的救命之地,那边已经有侨民自发组织起来,建成了营地,这次放他们走,就是让他们去脱县跟那些侨民汇合。

        这些受尽折磨的侨民也四处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听说脱县的侨民首领是武曲星下凡,一仗就击败了安南上万大军,还俘获了安南世子,这才用世子的命将他们交换了出来,这样的大善人,说是活菩萨也不过分。

        民众虽然饥饿,但也满怀希望,强撑着亦步亦趋到达了脱县。当这些衣衫褴褛的民众看见脱县城墙,看见在城外劳作的侨民,看见整齐列队的军队之后,他们恍若隔世,仿佛到达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避风港吗?

        谅山的民众大约有五千人,这些人扶老携幼,互相搀扶着走近了城池。城头的讯息发出之后,高衡让军队立刻停止训练,前去接应民众,城里的侨民们也闻风而动,纷纷拿着食品衣物出城迎接他们的同胞,几个月前,他们也是这样,现在,该轮到他们来帮助别人了。

        “停!”带队的安南军官一声大吼,数百士兵立刻停下了脚步,出发前,他们点过人数,路上死了一些,不过还好,谅山距离这里的路途并不遥远,所以死亡的人数有限。

        高衡忍住激动的心情,上前跟安南人做交接,安南军官用有些生硬的汉话说道:“出发前一共是五千一百二十人,路途上死了二百多人,现在应当还剩下四千九百人,你们可以回去清点人数,我的任务结束了。”

        高衡点了点头,安南军官立刻转身,对部下下令道:“全体,回转!”安南军队散去,这些民众紧张的心这才全部放松了下来。高衡的军队围了上去,听见熟悉的话语,民众们放声大哭,像是重获新生一般,他们终于找到同属炎黄子孙的同胞了,也意味着,这么长时间地狱般的日子总算是结束了。

        有的女子甚至激动地站立不稳晕了过去,还是旁边的家人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