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阅读 - 历史军事 - 烈火南明二十年在线阅读 - 第24章 铸造铁器

第24章 铸造铁器

        结束了和成子龙的谈话,高衡心中宽慰了不少,身上也顿感轻松,穿越过来,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单打独斗,后世,他看的很多小说,主角一穿越就开金手指,用不了几年,飞机大炮都弄出来了,只有真正穿越的他才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生产力具有时代的局限性,在很多东西都没有发明出来之前,是不可能一步跳入工业化时代的。

        而他穿越到大明,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没有人跟他一起共事,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如果没有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做不成什么事情,难道真的要他直接去见皇帝,然后说自己是后世穿越来的,可以教你们多少多少先进的技术?

        且不说会不会被人当做疯子,在这个时代,别说是皇帝,一个没有身份的平民连地方父母官都不是想见就能见的,自己跟他们说飞机坦克,又有几个人能听懂,只有脚踏实地才是王道。

        现在,他有了十几个愿意跟着自己的弟兄,又有了成子龙这个智囊。不管成子龙的水平怎么样,最起码他对这个时代有着相当深厚的了解,这样的人正是自己所需的,可以帮助自己参谋很多事情。

        结束谈话后,他让成子龙先在县衙找一间房休息,自己没有多余的人手帮他收拾,只能委屈他自己动手,如果他要将家人接过来一起居住,高衡也是双手赞成,既然将他当成军师,就要给他军师的待遇,让他安顿好家人,也可以解决成子龙的后顾之忧,谁都明白,现在自己和这城中的一万人都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高衡背着手,出了县衙的大门,他径直走向了离县衙不远的工匠区,想要去看看那边的进展。

        他给了吴荣一张草图,虽然这草图很简单,高衡也不是工学方面出身,可是基本上能表达清楚意思,别说是经常制作铁器的工匠,就算是吴荣这样出身行伍的人,应该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

        其实高衡也在不是特别有把握,虽说后世他参观博物馆的时候,对明末的铁器制作技术有初步的了解,但是那毕竟是京师的军械局,里面各种工具设备齐全,而在安南北部这个小县城内,能否制作出来,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叮叮当当,出了县衙没多远,高衡就听见了一阵铁器敲打的声音,在这一万人当中,大约有数十名各类工匠,光是打铁的,就有一二十人,再加上从安南人中扣留的几十人,城内已有近百名工匠,这就是高衡目前最大的技术来源。

        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工匠修缮兵器发出的。安南人留下的不少兵器因为战斗而出现了破损,县衙府库中存放的少量兵器也因为久未使用而生锈,既然要作战,高衡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两千人武装好。首先要保证一线的一千人,至少有皮甲和较为趁手的兵器,二线肯定是装备不了铠甲了,但是刀枪的逛够,总不能让士兵们赤手空拳上去作战。

        高衡掀开门帘走了进去,迎面就看见了一脸严肃的吴荣,他从身后拍了拍吴荣的肩膀,吴荣猛地一回头,发现是高衡,便立刻抱拳道:“头儿!”高衡点点头道:“怎么样,图纸给他们看了吗,能不能弄出来?”

        吴荣道:“铁匠们看了图纸,应该能弄,只不过这跟他们平日里制作的样式不太一致,需要先修整模具,这需要一些时间。”

        高衡边走边看道:“不管怎么样,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弄出来,哪怕是一两个也好,说句比较重的话,这恐怕是我们弄否守城成功的关键武器。”

        吴荣道:“头儿,我还是不太明白,您这草图分明就是个铁桶,我实在是没猜出来他的具体用处,但是我内心有些想法,可就跟雾里看花似的,捉摸不透。”

        高衡道:“你觉得这是做什么用的?”

        吴荣道:“看草图,这不就是个铁桶子吗,而且还不是我们平日里见到的那种喇叭状铁桶,而是个直桶子,这倒是,倒是有些像虎蹲炮的炮筒,开口大,长度短。可也就是像,这根本不符合火炮的原理,我干过炮兵,我知道,您这就是个铁皮桶子,桶壁半寸不到,这么薄,怎么能用来当炮筒。”

        高衡笑道:“呵呵,看来你小子果然有些见识,不错,你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只不过你从来没见过这玩意,也不知道他的妙用。”

        高衡一边跟吴荣对话,一边来到了炉子旁边,这是个很普通的冶炼炉,样式倒是没什么新奇的。后世,但凡是看多了古装电视剧的人,基本上也都知道冶炼炉长得什么样子。安南的冶炼炉跟中原没什么区别,冶炼技术本来就是从中原向外辐射的,中原的农耕文明之所以能长期领先于周边国家,正是因为冶炼技术发达。

        君不见,汉代时候,汉军的铠甲武器基本上吊打匈奴,匈奴很长一段时间用的还是青铜兵器,草原上连口铁锅都没有,谁要是能弄到一个,都已经是了不得的财产。

        为了快速得到高衡想要的东西,铁匠们采取了更加简单的方法,将从城内搜集到的部分铁器,例如铁锅、铁桶直接回炉融化成铁水,然后再重新进行铸造。

        高衡对干活的众人道:“我倒是没想到,区区脱县这么一个小县城,铁匠铺竟然如此成熟,虽然面积不大,但是该有的工具设备还是比较齐全的。”

        一个脸上被火焰熏黑的精瘦汉子站出来道:“小人参见将军。”

        高衡一把将其扶起,“你是?”

        “小人叫陈英,乃是原先南宁府的铁匠,听说安南这边发展炼铁,特地来此想寻找一个财路,没想到待上几年,钱没挣到,还遇到了这档子事情,方才那个吴将军说我们这里面谁技术最好,我就毛遂自荐,吴将军让我当了队长,负责制铁的事情。”精瘦汉子道。

        “陈英,你说安南这边炼铁,你特地从南宁来,这是怎么回事?”高衡问道。

        “回将军的话,安南这边连年战事不断,不管是民间还是军队,对铁器的需求量都不小,您别看安南地方不大,但是北部盛产铁矿,比如咱们这里的谅州府,还有再北面的太原府,包括都城升龙府,都大量产铁,自然冶铁较为发达。”陈英回答道。

        高衡点点头,“怪不得,我说这里怎么看着并不简陋,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拍了下陈英的肩膀,“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将我要的东西弄出来。”

        陈英摸着下巴想了一会道:“将军,您的草图我看了,敢问将军,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

        高衡道:“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我要的不过是一个壁厚半寸的铁桶罢了,若是你们有难度,壁厚再薄一些也没关系,如果铁皮的质量不行,只要你们能多生产,我当一次性武器用也可以,用完了就扔。”

        陈英眼睛一亮,“武器?将军是说,这铁桶能变成武器?”

        高衡道:“不错,只是这武器的妙用,我还不能说,你们要先弄出来才行。”

        陈英道:“请将军放心,现在我们时间紧张,冶炼铁矿石已经是来不及了,我们只能用搜集到的铁器直接融化成铁水进行铸造,所以产量肯定不大,但是从技术难度上来说,并不是特别困难,只是我们的模具样式有限,生产铁桶,最关键的就是铸造模具,小人只能在现有的模具上进行改进,敢问将军,若是筒壁不那么直,可有关系?”

        怕高衡误会,陈英补充道:“不是我做不出来,而是时间紧迫,我们没有时间开新模,只能将原有的制作铁桶的喇叭状模具打磨,使其倾斜角尽量变小,所以制作出来的铁桶不可能是完全的直筒,不知道能否使用?若是将军给足我时间,日后我专门组织人冶炼,生产一个直筒模具即可。”

        高衡想了想,这玩意对精度几乎没有要求,只要能打响就成,当年国家的先烈在战场上创造了这种新武器,也不过就是将缴获敌人的汽油桶废物再利用而已,哪里会有那么多要求。

        “没关系,只要大致差不多就行。”高衡道。

        “那就没问题,给我十二个时辰,小人一定给将军拿出合格的样品。这样,小人先利用手头的东西做一个,请将军过目。”陈英拱拱手道。

        高衡站在那里,看着陈英手上的活计,怪不得他敢于毛遂自荐,手上确实有真功夫,高衡还是太低估古人的智慧了,虽然现在还没有蒸汽能和电能,但是古人利用人工也同样能生产出高衡想要的东西。

        古代铁器的具体生产过程高衡还是第一次见,所以便饶有兴致地观察起来。只见陈英拿出了一个约两三寸厚的铁环,这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铁圈,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将铁圈放在铁匠专用的台板之上,台板非常平整,铁环跟台板贴合的地方也严丝合缝,这肯定是经过细致的打磨,否则做不到这样的吻合度。

        等放置完毕后,陈英拿出专用的勺子,去锅炉中舀铁水,然后将铁水一勺一勺倒在了铁环内部,这一部高衡算是看明白了,等着玩意冷却下来,那就是一个铁饼子。高衡还在思考,难道说这铁饼子是用来做桶底的?可是这时候虽然已经有了焊接技术,但相对于后世的点焊还不是很发达,若是再用铁皮做桶身,将桶底和桶身焊接在一起,一定不牢固,最好是能一体成型。

        陈英不慌不忙,几个人对着铁饼一起扇风,帮助降温。高衡就在一旁看着,过了很长时间,铁饼温度终于降了下来,陈英用大钳子将铁饼夹起,不断翻转,几个工匠一齐上阵,通过锻打和打磨使固定铁饼的形状,将表面的毛刺全部处理干净,终于得到了如同镜面一样平整的铁饼。

        随即,陈英走到另一个模具旁,吩咐几个匠人将铁饼固定在设备上,随即一个身材健硕的安南工匠踩动了一个类似后世脚踏车一样的装置,像糖葫芦一样被穿在一根铁棒上的喇叭状铁块模具飞速旋转起来,不断旋转的同时,在众人合力推动下,向着铁饼缓慢接近。

        陈英拾起一根类似撬棍一样的铁棒,站在铁饼旁边。喇叭状模具接触铁饼的一刹那,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模具将还没有完全冷却的铁饼给打得凹陷了进去,陈英看准时机立刻出手,用手中的棍子猛然扣住了铁饼的边缘。

        就像是给模具镀上了一层铁膜一般,铁饼不断变薄,顺着模具的边缘一圈圈包裹了上去,安南工匠踩动踏板,浑身大汗淋漓,陈英喊着号子:“加把劲嘿!一二三!看手速嘿!一二三!手莫抖嘿!一二三!快完成嘿!一二三!”

        高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才的一个大铁饼在陈英等人高超的技艺之下,直接变成了一个喇叭状的铁桶,完全贴合了模具。设备缓缓停下,陈英抹了把头上的汗珠,笑着对高衡道:“将军,成了,这就是个平日里盛放东西用的铁桶了,只不过是喇叭状,桶身倾斜度大了,若按您的要求,我有把握将这个倾斜度缩减到最小,其实也不难,就是把模具给磨直了就成,但若是一点倾斜度没有也不行,那样无法成型,多少还是有些的。”

        高衡为这种古代一体成型的技术所折服,忍不住击节赞叹道:“厉害!好手艺啊!没关系,稍微的角度基本上不影响使用。”

        陈英笑道:“那行,明天这个时间,我们一定拿出产品来,报答将军的救命之恩。”

        走出了铁匠铺,高衡的心情大好,古人的智慧果然奇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