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37章 忠义祠

第37章 忠义祠

        呜呜呜,城内的一处寺庙内外,传来了阵阵哭声。距离战斗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城外的战场已经被彻底打扫干净,对方的伤员被愤怒的将士们全部处死,高衡动员士兵们在城外挖了大坑,把敌人的尸体焚烧后掩埋。

        九月份天气还比较炎热,不要说高衡这种来自后世的人,就是当时的人们也知道,如果尸体一直暴露在城外不去处理的话,会带来严重的瘟疫。他们好不容易从安南人的刀下活了过来,如果被瘟疫一波带走那就太可惜了。

        除此之外,己方战死的士兵,因为城内的土地面积狭小,所以同样在城外开辟了一个墓园,将士兵们的尸体掩埋后,用硬木树立起墓碑,大部分的士兵都被亲属或者战友辨认而确认了姓名,只有少数人实在是无法确认,高衡只好做了无名墓碑。

        不过有了这次的教训,高衡开始给全部士兵制作军牌,这种习惯不仅仅在后世,古代也非常常见,比如锦衣卫就有姓名牌,按照等级划分,使用不同材质,最次的是木牌,上面是铁牌、铜牌、银牌、金牌。高衡这边可没有这么多材料,所以所有人都是木牌,平日里挂在胸前,若是战死,就可以靠木牌上的姓名来辨认。

        不仅如此,高衡还将城内的一座小型寺庙变成了纪念阵亡将士的祠堂。明代安南信仰佛教,特别是北部,主要受到中原的影响,从公元二世纪开始,北传佛教就已经进入安南,所以当时的北方安南人主要信佛,佛寺也是遍布全国各地,每个城池基本上都有,只不过是大小不同罢了。

        脱县是个小县城,只有一座小庙,平日里僧侣不过十几人,这次战乱,城内的人口都被赶走,这座寺庙自然也空置了下来。现在没有太多的条件,只能将寺庙暂时借用,改造成祠堂,说是改造,其实也非常简单,不过是将正堂开辟出来,摆上了阵亡将士的灵位,供人们上香祭奠。

        若是按照华夏的习俗,人死之后要停尸三天才能下葬,俗称小三阳,是说人死之后三天魂魄才能安息。海外侨民更是注重这样的习俗,但是战争惨烈,很多阵亡将士的遗体已经是面目全非,天气炎热,一定会腐烂,所以提早掩埋。

        今日正是小三阳的最后一天,城里的木匠加班加点赶制了灵位牌,高衡让所有人不要去墓地,就在这祠堂中祭奠。

        老人、小孩、女子的哭声响彻震天,有的人直接哭得晕厥了过去。城头执勤的士兵听见远远传来的哭声,也是忍不住抹泪,几天前还在一起说笑的战友,现在已经成了一捧黄土,若不是安南人狼子野心,他们还算安宁的生活又怎么会打破,那么多亲人战友又怎么会跟他们阴阳相隔。

        咔嚓咔嚓,整齐的脚步声在街道上响起,大队的士兵出现在街面上,领头的正是高衡。除了守城站哨的士兵之外,其他所有人马都被高衡集合起来,集体来到了寺庙的外面。

        经过数场血战,特别是最后一场面对面的战斗,活下来的人肉眼可见的成长了,新兵见了血,活下来之后就会成长为老兵,不敢说他们的战斗技能得到了大幅度额提升,但是心理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至少他们已经明白了军规军纪的重要性,明白了团结的重要性,明白了在战场上每个人都不是个体,而是军队这个整体的一部分这个概念。

        所以今日,高衡一声令下,士兵们便自觉列队,迈着并不是特别整齐,但看着很有气势的步伐来到了寺庙前。

        “停!”哗啦一声,所有士兵站直了身体。寺庙内外的人群也纷纷回过头来,停止了哭声,看着这些活下来的士兵们。

        高衡上前一步,既是对士兵们训话,也是对全体侨民说话。“将士们!乡亲们!你们原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出身各个民族的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你们来到了安南讨生活,本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创造一份家业,可是安南人并没有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将你们逼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他指了指城外的方向,“就在城外,那里躺着近千人,都是我们曾经的亲人,是父亲母亲、是兄弟姐妹、是儿子女儿,现在,他们都长眠在那里。可是,他们是为了什么,他们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活下去。我要告诉诸位的是,求活旅两千将士,幸不辱命,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们做到了,他们拼命,是为了让活下来的人更好地活下去,诸位可不能辜负他们的牺牲啊!”

        高衡顿了顿又道:“今日,是他们的灵魂得以安息的日子,虽然我们的条件简陋,不能给他们大操大办,但是从今天起,这座寺庙就正式改名为忠义祠,以后但凡是求活旅阵亡的将士,灵位全部请入忠义祠当中,享受香火供奉。除非是我们这群人死绝了,否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一定要尽力帮助牺牲者的家人渡过难关,自我高衡之下,所有人,无一例外。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明白!”将士们大声吼道。数千民众也是大声应答道:“我等一定做到!”

        说罢,高衡扭头道:“拿酒来!”

        早有士兵抬上了几坛米酒,这些米酒都是从城内的酒馆仓库中找到的,安南人走的时候将这些遗留了下来,不过在安南,粮食酿酒也是受到严格管控的,所以酒水价格贵数量少,能搜集到这些已经是很不错了,喝完了,基本就没有了,但是今天这样的场合,高衡将酒水全部拿了出来。

        “倒酒!”高衡下令道。

        士兵们拿出陶碗,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然后在碗中倒满了酒,高衡的手里更是捧了一个大海碗,哗啦啦,酒水倒入碗中,散发出一阵阵香气,不过高衡此刻并没有心情去品酒。

        他朗声道:“这酒!是我们求活旅全体将士的庆功酒,也是全体阵亡将士的祭奠酒。这碗酒,上,敬战死的英灵!”

        哗啦一下,高衡将碗中酒洒出一些到地上。“下,敬涂炭的生灵。”高衡再次泼出一些酒水,“中间,敬天地间的良心!”又是一些酒水倒出。

        “我求活旅的弟兄们,在场的父老乡亲们,牺牲的人,我们会永远记住他们,只要我们求活旅还剩下一个人,就会护大家周全,军饷和抚恤银交给我高衡,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安南人也许不会善罢甘休,往后我们可能会面临更加复杂的形势。只要是战争,就会死人,我高衡已经做好了在忠义祠跟兄弟们见面的准备。可现在,我们既然活着,就要活出个样子来!敬!所有的战死的弟兄们!一路走好!”高衡说完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走好!走好!走好!”将士们大吼三声,仰起脖子干了手中的酒。

        啪啪啪,全体将士将手中酒碗扔在地上摔碎,响起了一片清脆的声音。

        这次的公祭,对日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军中将士们在出发之前往往会对战友们说上一句,“忠义祠见!”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这帮该死的杂种!”县衙的地牢之中,传出了愤怒的吼声。哗啦一声,大门的铁链被拉开,高衡率先走了进来。

        这里关押的人正是郑祚,他被俘虏之后,虽然是五花大绑,但是本来高衡还决定给他个机会,将他放在县衙的偏房之中,反正高衡也没准备杀了他,这家伙是个非常好的筹码,可以跟郑氏朝廷交换不少东西,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可是这家伙的嘴实在是太臭,因为是安南高层,他的汉话说得很好,结果他是一句好话不说,反而在偏房中大声叫骂,把侨民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边,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习的这些骂人的话,都不带重样的。高衡觉得此人实在是不识抬举,便直接给他扔进了地牢之中。

        安南气候潮湿多雨,这种建在县衙地下的地牢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是水牢,进去之后,小腿都被水淹了半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毕竟长时间泡在水里怎么可能舒服呢。所以这些天可是把郑祚给折磨坏了,休息也没法休息,他更是大声咒骂起来,说来也奇怪,给他的饭食他也不吃,每天就喝点水,连续三天了,也没怎么休息,竟然还有力气骂人。

        “好了!闭上你的臭嘴!”高衡刚一下到地牢之中,迎面就闻到了一股臭味,这地牢平日里也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再加上水一泡,这味道不可能好闻。

        高衡见郑祚聒噪不止,便是一声怒喝。郑祚吓了一跳,牢房里几乎没有光线,一片昏暗,他没看清楚高衡的样子,还以为是给他送饭的士兵,所以才叫骂得更加起劲。高衡这么一嗓子,倒是将他叫停了。

        郑祚眯起眼睛,打量着说话的人,随着高衡越走越近,他总算是看清楚了,“是你!”郑祚指着高衡道。高衡冷笑一声,“不错,正是我,你能一眼认出来,说明我给你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郑祚问道。自从被俘虏之后,郑祚还一直不知道对方主将的名字,问看守的士兵也没有人答话,他想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以前从来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虽然自己被俘虏是大意所致,但是此人领导侨民进行反抗,这本身就很不简单。

        高衡也没打算瞒着,他也想借助郑祚将自己的名头给散播出去,以后让安南朝廷听到求活旅,听到高衡的名字就瑟瑟发抖。“我叫高衡,原来不过是明军一个小旗官,自告奋勇来安南解救侨民而已,没想到一上来就抓了你这么条大鱼。”高衡冷声道。

        “你说什么?”郑祚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明军的军制他也算熟悉,小旗官,一个连安南军队长都不如的最底层的军官,竟然是这么多侨民的领导者,这听起来确实有些玄幻。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比蚂蚁还不如的小人物给俘虏了,这让他的脸往哪里搁。

        “没想到吧,我并没有骗你,我原先的身份就是个小旗官,只不过,现在我是求活旅的统帅。”高衡道。

        “求活旅又是个什么东西?”郑祚有些不明所以。

        高衡道:“拜你和郑氏朝廷所赐,让华族侨民都活不下去了,所以他们为了求一条活路,在我的带领下,自发组成了求活旅,推举我当统领。”

        “你们究竟有多少人?”郑祚又问道。

        高衡摇了摇头,“世子殿下,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现在你是犯人,应该是我提问你,而不是你提问我,你明白了吗?”

        “你!”郑祚指着他怒道。随即话锋一转道:“这样吧,你现在放了我,我去父王那里求情,给你们一条活路,否则,我安南军坐拥十万之众,灭了你们千把人,易如反掌!”

        “哈哈哈哈,易如反掌?亏你说得出来,你一个阶下囚还有胆子在我面前狺狺狂吠,真是不知好歹。你郑氏坐拥十万人马又怎么样,你地方不派兵防守还是不跟阮氏打仗了,现在又得罪了大明,别忘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明再差也不是你安南能打赢的,你觉得去掉这些方面,你们还能拿出多少兵马来打我们?”高衡反问道。

        “这。”郑祚一时语塞,这家伙说的倒不是全无道理,郑氏四处用兵,这次能集结一万多人已经是搬空家底了,结果大败而归,兵马损失不说,装备也没了,要再组织一次这样的攻势,还真不是易事。

        “我劝你好好吃饭,你现在就两条路,要不乖乖合作,要不然让你生不如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